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读档九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6章 无法拒绝

读档九八 三年不起 2835 2016.02.10 10:20

  进了屋里,打开灯,张晓连头都不敢抬。

  杨帆若无其事的要了个手电,接着跟她说了一声,便走下了楼!

  此时已经夜间十一点,在楼梯口,顺着手电筒灯光,影影绰绰的回头看着这栋破旧的楼。

  想着张晓从小家庭环境就极为不正常,又生活在这个环境里,每天对着绝望麻木的面孔,听着悲欢离合的故事,见着很多人拼着命想法设法的逃离这里的现象,也难怪会形成极端的性格!

  想着,耳边听到一阵虚弱的婴儿哭声,杨帆抬头往对面楼看了看,走近了一些,判断出是二楼的一家。掏出兜里的钱,也就八,九百了,留下回家的钱,轻手轻脚走到那家门口,把钱顺着门缝塞了进去。

  下楼时想了想,杨帆又怕那个男人明早会多想,便拿着晚上签合同的签字笔,以及一张纸,就着手电筒的光线写上,“拿着给孩子买点奶粉!”

  接着杨帆走回去把纸塞进了门缝里,之后松了一口气,有了这些钱,以这个年代精打细算的能力,坚持养孩子三个月都没问题。

  之后,月山老街东片也该进入开发状态了,到时候就要靠他自己了。

  杨帆一直抱有一个信念,救急不救穷!

  之前这屋里的男人也许属于大环境造就的悲剧,还值得同情。而日后月山老街进入开发状态,附近有了无数机会,一个男人还养活不了自己的孩子,那就是自身的问题了。

  做完了这些,杨帆一身轻松的走了出去。

  第二天,阳光很好……气温二十一到三十三!

  这种天气的早晨,已经算是清爽了,杨帆骑着自行车正赶往学校,被小叔的桑塔纳堵上了。

  “来,我送你上学去!”杨远航把脑袋探出窗口说道。

  杨帆往车里探了一下头,小婶也在,便知道小叔来做什么的,把自行车放入了后备箱,拉开后门钻了进去。

  见杨帆坐了进来,杨远航就启动了车子,车子一开起来,他就迫不及待的问道,“你那天说的事,在详细点跟我说道说道!”

  至于副驾座的王慧,直接好奇的回头看着这个夫家侄子!

  她的父亲,一个出生三十年代,一辈子经历过风风雨雨,最后副区长退下来,见过的形形色色的人可不少。

  当时听到大概方案时,考虑了半天,最后老人只说了一句话,这人不说经商,就是做官都是个天才!

  要说在国内,竞争最激烈的从来都不是商场,官场才是,尤其是之前几十年。老人虽然职位不高,也算在官场里面混了一辈子……

  何曾见过一个少年如此!

  当即,老人拍板,不用看事,看人就行。你们先回去,钱咱家尽可能帮着凑!

  说实话,王慧从没听过父亲如此高评价一个人,何况这个人还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

  当然,十七八岁,地位还不够高,却有如此广阔的视野,也算老人拉高对杨帆评价的一个重要原因,否则换成一个三,四十岁的商界精英,反倒不会得到如此高的评价了。

  杨帆笑了笑,“还有什么,就是空手套白狼……”

  “套王正道他们的?”杨远航问道。

  杨帆点了点头,“包括他……”

  包括,那就是不止了!

  杨远航不知道是说自己这个侄子路子太野,还是心太大,“你这就是走钢丝,什么都不在你的手里,也不是你可控的!”

  说到这些,王慧眼里也有担忧,“王正道跟那个女人的事,我也有风闻,他们可不是什么善良之辈!”

  杨帆摆了摆手,胸有成竹的说道,“不,不,这可不是走钢丝,而是一条阳光大道!当然,也可以说是阳谋,便是把一切都摆上了桌面,所有人的选择一样不会变!每个人都有自己无法拒绝的条件……而我们就是在其中找出他们无法拒绝的条件,让他们点头就好。”

  见杨帆说的信心十足,哪怕杨远航开着车,都忍不住回了一下头,发现他确实是信心十足,便问道,“怎么他们无法拒绝?”

  杨帆一看小叔的样子,赶紧指了指前方,示意小叔把头转回去,等他转回去认真开车,想了想,感觉不说透始终难安他的心,而在这个规划中,小叔是很重要的一环,于是开口说道,“参与里面有几种人?”

  看着小叔再次想回头,杨帆赶紧说道,“小叔,你好好开车,要不然我可不说了!”

  王慧不满的瞪了丈夫一眼,接着开始考虑杨帆的问题。她注意到了杨帆话中的细节,不是几方人,而是几种人,这应该是以身份作为分类的,想了想,不确定的问道,“官员,学者,商人?”

  对于自己这个婶子,杨帆升出一种感慨,悟性真高!

  说着,杨帆就感觉好像这么说更像高位夸奖低位,或者长辈勉励晚辈的说法,完全不符合自己侄子的身份……不过还是感觉便是自己说出来,在大家逐渐重排的心理地位中,也不会显的太突兀。

  “对,就是这三种人!而在这三种人里,什么是他们无法拒绝的条件?”杨帆抛出了问题,顿了一下,也不等叔婶回答,便继续说道,“官员是政绩,学者是学术影响力,商人是利润!”

  当然,这是九八年的说法,至少这个时候很多人还是有点节操的!

  顿了顿,杨帆继续说道,“现在的大环境是什么,国企改革阵痛,下岗之类的老调重弹的话题就不说了,甚至开始对其中资产流失问题有着反思!而七月,房改文件刚颁发,现在大家还都在摸索新的道路,这也是一个热点话题。如果这个时候结合国企改革阵痛,资产流失问题,谈谈如何避免房改有可能的阵痛,而在其中政府可以引导什么,怎么让房改更规范,更有序,难道不值得经济学者进行研究吗?”

  现在谁也没有杨帆清楚,房改比起国企改革影响还要大,两千年之后,大多数年头,房价这东西就成了一个泛社会话题,不管是涨是跌,总能轻易拨动大部分人的心弦!

  如果这几年,下岗职工是一个社会问题。过不了多年多,房奴就是一个持续时间更长,影响范围更广的群体。

  杨远航,王慧听着侄子的长篇大论,若有所思,学者怎么想,他们并不太了解,反正那些人在他们眼里高端的不能再高端,仿佛不食人间烟火一样。

  杨帆也不管他们能不能理解,继续说道,“一条新的道路,对经济学者是一种什么样的吸引力?”

  说到这,杨帆的手挥舞了一下,肯定的说道,“这种影响力,他们无法拒绝!”

  说完了学者,缓了缓,杨帆继续说道,“月河沿岸讲会成为研究案例!而有了可以上经济期刊,内参级别的经济学者参与,就证明这个案例有可能通过学者的论文成果直达天听。那么这片地方的开发对政府官员来说,最重要已经不是经济需要了,而是政治需要。对于任何试图进步的官员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最无法拒绝的条件,于是无需任何人推动,政府里的这部分人就会竭尽全力的搞好一切。”

  杨远航和王慧听到这里几乎同时点了点头,要说学者,他们不了解,但是官员的想法他们就清楚的多了。

  至于商人,不用说,他们更明白。利润,就是他们无法拒绝的条件……

  顿了顿,杨远航和王慧消化了一下,由王慧开口了,“可现在什么都不在你手里,当事情走到一定程度时,别人也可以轻易甩开你!”

  想了想叶清婉,郑国光,郑昆骥三个人的为人,杨帆感觉他们都算是值得信任的那种。而郑昆骥,至少在省内的经济学者中他的地位是无法取代的,“现在,学者方面算是我们比较有把握的。我们在这一个链条中站在了最上游,自然有了威逼下游的资本……”

  仔细想了想,好像真是这样,杨远航把心就放了大半,就有些得意忘形,“想喝洗澡水,洗脚水,还是我干脆撒泡尿……”

  杨帆,“……”

  小叔,到底是你十八,还是我十八!

  王慧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这小叔,真是没点正形!”

  杨帆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