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读档九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4章 酒水,员工

读档九八 三年不起 2216 2016.02.19 12:20

  “月山老街不缺那些爱吃爱玩的老饕,也不缺那些工薪阶层,既然KTV把主要目标对准了他们,那么你们就要考虑他们的收入,消费水平……”

  杨帆说着,看到柜台里摆着的威士忌,白兰地,知道酒水里最坑人的玩意就是这些,“这些什么的威士忌,白兰地放着就好,有人要就给他们上,也不用特别宣传了!除了让很多人生出差异感,没多少正面作用。”

  挠了挠头,杨帆大体扫了一眼,说道,“假酒就别摆了,就现在一般工薪阶层,没几个喝这玩意,全假的也赚不几个钱,万一碰到识货的,还影响声誉!”

  在涿城,别说九八年了,到一五年,KTV里也就最低端的芝华士之类的还能卖出去一点。假酒还特多,也不知是年龄还是怎么,反正杨帆见到的一般还都是兑着果汁喝的,就这样,还感觉自己特有范。

  LOW成你妹的范!

  胡晴笑了笑,要说假酒,她比杨帆更清楚,就现在夜场里,没几家有真酒的,“弄这些装装门面,王正道那倒是有瓶XO……”

  对此,杨帆撇撇嘴,王正道倒是直接走进了柜台,从下面拿出一个拱形瓶,马爹利……

  不知道九八年这玩意的价格,不过到一五年,这东西一千多近两千的价格吧……说真的,杨帆还真没喝过几次。

  说来也好笑,曾经九十年代看港片,XO,XO听了好多年,当初他还一直以为XO就是一种酒的品牌,类似茅台那种高端酒。后来常混夜场时才明白,这东西原来只是白兰地的分级。

  把马爹利堆在了柜台上,王正道挑挑头说道,“要不今天就开了它,看看真假?”

  杨帆惫懒的趴在服务台上摆了摆手,“得了吧,这玩意我还真没喝过,喝不出真假来,对我来说,这玩意就是瞎稀苦辣……我说你还主打啤酒什么的,都工薪阶层,再弄点零嘴,果盘之类的!不是一般夜场针对那些时尚潮流的青年,这些洋酒没什么市场。”

  王正道本来也就把这玩意当成装饰,闻言也就点了点头。

  便是最初不是这个打算,他现在都要慎重考虑杨帆的意见,通过一件件事实,杨帆已经成功在他心底树立起商业精通的概念了,自然会正视杨帆说的每一句话。

  信任出于事实,年龄便无关紧要了……

  接着王正道递来的中华,杨帆叼在嘴里也不点,继续说道,“说起来你们现在搞KTV宣传倒是不愁,很轻易就能形成自己的特色。身为涿城第一家量贩式KTV,在没泛滥之前这种模式本身就是一种特色。不过还是要重视口碑的塑造,一言可以兴邦,一言也可以误国,娱乐场所也是这样,口碑才是长久下去的保证。”

  胡晴看着眼前十七八岁的少年,嘴里叼着烟,没点,乱七八糟的趴在柜台上,一副惫懒的模样,可每每一句话都能切中关键,便是想让人轻视都轻视不起来。

  至此,胡晴也只能认为有人天生就有光环,想着,便开口问道,“员工呢,还要特别培训吗?就跟你们启航网络一样。”

  培训?

  说起培训倒是让杨帆想起了张晓她们,然后笑着看向胡晴和王正道,大概也是想着让白梦她们培训的,便说道,“这个就要看你们了,反正加强员工素质是没坏处的……”

  “要不你帮忙联系一下艺校的那几个?”胡晴顺杆说道。

  看着杨帆稍微直了直身子,那笑意盈盈的可恶模样,王正道也在旁边无奈的一笑,摊手说道,“你明白的,我们说什么,恐怕她们都只会当成不怀好意!”

  “你在艺校算是臭名远扬啊……”杨帆站直了,笑了笑,然后认真的问道,“那你确定不会不怀好意?要知道你手底下还有御道!”

  没错,杨帆担心的是他们使出各种手段把人送进御道,这两人绝对可以做到这一点。

  白梦她们培训一批人,最后都被王正道给拐进进火坑了,当然,至于那地方是不是火坑也分人。可不管是不是自愿,这种例子一多,白梦她们的名声就算臭了,以后再想搞什么可就不容易了。

  这点杨帆不能不考虑!

  看着杨帆认真了起来,王正道无奈一笑,“好吧,我只能保证我们冷眼旁观,不去搞什么特别的手段,但也不会特意去拦着。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道路的权利……”

  别看王正道就是个混混,对于他的信誉,杨帆还是比较相信的,有这点保证也就够了。

  想了想,杨帆还是跟白梦打了个电话,把事情说了一遍。

  白梦是她们三人中最聪明,最理智的一个。看着她平时说话不多,远不如张晓和蒙珑活跃,却是三人中的主心骨,像培训这种事,大多都是白梦一言而决。

  电话里知道杨帆在月山老街,白梦距离月山不远,便约着杨帆见一面再说。

  不到十分钟,白梦和张晓便一起来了,算算张晓她家的距离,这点时间足够她过来了。倒是蒙珑大概家比较远没来。

  跟着杨帆和王正道有过几次接触,倒让张晓明白了这人邪性是邪性,但整体也说不上多邪恶,这时倒也不怎么怕他了,打了个招呼后就对杨帆开口抱怨道,“出去这么久,怎么回来也不打个电话。”

  “刚回来……”杨帆笑着道。

  之后胡晴倒是没说培训的事,反倒是领着张晓跟白梦参观了KTV。

  “这地方真不错,其他人怎么想我不清楚。但我哪怕不认识你们,要是知道了这地方,到时候我也肯定会来……”参观后,张晓夸奖道,白梦也在旁边赞同的点头。

  两人都是二十出头,正是爱唱爱跳的年纪,加上平时接触的环境,不管对酒吧,舞厅还是歌厅都不陌生,肯定要比一般人更能接受新的娱乐方式。

  说着,张晓就提议道,“唱歌去?”

  商议了一番,附近还真没有歌厅,火花还有点远,最后商议还是去上次那舞厅算了。

  张晓还特意瞄了杨帆一眼。这一眼让杨帆想起了上次跟胡晴的调情,张晓的暧昧,以及接下来楼道上那场搞笑的激情……

  王正道揣着他那瓶不知是真是假的马爹利,来到了舞厅。

  灯光,音响,依然还是那副迷幻,迷乱的样子!

  别管他是一千还是一万的白兰地,杨帆就是喝不惯那玩意,便发挥了一贯红酒兑雪碧,白兰地,威士忌兑橙汁,以及后来跟朋友学的牛二兑红牛的土鳖习惯,要了瓶橙汁掺了进去。

  要是按曾经的眼光,这几个人都是土鳖,因为几个人看杨帆掺橙汁,尝了尝后都有样学样的橙汁掺白兰地,然后都对这味道交口称赞起来。

  一瓶酒,哪够几个人这么喝,两杯酒下肚,胡晴稍微有点兴奋,“这样喝起来跟饮料一样……”

  说着,胡晴叫来了经理,“来两瓶轩尼诗……”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经理最后拿来的是轩尼诗VSOP。这年头,还真不知这种场子里有没有真酒,或者说假的不厉害?

  杨帆拿起酒瓶就笑了起来,“这都是作孽啊,一瓶轩尼诗掺五瓶橙汁,你就是弄瓶涿城白也是一个味。”

  “心理感觉不一样!”王正道往橙汁里面倒着轩尼诗,闻言笑着说道,“一瓶一块多的白酒,想想就不得劲!”

  这话倒是没错,杨帆曾经跟领导一起喝酒,几千块一瓶的红酒一样掺雪碧,满桌子人还不住的夸奖,红酒就得这么喝才好喝!

  要的就是这种感觉,这种品味……

  让人哭笑不得!

  这种喝法干嘛不弄瓶二十五块钱的长城干红,都是一个味。

  白兰地的度数不低,饮料兑的再多,到后面也都迷糊了,几个人便开始跳舞。

  说实话,跟胡晴一起跳舞杨帆最放得开。也不是杨帆放得开,而是胡晴放的太开了,尤其有了酒意之后!

  当王正道看过来的时候,胡晴放的更开,整个身子都快贴到杨帆身上扭起来了。

  赌气?

  看两人的表现又不像。

  每当看到胡晴毫不收敛的动作,王正道的反应都有些太怪,不像恋人间赌气,也不像失恋后的报复。他总是表现出一种很矛盾的心态,像是压抑,又像是解脱。

  晕腾腾的杨帆不知道如何形容,反正就是感觉两人之间有种纠结的关系。

  一手按在胡晴的腰上,一手握着她滑腻的纤手,看着跟白梦在一起规矩跳舞的王正道,又看着不时撩拨着自己的胡晴,这个女人确实很了解怎么撩拨别人……

  此时的胡晴已经脱掉了外面的单扣小西装,就一件米黄色的线织连衣裙,根本挡不住身体的火热,杨帆脚下有点像踩棉花,好奇的问道,“我真的很好奇你跟王正道到底什么关系……”

  胡晴手指搭在杨帆肩上,整个人都几乎贴着他,大概是酒劲上来了些,眼里有些迷离,闻言顿了顿,之后说道,“亲戚!”

  杨帆看着胡晴的表情一顿,也能感觉到她的身子僵了一下,知道她不想说这些,便不再说什么,只是感觉他们看起来他们可不太像亲戚……

  沉默中一曲毕,下一曲杨帆的舞伴就换成了张晓。

  杨帆搂着张晓在舞池中晃着,穿着高跟鞋的张晓几乎跟他差不多高。外罩的风衣脱掉之后,就是一件网纱打底衫,胳膊镂空,贴近了点,能感觉到温热细腻的肌肤,脸色有点酒后酡红,“之前听你说过认识省电视台的记者?”

  “怎么?”张晓双手扶在杨帆的腰上,身子压在他的胸膛上,吐气如兰似芝。

  有着酒意,明显张晓的胆子更大了,平时多是言语撩拨,现在身子压在他身上倒是有些动作了。

  “有点事想找他们……”杨帆感受掌间张晓那些温热细腻的肌肤,几乎有种舍不得拿开的感觉,至于胸前的触觉更让人迷恋了。

  “行,回头我把联系方式给你。”张晓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