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读档九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1章 我给你做情人

读档九八 三年不起 3295 2016.01.31 22:29

  看着杨帆的表现,张晓奇怪的看着他……

  杨帆习惯性耸耸肩,双手一摊,撇嘴说道,“我这人没啥同情心,又喜欢吐槽,听了故事也不会安慰人!为了不让自己更像混蛋,还是不听的好。”

  张晓,“……”

  难道你不知道你这样就是最混蛋的吗?

  当时看着他拿着十万块的欠条轻描淡写的跟王正道说话,张晓当时都难以形容自己的震惊,很明显,像座大山一样压着自己一年多的十万块对他不算什么。

  凭什么!

  张晓就想这么问,还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更让她增加无数的挫败感!

  这让她有种不吐不快的感觉,可杨帆竟然压着她,什么都不让她说,这让她更有挫败感!

  这时杨帆心里还是好奇刚才那个人,看起来很有能力,又认识自己,可自己却根本没印象,忍不住问道,“刚才那人是谁?”

  “王正道!”张晓说道。

  杨帆无语的看着张晓,“我知道他的名字,我问他是做什么的!”

  “御道。”

  御道,王正道!

  两个名字像是两根针,把杨帆脑海中一些乱七八糟的传闻连了起来。

  御道……浴道……欲道!

  之后,几个名字就在杨帆的脑中翻腾了起来,难怪看他有些眼熟,名字有些耳熟。

  这家伙,在涿城就是一个传奇……十来年后,王正道已经是本市有名的富豪,名下有酒店,饭店,洗浴,KTV,酒吧,会所,健身会所等各种产业……

  这些单一看,都很正常,但是一个人名下全都有,那就太奇葩了!

  当年大家在酒桌上,有事没事也喜欢私下的传言些名人轶事,甚至屡屡以内幕为名,来证明自己人脉广阔。

  其中这些传言很多的就是关于眼前这个人的。其中最传奇的就是他在弹子湖小岛上的尊道会所,据说涿城独一无二……比如服务人员是怎么有着涿城独一无二的高水准,再比如那各种真实身份的制服诱惑,再比如普通人只是听闻过的享受……

  其实这些都沾上,要说两手多干净,那太不现实了。但是直到杨帆重生的一六年,这家伙依旧逍遥自在,传言中的风评竟然还算可以,那就证明这人不止手腕高明,同时还很有分寸。

  杨帆看着张晓,无意识的敲着桌子。王正道之所以借钱给她,目的不言而喻。虽说张晓这个人平时言语看起来荤素不忌,可杨帆感觉她不像那种过于随便的人,或者说,人还算聪明,有自己的清晰思路。

  想着,杨帆就说道,“你说借钱看病,我姑且信之。我呢,也可以先借你十万,也不强求还款时限,有钱就还我!当然,我也不是慈善家,你最好别抱着能拖就拖的念头!另外,王正道这种人,女人还是少接触的好!”

  王正道这人在后世就是邪性出名,谁都搞不明白那些有着职业不错,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女性到底是怎么被他拉下水的。

  “为什么是你?”张晓问道。

  张晓看不到他的动机,至少认识这几次,大家算不得多熟,杨帆也总是油腔滑调的口花花着,但是张晓看得出他眼里的清明,或者说淡然,总给人一种俯瞰的感觉。

  “为什么不是我?”杨帆不解的问,“或者你准备自己解决?”

  张晓答非所问的道,“那你想让我做什么?”

  杨帆还是不解的问,“为什么我非要你做什么,我今天心情高兴不成?”

  张晓看了看杨帆,想了想,平淡的说道,“我给你当情人!”

  杨帆差点让她给吓萎了,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我没那想法!”

  “我知道!我从你眼睛里看出来了。”张晓盯着杨帆的眼睛说道,“但我很有兴趣!就像我之前说的,如果你能大两岁,绝对是个合适的人选,可我现在发现你比我想象中的大!”

  杨帆,“……”

  这扭曲的价值观!

  杨帆叹了口气,“真的,没兴趣!”

  “真的?”张晓看着杨帆,然后不等他回答,一步跨了过来,整个人骑坐在杨帆身上扭了起来,然后对着杨帆的嘴唇就要吻过去。

  歌厅里灯光昏暗,两人来得晚,位置又偏,还真没引起几个人的注意。再说歌厅里也偶有人亲热两下,就是有人注意也是见怪不怪的一扫而过。

  张晓整体相当好,夏天衣服又薄,整个人贴过来一扭,让杨帆就腾了起来,哪怕隔着几层布料,张晓也立即感觉到了,整个人很快就微喘了起来。

  杨帆坐在那里,让开了张晓的嘴唇,整个身子一动不动,虽然该有的反应一点不少,眼神却相当清明,就盯着有些迷离的张晓。

  在这眼神下,张晓慢慢停下了动作,轻喘着,额头已经有了细密的汗珠。见张晓停了下来,杨帆拍了拍她的背,“行了!下来吧,别作践自己了!”

  张晓就并没起来,只是一动不动的看着杨帆,咬了咬嘴唇,“为什么!”

  这一动不动反而比刚才更令人难以忍受,虽然隔着几层布料,但还能感觉到温热的感觉,杨帆两手扶着她的腰肢,略微使力就把她给放到了地上,“屁的情人,看着平时放的挺开,真勾引人根本不上路!”

  张晓回去坐着,想了想,一咬牙,说道,“我妈从小就漂亮,十几岁进了歌舞团,一直心高气傲,后来跟了个干部子弟,最后却没结成婚。也许现在看来这也没什么,你知不知道这在六,七十年代,一旦光明正大跟人谈了恋爱还没结婚,那名声就很不好了……”

  杨帆,“……”

  张晓再次讲起了以前,说实话,杨帆搞不明白她为什么非要讲这些。他也真不想听,自家人知自家事,就自己这性子,了解一个人越深,越容易不冷静!

  “就因为这些,我妈被我姥爷嫁给了一个光棍汉,比我妈大十一岁,我妈憋屈,光棍汉也因为我之前那档子事……反正两人过的很不好!”

  听到这里,杨帆认为接下来恐怕就是那个年代间的一些狗屁倒灶的事,电视里有着无数类似的桥段。

  “对了,那个光棍汉不能生育……”张晓幽幽的说道。

  这句话杨帆愣了愣,好像跟自己想的不一样,想了想,终归没问那你爸到底是谁的欠揍问题。

  张晓似乎知道杨帆的疑问,也不等他发问,“我也不知道我爸是谁,我妈也不知道,是那个光棍汉把我妈灌醉后借的种……事后想寻死,两次没死成,后来就被看的紧了,接着就有了我……”

  杨帆,“……”

  杨帆想说这真特么的扯淡,这是把人当牲口呢?

  接着却突然想起了后来也听过一次老一辈讲,村里谁谁媳妇借种,最后媳妇跟借种人跑了……当时自己就特不理解,那时候每家这么多孩子,也有养不起送人的,真想要孩子就收养一个是的!

  如今听了张晓的话,杨帆只能叹了口气,也许那时候的人对传宗接代有种特殊认知吧。

  但这对一个心高气傲的人来讲,这绝对是再次的精神摧毁。或者,这是时代的悲剧。

  张晓说的幽幽,不哭不笑,仿佛说别人的故事一样。眼里伸出却藏着很深的悲哀,“生了我之后,看不是男孩,那光棍汉还想找人借种。”

  对此,杨帆不知道说什么了,举了举啤酒,“喝酒吧!”

  说着,杨帆仰头灌了一罐啤酒,张晓看了看他,没喝,继续说道,“于是两人就吵,光棍汉骂我妈破鞋,我妈就骂光棍汉无能,不是男人。光棍汉就打我妈还有我,大概我五,六岁时,光棍汉带了个男人想强行,闹崩后我妈就带着我跑了!那时候我妈也就二十多岁,没什么谋生的本事,又带着我这个拖油瓶。但终归人还算漂亮,于是就给人当情人,就这样十几年,我妈找了几个人,有好的有坏的,被人妻子打过,也跟人妻子一起住过……”

  杨帆沉默,对曾经一个心高气傲的人来讲,不知这是一段怎样的心路历程。

  “不管经历什么,她始终没放弃过我!所以,去年她有病,我知道找王正道是饮鸠止渴,但我还是要喝!是的,任何我结果我都有准备。知道欠条上另外一个人是谁吗?我们七岁时认识,我从小朋友少,她算是唯一关系好的。蒙珑是后来跟我关系也不错,上艺校时才认识的蒙珑。”

  杨帆这时却想起了白梦那个签名,不得不说,敢给你签这个字,这叫白梦的女生胆也够肥的!

  “王正道这人很精明,知道我是无牵无挂的,说跑就跑。就拉来了她,也明说了,一年内随便我怎么,一年后见不到我就找她,只要我来了,还起还不起,都与她无关了。他这个人呢,我们艺校很多人都知道,很有手段,但是信用一向不错,说一不二。所以他那地方,有不少我们学校出来的。”

  听到这里,杨帆理解刚才张晓刚才为什么唱那些摇滚了。有了这些经历,恐怕都不会想唱什么情情爱爱的,她压根就不信那一套,她更多的需要是一种发泄吧。

  杨帆想了想,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喝了两罐啤酒,才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咽下去。

  期间,张晓一直坐在那里,愣愣的发呆,也不知想些什么,最后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说这些吗?一,我心理憋,不找个人说我感觉我就要憋死了!二,我想告诉你,我没你想象的那么下贱!”

  杨帆看着她说道,“你不说我也明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