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读档九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 王正道

读档九八 三年不起 2644 2016.01.30 11:22

  趁着老板老板娘帮腔的功夫,杨帆把兜里钱都掏了出来,一千四五的样子,“几位兄弟,对不住了。这是她喝多了,我这有一千多块钱,大家拿去把衣服干洗一下,再洗个澡,就当我们赔不是了!”

  虽说几个混混嘴欠,杨帆也挺想收拾她们,可三十大几的人自然看得出形式比人强。张晓又泼人一身酒,要真能千把块钱能解决,杨帆也无所谓了,至少不会先跟人干一架。

  日后真想收拾这些没跟脚的小混混也很简单,上次进派出所,现在跟张勇和王学光还有联系呢,王学光不好说,张勇十有八九能把他们整成孙子。

  肚脐上纹着蜘蛛的女人看着面前的一沓钱一愣,说实话,一千多块在九八年确实不少,就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黄毛。黄毛走了上来,一抬手把杨帆手中的钱打掉,散落一地,“谁特么跟你兄弟,这点钱打发叫花子呢?”

  杨帆也不看脚下的钱,脸色冷了冷,坚定了有机会收拾他们的心,却还是说道,“那你说个数!”

  看着杨帆轻描淡写,一副不拿钱当事的口气,黄毛倒是有些犹豫了。倒不是他想的太多,什么惹不起之类的,他也没这脑子。他只是考虑是出口气,还是借此弄点零花钱花花。

  说实话,就九八年,大部分街头混混还都是饥一顿饱一顿。要是弄来几千块,自然能风光一段时间。这么想来,被个女人泼一身酒也不算什么大事,这又不是男的,不把面子削回来以后就不用抬头了。

  张晓还像酒没醒一样,扒着杨帆的肩膀从后面探出头来,“给他个屁,就他这几千块就能打发的熊包样还调戏老娘,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这下彻底惹毛了几个人,蜘蛛女就看着张晓羞辱道,“就一破小姐,这会倒是装清高了,刚谁说一次一,二百,什么几十也接的……几千够包你一个月了!”

  看起来这女人不知道怎么听到他们的对话了,但是走秀让她听成坐台了,估计回去一说,倒让那几个混混来了兴趣!

  杨帆脸色寒了寒,这是有点真不高兴了。

  “砰!”

  吵架的时候,路边突然传来一声关车门的声音,接着一个平淡的声音传了过来,“狗子!把钱捡起来。”

  说话的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从一辆奥迪200上面下来,接着驾驶座上也走下来一个壮汉,站在他身后。

  纹蜘蛛的女人看着这个车上下来的男人,听到他叫着黄毛的小名狗子,立即毛了,“你特么是谁?叫谁狗子呢!”

  “啪!”

  蜘蛛女话音没落,脸上就是一声脆响,整个人当场就懵了。

  那个被叫成狗子的黄毛反身一巴掌,力量很大,哪怕那女人那么厚的粉底,也在脸上也留下了五道指印。

  抽完了蜘蛛女,狗子也不理发懵的女人,就一脸赔笑的对车上下来的人说道,“道哥,她就一欠抽的毛丫头,不认识你,你别生气!”

  王正道摆了摆手,也不说话,就看着地上的钱。

  叫狗子的黄毛看着王正道的表情,一咬牙,弯腰开始拾地上的钱,跟黄毛一起的几个人再傻这时也知道事情不对劲了,连忙一起帮忙捡钱。

  看着几人争前恐后捡钱的一幕,杨帆愣了愣,忍不住就观察起奥迪车上下来的男人了。有点眼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不过那个黄毛的表现来看,这人肯定不简单,至少可以把那个黄毛吃的死死的。

  这种混混大多都好面,要说头可断血可流夸张了,但是手可断血可流,面子不能丢还有不少能做到的。一般情况下哪怕明知干不过,也会上来跟你玩光棍,能生生让他们自己打自己脸的人可不简单。

  只注意观察着这个人,杨帆没看到身后的本来被人说成小姐的张晓刚想爆发,在看到这个男人时仿佛一下就清醒了,脸色刷的就变白了!

  看着杨帆看过了的疑惑眼神,车上下来的男人笑了笑,很邪气,伸出手自我介绍道,“我叫王正道!”

  “我叫杨帆!”杨帆一头雾水的跟王正道握了握手,名字有印象,看着也眼熟,却怎么都想不起来这人是谁。

  两人招呼时,一旁的黄毛这时把钱全都捡了起来,看着平时都不敢直视的王正道跟杨帆语气态度,算是明白自己踢了个铁板,还是坦克装甲板的那种铁板!

  然后他就懵了,拿着一把钱,站在那里看着王正道,又看了看杨帆,有些不知所措,手里的钱感觉很烫手。

  王正道朝杨帆甩了甩头,示意还回去,黄毛连忙把钱递了过去。

  杨帆自然不会那么跌份把钱收回来,再说这事还不是自己解决的,那就更不会拿回来,摆摆手说道,“既然说过给你们洗衣服,洗澡的钱,自然不会收回来!”

  看到杨帆不接,黄毛就无奈看了看王正道,王正道就看了看老板娘,反手甩了甩,“把两桌的账都结了,该赔的赔了,还有剩下就拿着洗澡吧。”

  “我的不用你结!”杨帆说道。

  王正道闻言看了看杨帆,有点明白他的意思了,这是不准备跟黄毛讲人情,打交道。这让他有点不高兴,既然他出面有当和事佬的意思,杨帆再这样就有点不给面子了。

  张晓在身后拽了拽杨帆,杨帆回过头才发现张晓脸色有些发白,有些不解的问道,“怎么?”

  “算了吧!”张晓小声的说道。

  啥?

  杨帆有些诧异的看着张晓,刚才她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旋即一想,也猜出来点头绪,估计跟这车上下来的人有关系,便说道,“放心,没事。”

  说实话,杨帆还真不认识王正道,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判断王正道的对自己的态度,想认识却带着一丝忌惮的心态,虽然他一样不明白王正道这些心态从何而来。

  顿了顿,看着张晓跟杨帆说完后,依然没有改变的意思,王正道便对黄毛说道,“那就光结自己的吧!”

  被折腾几个来回的黄毛如蒙大赦,拿着钱赶紧去找老板娘了。

  张晓一直在杨帆背后,脸色在昏黄的灯光中阴晴不定。等黄毛走后,张晓咬了咬牙,从杨帆身后走出来,像是做出什么决定,说道,“杨帆你先走吧,我跟他还有点事!”

  在有些发黄的灯光中,杨帆很认真看着脸色苍白却透着一脸坚决的张晓,自然看出了问题,问道,“没事?”

  这句话也算是杨帆给张晓的最后一个选择,如果她开口,看在聊过几次,以及很聊的来的份上,力所能及的能帮忙就帮忙。如果她不开口,那就证明她自己选择无需帮忙。

  拨弄别人的命运,不管是往好还是往坏拨弄都很爽,让人上瘾。但是经过叶清婉的事,杨帆也算汲取了个教训。

  如果她不开口,杨帆就可以装作什么都没看出来,心里说声再见!或者再也不见!

  她不是林瑶,杨帆也不会把她的事当成自己的事。

  “没事!”张晓脸上突然带着一股平静而决然的美丽。就像在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自己的痛苦,自己的选择……

  仿佛平静中孕育着一座火山!

  说不上震撼,但杨帆认为自己一定会记住这个表情很多年。于是不想折腾自己的杨帆看到这个令人印象深刻的表情后,忍不住叹了口气,心软了一些,问道,“不想说点什么?”

  张晓什么都没说,转过身走向王正道。

  杨帆耸了耸肩,看向王正道。

  王正道想了想,说道,“不是什么大事,就欠了点钱,刚子,把欠条拿来。”

  壮汉回到了奥迪车上,扒着副驾座前的杂物箱,不一会就拿了张纸下来,王正道示意给杨帆,那壮汉也没说什么,就把欠条交给了杨帆。

  十万!

  签字的是张晓跟一个不认识的名字,看起来也像是个女人。

  拿着欠条,杨帆笑了笑,接着看了看张晓,十万对他现在并不算多,但是他需要一个理由。

  漂亮性感是个理由,当然,这个前提是如果打算跟她发生点什么。但是杨帆至少到现在为止没任何类似的想法,而一旦帮忙无疑就会被很多人认为别有所图。

  杨帆早就明白一个道理,很多时候,单纯的善良没有任何意义,除了麻烦或者被人当成软弱可欺!

  看了看张晓,杨帆把欠条交还给了刚子,对王正道说道,“明天给你答案?”

  王正道点点头,说道,“不急,什么时候都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