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读档九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郑国光

读档九八 三年不起 2946 2016.01.17 14:15

  BAT公司正式成立后,计费软件的销售已经上了轨道,杨帆手下又多了几个人,包括技术主管朱华,带领两个工大的学生充当技术部,都是兼职。一个财会组成了财务部,除了李明光,杨帆又找来两个销售,再加上让郑浩打了暑期工。算上杨帆,皮包公司BAT现在有了九个人,算上编外后勤林瑶,一共十个人,看起来总算不那么寒酸了。

  不得不说,当杨帆说出这段时间的赚钱的经历后,林瑶还好,毕竟之前知道他写过东西,郑浩就极为震惊了。

  开什么玩笑,前段时间大家还天天一起聊天打屁,踢球游戏,突然间你就弄了个公司……讲故事的吧?

  最后,BAT公司成立大会就在一个酒桌上,除了三个技术之外全到,另外还有一个编外成员摄影机,对此,其他六个人都很不理解杨帆在搞什么鬼。

  暂时性的还不能让技术跟销售见面……至少暂时不能让朱华他们明白自己所创造的东西价值,否则,他们几个人另起炉灶太容易了!

  杨帆很自信的捏紧拳头,像是宣誓一般郑重的说道,“现在看来,这段录像也许就是一个纪念,但是我坚信,十年后,现在这段影像就会代表一段历史……嗯,铭记一个辉煌的开端!所以,我对大家只有一个要求,看世界,不要只顾眼前,而要往远处看,因为我们终将走向辉煌!”

  不管看的远的还是近的,这一刻似乎都有点被杨帆强大的信心感染了,其实主要是最近软件卖的确实不错。

  “为了未来,干杯……”所有人高呼。

  看到其他人对未来生出的憧憬,杨帆感觉挺好,难怪这么多人喜欢当领导,原来当领导可以随时随地忽悠人,还基本都能忽悠瘸!

  杨帆感觉自己掌握了一种成功人士的必备技能。用文艺的说法这就是人格魅力,个人号召力。

  结束之后,已经被带沟里的林瑶眼睛发亮看着自信条满满的杨帆,说道,“你今天好自信!”

  本来杨帆是想说,飘柔,就是这么自信……不过他不确定现在飘柔有没有这句广告语,只能再次幽幽的说道,“我的寂寞无人能懂!”

  林瑶,“……”

  这话什么意思,她真的不懂,眼睛却放着光,似乎就是种不明觉厉……

  杨帆突然感觉自己更混蛋了!

  六月三十日,学生正在期末考试,杨帆依然在全市有网吧的地方满处的转。

  中午,杨帆骑着自行车快到家时,身边突然超过一辆奥迪,然后在他前面停了下来,接着车上下来一个人叫住了他。

  奇怪的看着这个从车上走下来的中年人,杨帆突然觉的有点眼熟,仔细想了想,也就有了印象。

  当年在工大时听过他的讲座,介绍册上有他的生平介绍,郑国光,宁大经济学院教授,博导。父亲郑昆骥,九十年代国内经济界的泰山北斗,宁大经济学院的招牌,这个身份当时在工大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郑国光伸出手说道,“杨帆是吧,我叫郑国光……”

  看着郑国光伸出的手,杨帆彻底被搞糊涂了,自己跟他可从来没有交集,怎么会突然找上自己?机械的握了一下手,恭敬的招呼道,“郑老师,你好!”

  说完杨帆就愣了一下,自己怎么把郑老师的称呼顺口就叫了出来,要知道他现在可没介绍自己的身份。

  果然,郑国光听到杨帆的称呼眉毛就挑了挑,奇怪的问道,“你认识我?”

  见他问起,杨帆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之前看过老师你写的论文,就收集过你的资料,所以见过你的照片,知道你的身份。”

  听到这里,郑国光奇怪的看了眼杨帆,一个高中生,没事看经济类的论文,可不是什么正常现象,“噢……你也对经济学有涉猎?”

  “有点兴趣。”事到如今,杨帆也就只能顺着谎话圆下去了。

  郑国光看起来有些愁容满面,暂时对聊这些也没多大兴趣,随便说了这几句也就转回话题,“我是叶清婉的哥哥,咱们能聊聊吗……”

  “啊?”杨帆惊讶的看着郑国光,一个姓叶,一个姓郑……离异还是私生女?当然,这个念头也只是在脑海中转了一圈。

  大概是看出了杨帆的疑惑,郑国光解释了一下,“叶清婉是我姑姑的女儿。”

  杨帆恍然的点了点头,说道,“哦,叶老师还好吧?”

  提起这个,郑国光眉宇间的愁容更胜了,摇了摇头说道,“不太好,确切的说精神状态很不好。”

  “啊?”杨帆张了张嘴,却也不知道说什么,看来这次事情对叶清婉打击真的极重。

  “找个地方聊聊?”郑国光再次询问道,目光中有些期盼,接着说道,“对了,还要谢谢你之前拆穿了赵磊那畜生的真面目。”

  说实话,郑国光的这副放的很低的态度,让杨帆有些搞不懂,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好吧,我先跟我家里说一声。不过要说谢谢,还是我要谢谢你们出手帮忙,要不然这事还真没这么容易解决。”

  杨帆回到家里,把车子停下,跟闻声出来的爸妈说一声,杨爸杨妈听到是叶老师的家人,还特意出去感谢了一番,本来还非要请郑国光吃一顿饭,得知他真的跟杨帆有事要谈才作罢。

  临出门时,杨远志把身上的钱都塞给自己的儿子,“回头好好谢谢人家,可不能让人请客。对了,别忘了问人家打点关系的花费,以及赔偿的医药费……这个钱咱们不能装作不知道,要真等人家提出来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杨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他不认为郑国光找来会是因为这个事,要不然不会这么多天没点音信,不过也确实不能昧着良心装不知道这事。

  坐着郑国光带来的奥迪,两人找了一个僻静的茶馆坐了下来。茶馆不大,环境还不错,音响里放着轻柔的渔舟唱晚,让整个环境显的柔和……

  座椅桌子都是藤制的,显的很有特色,两人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下,一边是块大大的落地玻璃,不过有着竹帘遮挡住外面的视线,也挡住了大部分的阳光,让室内的光线柔和了许多。

  “来壶龙井……”坐下后,郑国光对服务员说道,然后转向了杨帆,“你呢?”

  “我也要龙井吧。”杨帆对茶这种东西没什么挑的,再说就这样的小茶馆,虽然环境还不错,但也就几十块一壶,就是想挑也没什么挑的。

  等茶上来,郑国光稍微抿了抿,沉吟一下才清了嗓子说道,“我有个非分之请,想请你去宁城配合我们对清婉的治疗……”

  去宁城配合治疗叶清婉?这个突然的要求让杨帆感到很讶然。

  看着郑国光期盼的眼神,杨帆甚至挺想混蛋的问一句,我也是受害人之一好不好,我这都要转学了,还让我去别的城市配合治疗别人?

  杨帆捏着茶杯想了想,还是问道,“叶老师状态很差?”

  郑国光捏着茶杯在两指间转了转,似乎组织着语言,半响才说道,“总给人一种心若死灰,或者说生无可恋的感觉!”

  心若死灰,生无可恋……这两个成语可让杨帆吓了一跳,有这么严重?

  这倒让他无法开口拒绝了。

  杨帆认为以郑国光这种人,还不至于幼稚到相信那些流言,放下茶杯挠了挠头,不解的问道,“我跟叶老师也不熟,你们怎么会想起找我呢?”

  郑国光叹口气,放下茶杯后沉声解释道,“我找过心理医生,心理医生说,对清婉伤害最大的事是你们一起经历过的,虽然处境不一样,但是你也同样受到攻击。这种情况下,如果你能保持乐观态度去持续感染她,自然比其他人更容易造成共鸣。”

  听到这些杨帆皱起了眉头,他不认为自己跟叶清婉的境况有什么相似之处,一个是被小人中伤,一个是被爱人背叛中伤,伤害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非要生拉硬扯的挂上感同身受,或者说同病相怜完全没道理。就像叶清婉现在心若死灰,而自己则活蹦乱跳一样。

  虽说病急乱投医,可这投的也太扯了吧。

  尤其郑国光话中的那个持续……那肯定不是一两天的事。这点让杨帆尤其无法接受,要说去个几天,也就当帮帮忙了,长期?他现在事情多着呢!

  看着杨帆变幻的神色,郑国光帮他空掉的茶杯续了水,继续说道,“清婉虽然没采取什么行动,但是让我们很担心,尤其是我父亲。我父亲已经是近八十的老人了,这段时间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如果清婉出了什么事,他绝对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杨帆刚要接过茶壶表示自己续水就好,就听到郑国光提起了的郑昆骥,可郑昆骥不仅仅只是叶清婉的舅舅吗,怎么听起来好像有着远超这关系的感情,便奇怪的问道,“郑教授?”

  郑国光似乎看透了杨帆的好奇,放下手中的茶壶,叹了口气,这事其他他挺不想说。但经过交谈,也有些了解杨帆,这人不似一般少年,有自己的思考方式,绝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打动的。也许有良心,但也不啥无原则的滥好人,哪怕助人为乐,也要让他看出出手的必要性。

  郑国光知道这事不说透,恐怕杨帆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事说来话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