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武守道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宫廷内的偶遇

武守道心 上善轩尤 5675 2018.08.10 18:11

  古越和燕国的这场战争最后虽然以古越获胜而告终,但是古越也损失惨重,接近十万人没办法回家,不过以惨重的代价击败入侵者,加以震慑住那些认为古越是他们囊中之物的人,让他们不敢小瞧了古越,为了之后他们不敢轻易入侵,还有利于提高古越在外交上的说话权是很关键的一步。

  这场战虽然有八阵助阵,但是古越国因为装备太差,如果不是靠八阵他们估计要全军覆没了。不过这些只有上位者知道了,而那些民众却是欢呼雀跃,他们赢了这场反入侵的战争,他们在民间举宴席庆贺,大呼古越国主万岁,晚上这些民众在旷野上举办篝火晚会,各家都拿出珍藏出来分享,好不热闹。

  古越皇宫这一晚也是如此,古越国主还在一处名叫凯旋殿中举行国宴,邀请有功的将领,还有秦轩等人,一起把酒言欢,庆祝这场不易的胜战。宴席中觥筹交错,珍馐满目,鼓笙之乐响起伴随着美人伴舞,好不快活。

  不过秦轩在宴会举行到一半的时候就借口离开了凯旋殿,自己走在被明媚月光照着明亮的宫道上,不知不觉边走到了一个很大的湖泊旁,湖中两座亭子被中间一座白玉拱桥隔开,亭子四周的湖面上都是盛开着的莲花,借着月光绽放它们的美。

  秦轩却无心这些,他此刻心里想的是赵慕族长对他说的那些话,他想到:“族旗已经扛起,这条路就要走下去了,不知道之后又会遇到什么呢?这边事也差不多完结了,是该往北走了,不知道这么多年了,小时候的村寨怎么样了?还有部落的乡亲们是否已经再世为人了?如果他们知道当初行凶的恶徒现在的下场是不是可以瞑目了呢?从小就远离的他是否还好呢?”他想得入神。

  但是不多时便被桥的对岸传来了一阵嘈杂声,秦轩向那声源所在望去,那声音慢慢的接近,不多时,桥面上就出现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她身着厚厚的粗布棉衣,脸被披散的头发遮盖住,她拉着一辆牛车艰难的迈着步伐走上拱桥,牛车里装满了木桶,随着她的脚步的接近,后面也相继出现了两个头戴钗花样似乎宫女样式的女人,一个女人一手拿着鞭子不停的抽打在那拉车的女人身上,还不停的喊快点快点,另一个女的则跟随在旁。

  当她们有过拱桥的一半之后,秦轩借着月光终于看清了那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的脸,这女人左边脸甚是恐怖,坑坑洼洼的,好像被什么虫子给蛀烂了似的,还时不时的流下脓水,如果秦轩没有在隐世谷接受过非人的训练,估计他现在就得呕吐了。但是很奇怪,这个女人有一双跟明亮的眼睛,准确的说那双眼睛充满着温和和坚定,看不到一丝的怨恨,她没有烂掉的一边脸却是白皙似雪,一条柳眉横卧在她那双水灵灵的眼睛上方,秦轩从她的样貌可以看出这女人最多不超过十五岁,因为她没有行过笄礼,也叫加笄,就是由女孩的家长替她把头发盘结起来,加上一根簪子,但是她没有。

  秦轩就这么看着这个女人,看着她被那宫女鞭打但是依旧咬着牙往前走,步履艰难但是每一步都很坚定,而且最可贵的是她眼始终是那么古井无波,那么的安静。秦轩对这一现象惊呆了,心里暗呼:这女的很不简单呀!这时那女的好像知道有人在看着她,她抬起了头看向秦轩,见秦轩在看着自己,她对着秦轩点了点头施以微笑。

  这时,她身边的那个手执鞭子的宫女的鞭子就又要抽在那女的身上了,这时的秦轩不知不觉的魔愣了,他走向前去,一手托住那车的一边车把,一手抓住了就要抽到那女人身上的鞭子,走向前就这么静静的和她对视着。那女的被秦轩盯着害了羞,赶忙把头转到另一边。而那执鞭子的宫女见到自己的鞭子被人抓在手中动弹不得,大怒道:“你是什么人?好大的狗胆,你敢干预皇后宫中的事情,你是找死不成?”

  秦轩调转双眼盯着那宫女,原本古井无波的双眼迸发出两道精光,就犹如野狼的双眼般紧紧的看着那宫女,那宫女被他看着发毛,声音颤抖的说道:“你要干嘛?这里是皇宫,你可不要乱来?”秦轩淡淡的说道:“滚!不滚取尔等狗命。”说完身上爆发出一股上位者仅有的气息,震慑住了那两个宫女,她们灰溜溜的跑开了,秦轩再次恢复了之前那双淡定的目光。他盯着那个女的,眼中充满着平和和期待,他说道:“你愿意跟我走吗?”那女人很是惊愕,她看着秦轩的眼睛,明亮而没有任何杂质,她看了挺久秦轩,她才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秦轩得到她的认可,哈哈大笑了起来,正想要拉着这个女人走的时候,她却说:“我要去处理完这些马桶。”秦轩又是一愣,不过他当即反应了过来说道:“好,我和你一起去。”说完就将那拉车绳套在自己的肩膀上,那女的就在后面推着车,两人一推一拉逐渐消失在夜色中。多年后,有人问那女的为什么当时没有说什么就跟着秦轩走了?那女的只说了一句话:“这或许就是缘分吧!”

  那两个宫女被秦轩吓走后,反而朝凯旋殿走去,等到了凯旋殿,那执鞭子的宫女走进殿内,走到坐着离皇帝不远的一个面容娇媚,头上带着很多宝石制作的头钗的女人身边,附声道:“主子,属下办事不力,让一个外敌男人干预了事情,把那女人带走了!”这女人先是眉头紧锁,眼中多了些狠毒,她在那宫女耳边说了些话,那宫女听完就起身离开了!而那女人又恢复了那娇滴滴的魅态,陪着皇帝喝酒,强颜欢笑。

  古越国主今天的心情很好,喝的有些多,他喝完大臣们给的敬酒,转头看向秦轩所在的地方,但是秦轩座位还是空空的,人还没回来,古越国主看向坐在秦轩旁边的赵正,问道:“赵小英雄,趁着军师没在,你给孤说说军师的事迹如何?”赵正抱拳说道:“遵命,国主。其实小民也不大清楚,只是知道秦轩他是个孤儿,被族长从外面带回来,亲自教导,和我们一起在隐世谷长大,其他的族长也没有和我们说,我们也不便打听。”古越国主“哦”的一声也没有失望,不过他从这话中也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东西,那就是秦轩是赵慕的徒弟,就这就够了。

  他心里想:不管怎么样,都要和秦轩打好关系,就算不能留下他也要拉近关系。

  他突然眉头皱了皱,提了一个让大臣们都摸不着头脑的问题:“你们说,现在的燕国皇帝在干什么呢?”大臣们面面相觑。

  这时的燕国皇帝正在他的御书房里走来走去,双手紧握着拳头,旁边站着两人,一个是他的执事女官,另一个是一花白胡子的老头,他手拿着一浮尘,身着灰色长袍,脚踏灰白布鞋,两人静静的站在旁边不说话。燕国皇帝近似咆哮道:“这个蠢货,他怎么不去死,可恨,太可恨了,朕的二十五万人,整整二十五万人啊,被他一天全都给报销在了古越的土地上,连尸骨都不能归乡,让朕怎么有脸面去见朕的子民?他罪该万死啊!”

  这时发怒的皇帝俏脸通红,反而多了一股子韵味,如果不是他操着男声,人家还以为这是一美女呢,如果他穿着女装,肯定是倾国倾城,真的是太美了。

  扯过了,说回正题。那老头等皇帝情绪稍微稳定了点之后说道:“陛下,就算慕容括王爷有罪,那也得先把他赎回来再行治罪了。先和古越谈判吧!”皇帝看着老头说道:“国师,该怎么和古越谈呢?”那国师说道:“老臣亲自去,老臣也想看看到底古越有谁这么厉害能一天内消灭掉我二十五万将士!”说着还眼冒精光。燕国皇帝看到国师这副表情,心里有数:国师是觉得找到自己的对手了吗?

  古越皇宫正西的一角,这地方刚好是宫道的尽头,那里有个小地方,名叫净事堂,是皇宫中处理污秽之物的地方。秦轩和那面容丑陋的女人拉着牛车进入了这个地方,那女的从车上把一个木桶一个木桶的卸下来,秦轩上前搭手。秦轩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呀?怎么会分到了这种地方做事?”那女人害羞的看了一眼秦轩,眼中有点悲情的说道:“奴婢名唤南宫燕,这事说来有些话长了,不过还请你今天听了这个故事不要往别处去讲呀!”秦轩笑了笑满口答应了下来。

  南宫燕于是开始了她的故事,她出身于南宫世家,她本来还有一个妹妹名叫南宫芸儿,在两年前两姐妹被国主看上,两人一起嫁给国主,可是在大婚的那天,不知为什么,自己的左脸又疼又痒,她拼命的挠,倒在地上翻滚,国主见到这情景很是慌张,叫来了太医,太医说是中毒了,但是却找不到病源,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她在床上痛苦的翻滚,没多时,她的脸就被她抓烂了,鲜血直流,还时不时有小虫子爬出来,国主听信身边人的流言蜚语,认为她是做了什么坏事被人给诅咒了,从那时起她就被冷落了,被打入了冷宫,自己的妹妹却从来没有过来看过她一次,直到一年前,她被分配到了净世堂清理污秽之物,才在一宫女的口中得知这是皇后安排的,而且自己妹妹正是那个皇后,她因貌美得到国主宠幸,才一年的时间就当上了皇后的宝座。

  秦轩听着她讲着自己的身世,也不插嘴,等她讲完后,才问道:“你难道不恨你妹妹吗?可能你毁容也是她搞的鬼。”南宫燕这时却笑了,她笑起来是那么的甜美,她说道:“恨,刚开始的时候很恨,但是后来就不恨了,既然是命里注定要遭此劫,恨有什么用呢?日子还是得照样过!”秦轩赞赏的点了点头。

  这时从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夹杂盔甲碰击的声音。秦轩示意南宫燕不要说话,下意识的将南宫燕护在背后,目光紧紧的盯着门口。门外陆陆续续的走进一群身穿甲胄之士,旁边还跟着两个宫女,这两个宫女正是在桥上抽打南宫燕的人,她看到秦轩和南宫燕都在,对那领头的将领说道:“杨将军,就是这二人,皇后有令,把这两个反贼抓起来。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那杨将军领命,转头就要下命令拿人,但是他眼睛瞟到秦轩这边的时候愣住了,赶忙行礼道:“不知军师在此,还请包涵。”

  秦轩冷冷的看着那将军说道:“怎么?要将我格杀勿论吗?”那将军忙说不敢!不过那个宫女却不惧,蛮横无理道:“就算你是军师又能怎样?皇后娘娘的命令谁敢违抗?杨将军,还不快把这两人拿下?”那杨将军是左右为难,秦轩冷笑道:“如果今晚我把你们都杀了,你说国主会不会治我的罪呢?”这时连那个宫女听了这话也是一阵的胆寒呀。那个杨将军却是不敢动,单膝跪在地上。

  “算了,起来吧,也不为难你,让你的人和我打一架,如果你们赢了,制服了我,那我们两个人随你们处理如何?”秦轩嘴角微微上扬的说道。那杨将军却不可置信的看着秦轩,而那个宫女却是一个劲的为他使眼色,要他赶紧答应。杨将军为难道:“那就得罪了!”他吩咐手下丢掉手中的剑,赤手空拳的和秦轩对打,秦轩不乐意了,说道:“拿好你们的刀向我进攻,堂堂的兵士岂能没刀?”杨将军这时犹豫了,他怕伤到秦轩,但是那个宫**阳怪气的说道:“怎么?人家军师都不在乎这些你还在乎了呀?”杨将军听到这话,脸黑了一半,抱拳对秦轩行了一礼后,命令将士执兵器向秦轩进攻。

  秦轩对着身后的南宫燕说道:“你找个地方躲一下,避免等会伤到你。”说完转头对那些兵士说道:“来吧,让我见识一下你们的实力。”士兵听到这话,得,您都这么说了,我们也不客气了。前排的四五个兵士执矛刺了过来,秦轩脚后跟一蹬,翻滚了了起来,连续侧脚踢倒那几人,接着迎面而来的是几柄砍刀,秦轩均侧身躲过。

  在凯旋殿中,古越国主此时和群臣聊的正欢,这时有一禁卫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禀告道:“陛下,军师和禁卫军打起来了?”“什么?军师在哪里?”古越国主惊的站了起来。那名卫士说道:“在净事堂。”还没等古越国主反应过来,赵正他们率先冲了出去。古越国主也连忙招呼跟了上去,而这时皇后神情却有些慌了。

  回到秦轩这边,他和那些将士激战的正欢,兵士车轮战轮番上阵,他已经挂了彩了,手臂上和胸口都有刀划破长袍的痕迹,破破烂烂的,头发也乱七八糟,而那个执事宫女却急的在角落里跳脚。

  南宫燕也急了,手紧紧的握在一起,神情也很紧张。那杨将军刀插在地上,单膝跪地,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喘气,面容苍白,嘴角有丝血迹。秦轩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兵士,对杨将军说道:“将军,还要战吗?”将军耷拉着脑袋,那发抖的双手已经出卖了他,他战不动了。

  那执事宫女见那么多士兵都对付不了秦轩,她眼珠子溜溜的不停的转动,她右手缓缓抬起,一个黑色盒子出现在她手腕处,盒子前端有三排孔子,尾端有一凸起的按钮,她对准躲在角落里着急的南宫燕,左手就要去按上面的按钮,秦轩眼睛余角见此,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他侧身一跃就往南宫燕方向冲去,接着就是“咻咻咻”三声破空声,三排细小的针全都印在秦轩的胸口,那宫女的见到秦轩挡住了针,傻眼了,下一动作就是赶忙的往外跑去。

  她刚一跑出门就撞在了一群黑袍人的身上,领队的那人把她推进院子里,他看着地上躺着的士兵,又往南宫燕那角落看去,只见那女的抱着秦轩,秦轩在那里吐着黑血,而秦轩胸前明晃晃的印着三排细针。一群人便是赵正他们,这时赵正脸顿时黑了起来,后面的孙茜儿赶忙跑了进来,推开南宫燕给秦轩把脉,看创口,只见秦轩胸前因打斗而导致衣服破烂的胸口已经发黑了,孙茜儿急忙从袖子中取出一个瓶子,倒出一枚圆圆的黑丸就往秦轩嘴里送,很快,秦轩呼吸慢慢均匀了,但是胸前黑色的印记没有褪去,孙茜儿对赵正说道:“要解药。”

  赵正冷眼看着倒在地上发抖的执事宫女说道:“拿来!”那女的怕到了极点,她哆哆嗦嗦的说道:“解药,……没……没有解药!”赵正捡起地上的刀怒道:“找死!”说完挥刀就往她脑袋上砍去,那宫女已经绝望了,闭眼等死。

  这时一道女声说道:“住手!”赵正停住了手上的刀,看向门外,那个宫女原本已经绝望了,听到这声音顿时大哭起来,她知道,她有救了。

  这时候古越国主和皇后也赶了过来,古越国主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倒在地上胸口还插着三排细针的秦轩,脸色顿时就黑了,他咆哮道:“太医,快叫太医啊!”他跑了过去看着吐着黑血的秦轩,怒道:“谁干的?朕要诛他九族。”听到着,刚刚缓过来的那执事宫女眼前又是一黑,晕倒了过去!

  这时秦轩却缓慢的站了起来,吐着黑血虚弱的对古越国主说道:“陛下,没事!我没事!”古越国主急到:“你都中毒了,还没事?坚持住,太医马上就来!”秦轩说道:“陛下,你让他们都出去,我没事,我运功把毒逼出来就好。”“真的没事?”“没事,放心。”这时古越国主才让在场的人都出去,只留下赵正七人和南宫燕。

  孙茜儿目不转睛的盯着秦轩,秦轩盘坐起来,抱元守一,不一会他头顶冒烟,而且是越冒越多。尉迟恭走到赵正身边小声问道:“你说他真的没事么?吐了这么多黑血!”赵正白眼一翻说道:“你问我我问谁呀?不过他小时候吃过至毒之物,又和我们一样被那群老疯子训练,应该问题不大,最多是吐几口黑血罢了!”

  南宫燕听了这话很不可置信的看着秦轩,秦轩这时大喝一声,将胸前的那三排针给弹射了出去,齐整整的镶嵌在门框上!毒针一射出,秦轩胸口的那团黑气慢慢褪去,他的脸色慢慢变的红润起来!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