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我能侵入你的梦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漩涡效应

我能侵入你的梦境 参夜 4498 2020.07.20 12:02

  梦境是虚幻的吗?梦境与现实,谁更残酷?

  “清醒者死于梦境,那便醒不过来了。”

  墨镜男子的话像一道强光,强烈的让林尚睁不开双眼,林尚像一个久居黑暗的夜行者,对光明的渴望让他疯狂,却抵不住久处黑暗的双目被强光刺伤。

  “潜意识有修正惯性。”墨镜男子对林尚说道,“对于普通人来说,在梦境死亡就标志着他会在现实中醒过来;但对能够知梦、在梦境中感知到显意识的清醒者来说,潜意识的自我修正会随显意识带入到现实中。”

  “你是说……死亡会……”

  墨镜男子点点头,说道:“以你的理论来理解,梦境遍布潜意识的“自我修正”,而死亡会由于潜意识的修正惯性以显意识为载体,作用到现实中。”

  “潜意识太过强大,它接触不到现实,却利用显意识来到现实,它令你心跳停止,大脑断氧,以“修正”达到梦境与现实的同步——死亡的同步。”

  林尚此时才真正理解之前墨镜男子为何建议暂且避开这些清醒者——梦境的险恶远超自己的想象,而此刻的危机,便是为自己的鲁莽所付出的代价。

  瘦高个的枪口空洞而冰冷,死亡的气息开始在走廊弥漫开来。

  对于林尚,今天对他是种特殊意义上的开始。

  难道终究也要在今天结束吗?

  ……

  夕阳西下,已到了下班时间,洛海公园园林维修部却接到报修电话:西南人工湖边的喷头坏了。

  人工湖周末都会进行喷泉表演,洛海公园其他的设备出问题可以拖一拖,这个却万万不可。

  老张穿上刚刚换下的工作服,叫上新来的维修工。

  喷头隔十天半月总会有些毛病,这次也顺便给他做个示范。

  来到人工湖边,老远就看到喷涌而出的水柱。

  水柱被风吹动,在附近形成一片水雾。

  正常表演的喷口,水柱能达几十米高,因此每个喷口的水量很大。

  “水量太大,没法判断是哪的问题,我去把出水开关关掉,你在这看着。“老张对新手努努嘴,自己往控制室方向走去。

  新手穿上防水服,慢慢走近喷口。

  没准是喷头歪了或松了呢,新手这么想着,好奇和表现欲在他脑袋里跳动,驱使着他把扳手伸进水柱中……

  喷头在扳手触碰和水流的冲击下突然发生转动,涌起的水柱转而向人工湖外喷去。

  喷出的水柱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在夕阳的映衬下波光碧碧,跃动的跳向弧线的终点。

  而终点处,却是一个正在长椅上酣睡的年轻人。

  ……

  “我还从没见过这样恐怖的身手,不过无所谓,结果都一样。”瘦高个嘿嘿一笑,手指按向了扳机。

  地板突然一阵晃动,走廊众人几欲摔倒。

  一阵轰鸣声传来,像是在远方,又好似近在身旁。林尚看向墨镜男子,而后者也若有所思的看着林尚,却是一脸疑惑,显然这并不是他所筑梦境的一部分。

  几乎是一瞬间,嘈杂声的源头便出现了——一股巨大的水流从走廊拐角处汹涌而出!而走廊后方顶上的大洞此刻也成了众人的噩梦,在后方包抄的几个清醒者立时就被湍急的水流横纵包夹,冲的七零八散。

  墨镜男子反应极快,众人还在讶异愣神之际,他就已经抓起林尚冲进教室。

  两人掩上大门,走廊水势湍急,冲击力惊人。好在有墨镜男子这个大块头,大门才不至于被急流冲开,但仍有细流从门缝中渗进来。

  “这水是从哪来的?”林尚气喘吁吁的问道。

  “我没使用醒力,”墨镜男子否认了,“我入梦的地方也很安全。”

  这突然而至的大水没头没尾,很有可能是来自外部影响。

  只有筑梦者和梦主的身体受到外部影响后,才会联动到大梦境。

  这个梦境的主人是林尚自己,墨镜男子只是在自己的梦境世界里构建了阶梯大教室这个局部的梦境建筑。这是林尚出了教室才发现的。

  走廊的墙面某处有片不起眼的破损,那是不久前自己搬动仪器时不小撞破的,这个事只有自己知道,若是墨镜男子的梦境,这个细节潜意识不会构建出来。

  如果与墨镜男子无关,那么这水,只能是缘于自己了。

  ……

  “你愣在那干嘛呢!”老张关掉了控制室开关,回来看到呆立的新手,不满的训斥道。

  此时人工湖边的喷头都已经停止工作,但湖外周边凭空出现一片积水,让老张觉得有点不对劲。

  新手扭过头来,一副既惊又恐的表情,可怜巴巴的指了指身前的长椅,长椅上躺着一个还算俊朗的男子,浑身都已经湿透,以至于衣服上不时还渗出水来。

  老张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眼瞧着长椅上那一起一伏的胸口,心道这小伙子睡得可真死。随即给新手使了一个眼色,让他赶紧离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先把活干了再说。

  林尚深吸一口气,两人现在浑身湿漉漉的,狼狈之极。身后被水流冲击的教室门这会儿压力小了许多,看来水慢慢退了。

  林尚抬起头,这才发现整个教室的学生都在看着自己这边,表情迷惑。这也难怪,教学楼里突然出现大水,这等违背常理的事情,自然是令人匪夷所思。

  这些映像对此仅仅是“张望”这种程度的反应,已经是冷静的很了。

  林尚理了理衣服,不再看有些让人发毛的映像注视。

  “你很镇静。”林尚看了一眼墨镜男子。

  后者潜意识映像对于突发事件的行为反应,恰恰是他心理状态对此的直观体现。

  墨镜男子依旧沉默,他直起身子,转身打开了教室门。

  走廊上已是一片狼藉。水流混合着先前存留的泥沙土块,把地板和墙壁冲刷的乱糟糟的一片。

  而那些清醒者,歪七扭八的倒在地上,更有些已经没了声息。

  瘦高个咒骂着挣扎爬起,一身的泥浆估计连自己都认不出来。

  手中的枪早不知道冲到了哪里,即使有,灌满泥沙的手枪也和废铁没什么区别。

  “妈的,今天真的撞到鬼了。”瘦高个环顾四周,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忽然他眼前一亮,从泥堆里扒出一个人,从他身边取下一个箱子。

  箱子通体乌黑,也不知是泥沙有所遮盖,还是它本是这样。

  瘦高个把手伸进箱子,不再咒骂,似乎在集中精神。

  此时的他和先前判若两人,变得十分安静,像是进入了一种状态,而他对此像是也驾轻就熟。

  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手从箱子中抽了出来,竟握着一把枪,一把全新的枪,刚才的急流似乎没让这把枪沾染一丝一毫的泥土。

  “他是在用醒力取物。”墨镜男子说道,“那箱子是取物点。”

  “取物点?”

  “所谓醒力取物,就是清醒者使用醒力暗示潜意识,从而由无到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暗示潜意识箱子里有一把枪?”林尚瞧着瘦高个手中那把崭新的手枪,喃喃道。

  “没错,清醒者会通过长时间专门的训练,锻炼醒力的暗示能力,并以某些东西为特定取物点,达到暗示最大化。那个箱子可能就是平时训练的特定取物点,应该是武器的取物点。”

  林尚退了一步,他感觉自己脑中有些嗡嗡作响。

  “这些清醒者,确实并非碌碌之辈。”墨镜男子语调变得低沉,似乎已准备要放手一搏。

  瘦高个又开始骂了起来,他一身泥垢,斥骂身边几个还没爬起来的清醒者,又从箱子里拿出几把枪,扔给他们。

  林尚突然发现那种嗡嗡声并不是自己脑袋发出的,这声音更像是一阵骚动,他又向后退了一步。

  “老子今天真的是被你们给惹恼了。”瘦高个骂道,“我看你们现在还能耍什么花样!”

  墨镜男子身子微微下沉,那骇人的压迫感似乎随时都要迸出。

  与此同时,林尚两人身后的喧闹声越来越大,像是火山即将喷发。

  “我们确实不会有什么花样。”林尚拉住墨镜男子,示意他向后退。

  “但他们会。”

  话音未落,阶梯教室里便冲出一个学生,像猎狗嗅到猎物一般冲向瘦高个。

  后者颇感意外,但还是毫不犹豫的叩响扳机,学生应声倒下。

  但接下来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甚至更多的学生冲了出来,瘦高个有些猝不及防了,手上的枪也已经难以顾上了。

  林尚与墨镜男子退向走廊后方,教室的大门此时几乎要被涌出的学生挤爆,大阶梯教室里上百名的学生在走廊里形成一股急流,叫嚣着,吵闹着涌向瘦高个等人。

  相比刚才凭空而至的大水,此时的人潮更加骇人。

  喧闹声在走廊此起彼伏,学生们犹如发了疯的激进主义者,失去理智的去宣泄自己的情感,瘦高个等人的脸色煞白的如同画板,被人潮的暴力色彩冲击的面目全非,整个走廊被渲染出一种难以言表的惊悚之感。

  转眼之间,走廊就已被上百人挤得水泄不通,瘦高个等人甚至都没能发出些许叫声,便在人潮中瞬间沉寂,只有最后一声透着一丝慌乱的枪声在走廊里回荡,更像一声悲凉的丧钟,但也很快在人潮的喧闹中消逝了。

  “漩涡效应,对吧。”墨镜男子对林尚说道,“醒力说白了就是显意识,显意识在被潜意识掌控的梦境世界中是一个绝对要被排斥的存在。”

  “而清醒者在遍布潜意识的梦境中使用醒力,自身会造成破坏梦境平衡的潜意识缺口,映像会被缺口吸引,如同形成一种漩涡。醒力使用越多,缺口越大,映像会像见了血的蝙蝠一样更加疯狂,直至映像这些纯潜意识体,将使用醒力而造成缺口的清醒者“填补”,并将其踢出梦境。”

  墨镜男子盯着疯狂的人群:“他们为自己的醒力取物付出了代价。”

  “看来你果然来听过我的课,这个概念几乎一字不差。”

  “你早有预料,是吗,”墨镜男子注视着林尚,这个普通讲师曾感叹自己十分镇静,而他在梦境的表现又何尝不是冷静异常?

  “从你让我推掉门前那堵墙开始,你就知道,这些学生映像会是你我安危的最大保障,你的决定并非是鲁莽之为。你知道梦境中有其他的清醒者,知道醒力的存在,知道漩涡效应,知道的多得多……”

  “但我不知道清醒者在梦境中死掉,就真的无法挽回了,”林尚摇摇头,“你先前说的不错,我对梦境危机的预估还是太低,能脱身也不过侥幸而已。”

  侥幸吗?走廊纷乱嘈杂,攒动的学生映像疯狂依旧。

  有些清醒者是在适应梦境,墨镜男子又深深地看了林尚一眼,有的人,是在驾驭梦境!

  “映像是纯粹的潜意识,被他们杀死只会醒来,不会触发潜意识的“自我修正”,现实中的身体并不会伤到分毫,这也是清醒者除了正常醒来唯一能够安全回到现实的情况。”墨镜男子说道,他们应该已经醒来了,一定不会再顾及那么多了,现实的你仍然处于危险中,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林尚点点头,“这里太吵,我们得找个安静的地方,才能集中精神出梦。”

  ……

  林尚揉了揉太阳穴,从长椅上坐了起来,潮湿的衬衣紧紧的贴在后背,让他

  十分难受。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人工湖旁两个窃窃私语的维护工外,并无他人。

  夕阳将要落下,自己和长椅的影子在最后的残阳下延伸向前。影子前方驶来一辆黑色越野车,林尚警惕的站了起来。

  车窗滑下,主驾的墨镜男子示意林尚上车,“他们很可能马上就到了。“

  “你今天跟踪我?“林尚没想到墨镜男子这么快就能找到自己。

  但他这话刚问出口,便暗骂自己愚蠢。

  清醒者能够在同一梦境相遇,前提便是要求双方在现实世界的身体不能相距太远。

  自己会陷入墨镜男子所构建的梦境,说明他对自己的行踪早已了如指掌。

  而另一方面,那些清醒者也一样。

  林尚刚关上车门,车子便疾驰而去。

  “不是今天,已经一个月了。“墨镜男子缓缓答道。

  林尚一时语塞,想问什么,但终究没说出口。他看了看侧后镜,车已经开了一段时间,没有人追上来。

  车行驶了约一个钟头,来到了郊外的山上。

  两人下车,面前是一幢别致的观景别墅。

  “先在这住下吧,你的住所现在已经不安全了。“墨镜男子说道。

  林尚转过身,望着山下。

  这里的位置很好,整个洛海的夜景都尽收眼底,灯光璀璨,缤纷迷眼。

  此时夜幕已经彻底将城市笼罩,黑夜接管了一切。

  “今夜不知有多少人会进入梦境。“林尚喃喃道。

  梦境仍旧是梦境,但对不同的人,已有不同的意义。

  “他们在梦境是沉睡者。”墨镜男子说道,他的墨镜在夜色下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而我们是清醒者。”良久,林尚才接下墨镜男子的话。

  等他回过神来,墨镜男子已经走开了。

  山上的夜风在树木花草的摇曳声中飞舞,将黑夜的冰冷传递给这个静静伫立的男子,后者身子轻颤。

  他感到一股由内心发出的寒冷。

  渐渐地,周围变得静寂,只有一声叹息在冷风中隐隐散去。

  “我们是清醒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