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我能侵入你的梦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我能侵入你的梦境

参夜

  • 都市

    类型
  • 2020.07.19上架
  • 1.23

    连载(字)

62位书友共同开启《我能侵入你的梦境》的都市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不速之客

我能侵入你的梦境 参夜 3704 2020.07.19 07:07

  阳春四月的下午,洛海市公园。

  人工湖边的长椅上,一个男子斜躺着沉沉睡去。

  “潜意识的力量究竟有多大?”林尚抬起手,示意讨论中的听众们安静。

  “在梦境里,可以创造和现实一模一样的世界!”

  林尚咳了咳,双手扶在讲台上,静静地看着台下议论迭起的学生们。

  学生们的讨论还在继续,林尚早已习以为常。

  自己的研究课题新颖而又神秘,这也是他的讲座次次座无虚席的原因。

  今天大阶梯教室依旧爆满,更有慕名者难寻一座,也倚在墙壁只求一闻。

  “林老师,您说的我们也可以做到。我也经常梦到和现实一模一样的事情,比如我最近老是梦到上学期的补考考试。”前排某个学生的声音引起一片笑声。

  林尚笑了笑,接着说道:“人的意识分为潜意识和显意识。平常生活中,我们的认知能力、逻辑思维都受控于显意识。”

  “而在梦境中,听到的,见到的,感受到的,其实都是潜意识导演的产物。”

  “但一般人在梦境,都会深陷于潜意识导演梦境的暗流中。你梦到吃饭,是因为潜意识要导演你去吃饭,你梦到被怪物追逐,是因为潜意识的剧本要求你应被追逐。”

  “但你会不会在梦境里突然想到:我不想吃饭,我不要被怪物追逐,我更不想在梦里还要考试!”林尚笑着对那个学生点点头,又引起一阵笑声。

  林尚转身在讲板上写下了四个字:知梦状态。

  “在梦境中引进自己的显意识,达到知梦状态,”林尚望着台下全神贯注的学生,“人的潜意识能量惊人,但它处于无控状态,用有认知和逻辑能力的显意识去控制它,你便能成为梦境的导演,创造和改变一切!”

  “那知梦了,在梦境里又能干什么呢?”台下有人好奇。

  “目睹别人的梦境,窥探他人的想法,还有……”

  “等等,林老师,那我现在就打一个盹,您等会儿说说我做了一个什么梦?”台下有人起哄。

  林尚笑了笑:“不用再打盹了,这位同学,我注意你很久了,你刚才就打了个盹,这会儿不刚醒嘛。”

  “你打旽不要紧,但如果让我当众说出你刚才的梦境,我怕你会被你前排的女同学给打死……”

  全场哄堂大笑。

  起哄男生前排的女同学扭头就是对他一番死亡凝视。

  男生当时就怂了,埋下头半天不敢再抬,心中叫苦,这底裤给扒的……

  林尚又笑了笑,这时,一阵风吹来。

  阵阵冷风将窗帘吹得鼓鼓囊囊,林尚的脸上有种被雨雾触摸的清凉。

  下起雨来了吗?林尚扭头看向窗外,外面依旧艳阳高照,一丝风都没有。

  忽然,林尚有种错觉。

  一瞬间世界好像突然静下来了。

  就像一首顺畅的乐曲突然进入了某段空白。

  林尚收回目光,回过头看向台下的听众,与此同时,学生们的讨论声欢笑声又突然迭起如初。

  一切都正常如故,刚才一瞬间的异常似乎只是自己的一时走神。

  林尚喝了一口水,最近自己在处理一件比较棘手的事,或许是太累了。

  白开水?他注视着自己的水杯,怔住了。

  喝苦丁茶是自己讲课时的习惯。

  林尚又看向窗外,陷入了思索。

  他走下讲台,来到一个学生面前,微笑道:“同学,我记得上次你来听课,说过今天会准备个问题要问我,那个问题你说记在了一个……一个小纸条上,能让我看一下吗?”

  那个学生的神情不易察觉的顿了一下,还是答道:“我带了。”

  “不不……我好像记错了,你当时说是记在一本红色封皮,金色镶边,扉页有鲜花图案的笔记本上。”林尚对学生递来的纸条摇了摇头。

  学生面无表情的又是在背包里一阵摸索。

  周围一切都安静下来,整个教室只能听到学生在背包里的翻找声。

  气氛似乎有那么一丝紧张和诡异。

  学生将笔记本递给林尚,后者仔细翻看后对学生笑道:“果然是红皮金边的笔记本,没想到我随口编出的东西,你竟然都有,真是巧了。“

  台下某处的呼吸忽的一窒,整个阶梯大教室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足够以假乱真,除了一些细节还有些纰漏。”林尚道。

  “第一,外面天气晴朗,而我却有水汽的触感,”林尚拿手指摸了摸脸颊,举起指尖磨擦,“要命的是——却没有水。显然这些水滴是在现实中我的身体上,感官矛盾。”

  “第二,我上课只喝苦丁茶,这会让我更清醒,这件事除了我没人知道。细节疏漏。”

  “第三,一个求证的小把戏,”林尚瞟了一眼那个学生,又扫视着台下众人,“你未免太沉不住气。”

  “我不知道你是谁,出于什么目的,不过你的筑梦能力非常出色,我几乎要被你骗过。”

  教室变得更静了,这种安静不仅仅限于声音,还有状态。就像是整个教室被按了暂停键。

  直到后排角落里响起了零碎的掌声,才打破了这短暂的凝固气氛。

  只见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从座位上走了出来。

  男子戴着一副墨镜,面无表情。

  他不急不慢的走下台阶,整个阶梯教室的学生就像断了轴停止运转的机器,目光呆滞,一个个犹如仅会呼吸的活人蜡像,在男子背后形成一幅静寂诡异的背景画。

  林尚不清楚眼前这个男子的来历。他知道这个世界的清醒者不仅仅只有自己一人,这个男子的出现让他在惊讶之余,内心深处竟还有一种难以言状的兴奋感。

  但林尚很清醒,梦境对于清醒者既梦幻又危险,何况眼前的男子意欲何为尚未可知。

  林尚表面很平静,内心却早已为可能发生的情况思考对策。

  “你只用了十分钟。”墨镜男子打量着林尚,脸上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

  墨镜男子周身就像有一个隐形的磁场,压得人喘不过气,林尚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

  “这么短的时间就能觉察,你比我想像的还要出色。”

  林尚问道:“你是谁?我没有见过你。”

  “我知道你。”墨镜男斜靠在临过道的课桌上,随后顺势坐了上去,支撑重量的窄桌在他庞大的身躯下显得摇摇欲坠。座位上的学生被他像木偶一般随意挤到一边,神情萎靡呆若木鸡,而墨镜男丝毫不在意。

  “三年前在洛海大学开始深入研究潜意识,据说对梦境了如指掌。”

  林尚注视着墨镜男子,并没有做声。

  “你的理论在一般人眼里简直是痴人说梦。”墨镜男子指了指身后的学生,方才的质疑和议论犹在耳边。

  “但对于我显然不是,你的讲座我已经旁听了数次,见解和理论很难让人相信你仅仅研究了三年。”

  “看来我的讲座影响力度不小。”林尚戏谑道。

  墨镜男翘起的嘴角似乎更有深意:“恕我冒昧,如果没有TK公司极为反常的行为,我可能很难注意到你。“

  听到“TK公司”从墨镜男子的口中说出,林尚心中暗暗一惊,显然墨镜男子的话让他始料未及。

  “这个公司想必你并不陌生吧。”墨镜男见林尚默不做声,继续说道:“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土地收回案让整个洛海大学都人心惶惶,通过恶意手段去运作,将校区内那些矗立着住宿楼的土地收回的话,学生可是最大的受害者。”

  “而且据我所知,你的研究室也在回收区域内。”

  “你想说什么。”林尚道。

  “但最近TK突然停止动作,并传言可能要放弃收回计划。我得到消息,他们把吃到嘴边的肉却吐掉的原因,是因为财务报表数据的诡异泄露。”

  “我有很多渠道去知晓细节,监控显示TK的财务报表一直安安静静的放在保险柜里,无人触碰却出现泄密,很是耐人寻味。”

  “谁又知道原因呢,总之结果并不坏。”林尚望着窗外,和墨镜男子对视让他很不舒服,即使隔着一层厚厚的镜片,自己也能感受到镜片后面的锐利与压抑。

  “疑问总是让人不自在,所以我就找到了TK的老总想和他谈谈。当然,你应该会猜到我用的哪种方式和他见面。”

  “那家伙显然吓得不轻,要知道,短时间内连续两次在梦里遇见这种活见鬼的事,普通人很难接受的了。或许,我的方式比你要过激一些。”

  “对于没有专业受训过的普通人来说,梦境的逼真程度让他们无从分辨。”

  “很快,从他口中吐露的信息,让我大概推断出了事情的原委:你先是筑梦从他那里取得了财务报表中的猫腻,第二天你又寄了一封匿名信相威胁。这个倒霉蛋这辈子可能都不会想清楚,财务报表的问题是怎么泄露出去的。”

  墨镜男子依旧盯着林尚,但自己的一席话好像并没有引起后者多大的反应。

  “这么说你并不是TK公司派来的人。”沉默半天的林尚终于开了口。

  “那是自然,TK对我们这类人一无所知,但你的光荣事迹已经引起了另一些人的注意。”

  “什么人?”林尚抬起头,墨镜男子的话语间多了一丝说不出的意味。

  “你拿财务报表上的资金漏洞去威吓TK公司,阻止他们的恶行。但你可知道,TK在财务上如此运作的直接受益者便是那一些人,你手握这些证据,想要全身而退,恐怕他们不会答应。”墨镜男子说道。

  “我不在乎,”林尚轻轻地摇了摇头,“我只知道做了该做的事,至于后果,我早已有心理准备。”

  “他们可不会和你讲情理,那些人什么手段都做得出来,只为销毁证据,包括持有证据的人!”墨镜男子对转身的林尚警告道。

  林尚没有回应,他现在要离开了。

  但打开教室门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门后竟鬼使神差的变成了一堵墙!

  显然眼前这幅景象是身后这个墨镜男子的杰作。

  “这间教室没有入口能通进来。这个梦在构建的时候,我就把这堵墙给加上了,我只想把这个教室构造的更为封闭,以免外界影响我们谈话,因为现在那些人已经在搜寻你了。”墨镜男子说道。

  现在?

  林尚转过身来,有些不可置信的走近墨镜男子,他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

  那些人此时此地在搜寻自己,那么也就是说……

  墨镜男子点了点头,神色有些严峻。

  “没错,他们也是清醒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