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炼金魔法目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坏消息

炼金魔法目录 没了墨水 3029 2019.03.17 10:54

  贫民窟在希尔城的南城区,出学堂穿过城内东希河上的石桥再往南行两里路至一片开阔地带,映入眼帘的是一片与希尔城内熙熙攘攘的精美建筑截然不同的风景。

  大片的低矮木质棚户屋扎根在这片空旷地带,生活污水沿着走道的缝隙流进低洼的小坑,炎热的天气里,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每家每户都挨着,仅留出一条两人宽的小道,加上两边的杂物,实际能通行的地方只有一人左右,没有工作的妇人们在家晒衣服,带着还未断奶的孩子在门口炉灶上烧着水,看见格雷都亲切的打声招呼。

  格雷带着黑猫七拐八拐来到一间木屋门口,推开门,格雷大声喊:“奥莉西娅,老姐,我回来了!”

  木屋分内被分成了客厅和卧室两部分,格雷拿起桌子上还未完全冷却的水壶灌了一大口水,卧室里走出一个面容上跟格雷有些相似的女人。

  眉头微蹙,眼神恍惚,嘴唇有些微微发白,淡金色的长发挽起,在头上扎了个盘发,看见格雷眼神里终于有了一点神采,勉强扯起一个微笑:“怎么…今天这么早…咳…回来了…咳咳。”

  格雷赶紧上前,在奥莉西娅的后背上来回安抚,扶着她坐下,关切道:“老姐你身体不舒服就躺着,今天学堂没课,我提前就回来了。”

  格雷不敢提起他跟奥古斯冲突的事情,贫民窟的老药剂师博格说过,老姐不能受刺激,需要安心静养,如果让他知道了自己在学堂里和奥古斯大闹了一场,怕是心情激动下又会病情反复。

  格雷给奥莉西娅倒了一杯水,双手抱起怀里的黑猫对她说:“老姐,我找到治疗你的方法了,看!”

  黑猫被格雷掐着前肢,身体悬空被拉得老长,这个姿势让它很不舒服,它试图摆脱格雷的控制,不断的低吼着,一双红色瞳孔在面前这个女人的身上扫视着,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身体不再挣扎。

  格雷感觉到奇怪,将黑猫抱在怀里,对着奥莉西娅说:“老姐,我看它是饿了,我去给它弄点吃的。”奥莉西娅点了点头,小口的喝着杯里的水。

  格雷走到外面,有些期盼的看着黑猫:“怎么样?能治好吗?”

  黑猫神色不复以往的轻松写意,有些凝重的看着格雷:“你确定她只是因为感染肺热一直咳嗽个不停?”

  格雷点了点头,这个世界没有板蓝根琵琶止咳露什么的,生了病只能使用一些简单的炼金药剂治疗,而炼金药剂的价格又不是他们这些贫民承受得起的,所以格雷才会跟奥古斯打赌以古堡过夜为代价换取炼金药剂,黑猫的表情让格雷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格雷发现有些不对劲,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姐姐发病的时候的情况:“老姐那天去工厂帮父亲整理布匹,很晚才回来,回来以后就高烧不退,我去请了博格爷爷来家里治疗才稍微有些好转,那天以后就一直咳喘个不停,时不时还有血丝…”

  黑猫从格雷的怀里跳下来,在格雷身边来回逡巡着:“你姐姐感染的不是肺热,是死气!”

  “死气?那是什么东西?”格雷有些紧张,这种一听就不是什么好名字的东西肯定很难治疗。

  “我曾经在古籍里见到过,死气是魔力的一种,不过和你感受到的魔力元素不同,死气无法被吸收和转化,人逐渐老去,身上伴随着岁月逝去就会带有死气。”顿了顿,它回忆了一下脑海里关于死气的记忆,“现在侵蚀的还不严重,等你进阶一级魔法师,每天用低级治愈术就可以缓解症状,但是不是长久之计,没有找到根治的办法前,你姐姐会一直忍受生命流逝的痛苦,直至…”

  黑猫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它心里还有些疑惑,死气出现在一个年龄不满二十岁的女子身上明显不合常理,小家伙的姐姐绝对不是第一个接触到死气的人,再者小家伙和她朝夕相处,怎么会一点事情都没有。

  格雷眼中一片木然,黑猫后面的话不需要多言,他有些神不守舍,身子往后退了几步,踩到一块石头保持不了平衡,跌倒在地:“这么说,魔法也没法办救我老姐了?”

  黑猫有些于心不忍,走到格雷面前,蹲坐在地上认真的看着格雷:“我能想到的办法,凭我现在的状态,都没法实现。

  我的魔力消退了很多,在漫长的岁月中我也失去了很多东西,亲人、朋友、爱人。

  当初我也跟你一样自暴自弃,随着时间的流逝,所有伤口渐渐都会愈合,你也要想开一点。”

  格雷眼中渐渐湿润,回想起小时候的事情,跟姐姐一起去城外树林里掏鸟蛋,回来被父亲责骂,姐姐一直护着格雷的情景;还有跟贫民窟里的大孩子打架,受了伤,姐姐努力帮自己抹药的情景;还有姐姐为了让自己能出人头地,努力的帮父亲分担家务,零用钱存起来让自己去学堂学习的情景。

  姐姐那么善良温柔的一个人怎么会就这么逝去,格雷不愿意相信这个噩耗,他眼中的泪水渐渐消失,化为了不甘和愤怒,凭什么要让姐姐受这种苦,他一定要救姐姐,哪怕希望渺茫!

  黑猫从刚刚宣布结果以后就一直在思索格雷为什么没有感染的原因,不经意间,它瞥见了格雷脖子上挂着的护身玉符,当初签订契约时,这个东西曾经闪烁出一种青绿的光芒,让它功败垂成。

  它走到格雷身边,嗅了嗅,那种第一次见面时奇怪魔力存在的痕迹还是那么明显。

  格雷刚刚才接触魔力,并没有成功的凝聚魔力,黑猫可以轻易分辨这种不同,护符平时看着和普通的石头没有区别,但随着格雷开始修炼魔力,那种奇怪魔力存在的痕迹越来越明显。

  格雷感觉脖子痒痒的,他低头看见黑猫对他脖子上的护符感兴趣,从脖子上取了下来,握在手心:“这是母亲留给我的遗物,本来姐姐也有一个,后来为了供我去学堂,卖掉了。”

  格雷记忆中母亲是一个温润如水的女人,他只有三岁以后的记忆,三岁前的一切都模糊了,母亲在他的印象中只剩下一个温柔的背影。

  黑猫的胡须抖动了一下,它接过护符,仔细看了看,那种奇怪魔力的感觉又出现了,红色瞳孔中倒映着泪滴形护符的影子,它仿佛看见了一座寒风中闪耀着青绿光芒的祭台。

  黑猫思索再三,将护符丢还给格雷,认真道:“古籍里可能还有遗漏的地方,毕竟当初我也没有仔细看,我需要回古堡一趟查阅一些资料,你是跟我一起还是留在这?”

  格雷眼中不再充斥着绝望的神情,他擦干了眼泪,站起来,一字一顿的说:“我留在这陪姐姐。”

  黑猫点了点头,告诉格雷如果明天自己没有回来,就去古堡里找它,并告诉了格雷,大块头诺尔如果找来的应对方法,就离开了此地,他不能在城内待太久,教会的执法者会追踪到它。

  格雷进屋,姐姐柔和的目光看过来:“怎么了?小格雷怎么像刚哭过一样?”

  格雷摇了摇头,将心里的情绪压下,给自己到了杯水,蹲在姐姐面前:“刚刚在外面跌倒了一下,屁股有些疼。”

  姐姐笑了笑,摸摸格雷的乱糟糟的头发,有些心疼道:“多大的人了,明年你就要成年了,自己也不小心点。哎,对了,你刚刚抱着那只黑色的猫呢?你是怕姐姐一个人在家寂寞,给我找来的伴嘛?”

  格雷点了点头:“它估计饿了,自己找吃的去了,过一会儿就会回来的。老姐你饿了嘛?我去给你弄吃的。”

  格雷起身准备去厨房,奥莉西娅却拽住了他:“不用,我不饿,你多陪陪我。”似是感觉到姐姐内心的不安,格雷点了点头,两人在静默的气氛中享受这格外的宁静。

  ……

  入夜时分,大块头诺尔找到贫民窟,在贫民窟一堆人疑惑的眼神中,诺尔站在了格雷面前,诺尔那标志性的大块头太出名了,上次招惹诺尔的几个小流氓就是贫民窟的。

  “我依约前来了,你真的有办法解决我的隐患?”诺尔低着头看着格雷,身高上的差异让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仿佛在询问一个下级一般。同时他也发现格雷的神情不似在学堂里那么神气,仿佛有什么心事一般。

  格雷点了点头,他伸手分别在诺尔的手臂上、腹部、和脊椎上点了一下:“这三处是不是每当运行魔力的时候都会如针刺一般的疼痛?”

  诺尔闻言瞪大了眼睛,他没有告诉格雷自己的隐患在哪里也是有考校的意思,谁想到格雷却一语点中他的患处,他不再保持着高傲的态度,当即弯腰毕恭毕敬道:“还请大人救我,我已经被这问题困扰了数周之久了。”

  格雷迎着月光,背对诺尔缓缓道:“想要解决这个问题不难,自废魔力重新修炼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