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炼金魔法目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最后十秒

炼金魔法目录 没了墨水 2211 2019.04.27 19:04

  九!

  塞巴斯汀盯着怀表,一丝不苟的执行着李交代的任务。

  倒数十秒,格杀勿论!

  倒数三十秒,意味着柯林斯亲王要抓一个活口了!

  李身边的两个侍卫动了。

  拿魔杖的那个,重重将魔杖往地上一杵,口中吟唱起古老的音节。

  一圈看不见的波纹向四周扩散,瞬间遍布到整个酒馆。

  还在酒馆里的酒保和商人,只感觉到一股微风扑面。

  酒馆墙角里,一片阴影中,几个身穿黑衣的黑色身影,全身布满微弱的魔力,融入黑暗之中。

  正准备顺着烛火照耀不到的阴影中摸过去。

  微风轻拂,烛火摇曳不止,魔力瞬间被感知到,身形立刻从阴影中暴露了出来。

  四级灵魂魔法,全知之眼!

  这位侍卫竟然是一名稀有的灵魂魔法师。

  刚刚施展了一个查探魔法。

  另外一名侍卫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身体一震,上衣撕裂开来,露出满身的腱子肉。

  一脚踏在酒馆的木制地面上。

  轰!

  除了李周围一米方圆的位置完好无损以外,整个酒馆完全被掀了个底朝天!

  木制的墙壁、横梁爆裂,木屑乱飞,混合着酒水和玻璃碴。

  酒馆周围十米方圆,一股无形的气浪,从中间爆发,向内里收缩。

  卷着碎木屑形成了一片碎片雨。

  满身腱子肉的侍卫一个跃起,直接跳起十多米高,难怪他要先把房子毁了。

  上升到一个高度以后,身体在空中调整动作,皮肤上附着了一层淡黄色的铠甲。

  轰的一声重重砸在地上。

  手掌与地面接触,直接掀起了一层一米多高的泥土冲击波。

  商人和酒保反应过来的时候,冲击波已经到达面前了。

  酒保的脑后一轮绿色的日轮出现,瞳孔中倒映着灼热的火焰。

  冲击波逐渐在他的眼中变慢。

  酒保口中吟唱声大起,短促而又清晰。

  一枚古朴又简约,火焰构成的盾牌出现在他面前。

  只一瞬间,盾牌就被冲击波吞噬,留有盾牌后那半米不到的间隙。

  酒保躲在盾牌后,迅速后退,头也不回的逃离现场。

  商人就没这么幸运了,他擅长风属性的魔法。

  风属性魔法本来就是讲究速度。

  可他站的位置太近了,又没有酒保的特殊反应能力,冲击波几乎瞬间就到达了他的面前。

  只来得及用拐杖横档了一下,土墙冲击波就瞬间淹没了他。

  泥土冲进嘴里将喉咙堵死,发不出声音。

  那几个黑影虽然离得远了,但是也不好受。

  现出原型的他们,在冲击波面前犹如大海中的小船,没有有效防护手段的他们,直接被冲击波压的分身碎骨。

  比起商人,他们还是太弱了。

  实力碾压!

  灵魂魔法师看着酒保逃跑的身影,握住魔杖的手在空中虚化了一个图案。

  一只眼睛一样的图腾突兀的出现在身前。

  眼睛里溢散着危险的光芒,一睁一闭之间,一股晦涩的波动向酒保蔓延而去。

  波动弹到酒保身后,只感觉酒保动作瞬间变快,诡异的做了一个扭曲,险险的躲过了这一击。

  灵魂魔法师看了一眼酒保的方向,魔杖抬了抬,眼睛图腾又开始眨眼,准备再次动手。

  塞巴斯汀倒数到最后。

  “零!”

  李伸出了手压了一下,示意这样就可以了。

  灵魂魔法师一挥魔杖,眼睛逐渐消失,将魔杖一节节的收缩,最后形成了一根手掌长的木棍,别在腰间。

  李看向埋在土石里的商人,另外一个侍卫上前,拎小鸡一样把商人从土里拎出来。

  李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看着他,手搭在商人惨白的脸上,抬起他的下巴。

  眼中露出一股铁血之意。

  “告诉我,是谁让你们来杀我的?”

  商人有气无力的抬起眼皮,看了一下李,现在的李更像是一名执掌战场,纵横帷幄的将军。

  刚才在酒馆里品酒的那名老者和他简直不是一个人。

  商人的嘴角牵起一个得意的微笑。

  “你……永远……不会……知道……”

  说完,使出身体里最后一股力气,重重咬了一口牙齿。

  商人的身体无力的耸拉了下去,口角流出黑色的鲜血,已然中毒身亡。

  这都是一群死士,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

  塞巴斯汀上前,翻了一下商人的口袋,什么也没有。

  灵魂魔法师眼尖,指了指商人右手无名指上一枚银闪闪的戒指。

  戒指上,一颗绿色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纹在其上。

  李拿起戒指看了半天也没从戒指上看出蛛丝马迹。

  看向周围,小镇在一场大战后,寂静无人,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一切与来的时候完全相反。

  李叹了口气,如果真的是为了暗杀他,而安排了一个镇子上的人来进行这个事。

  可谓是手笔颇大。

  不说那几个死了的魔法师,光是四十多柄火枪就不是一般人能拿的出来的。

  克鲁斯王国可是严格控制了民间火器的流动,除了军队和毫无踪迹可循的黑市。

  一切迹象都指明着这件事情的背后一定有一个庞大的势力在后面运转着。

  李看向王都的方向,如果真的是王位上的那位,那他最近古怪行为又说明了什么呢?

  李拉起衣领,遮挡住脖子上的那若隐若现的黑色纹路。

  暂时没有办法解决,随行没有带炼金术师是一大失算。

  想这些有什么用?

  还是先去希尔城见见“他”吧。

  从王都大老远的赶来,可不就是为了见一见“他”吗?

  “我们走吧,晚点通知希尔城的人来处理一下。”

  塞巴斯汀和两名侍卫点了点头,护着李,迎着渐渐变暗的天色向着希尔城行去。

  ……

  半小时后,折返回来的天启流侍卫看了看被他一招抹平的酒馆。

  再确认没有人回到现场以后,点了点头,追着李离去的方向而去。

  在他离去以后,一双手从地面破土而出!

  手在空气中乱抓,露出一个可供人呼吸的小口。

  正慢慢升起的月光,照耀到那只手上,留下了惨白的痕迹。

  手的主人渐渐拨开沉重的泥土,露出一个破破烂烂的人形。

  衣服已经在冲击波中被划破,露出了衣服下的一身肌肉。

  满身是血的贝克从泥土下爬了出来,心有余悸的大口喘气。

  身体上,一层淡淡的魔力流动,厚重而凝实。

  他是唯一一个硬抗冲击波而不死的人。

  看了看四周被摧毁的一切,和商人的尸体,贝克眼中露出迷茫。

  看了看,又瞅了瞅手中的戒指,贝克狠狠的一摘,将它扔出老远。

  走到商人的尸体前,看着老友露出微笑的面容,贝克不禁放声大哭。

  抱着商人的尸体,没入月色之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