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炼金魔法目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前线的消息

炼金魔法目录 没了墨水 2123 2019.04.08 17:15

  格雷最近在奥丁那儿迷恋上了摸狗…人头的习惯,这种感觉如吸食维他柠檬茶,让人上瘾。

  一个没注意,就摸到了鬣狗头上,还面带微笑。

  这回是真的“笑摸狗头”了。

  鬣狗忍气吞声,不敢声张,低声问道:“休伯利安是什么?”

  他一张口,那股猥琐的味道就破坏了这股氛围。

  格雷瞪了他一眼,本来好好的气氛就被他一句话给破坏了。

  “休伯利安可比这玩意厉害多了!你如果还活着,有机会能见识到。”

  一句话,噎的鬣狗回答不是,不回答也不是。

  说起休伯利安,格雷突然想起前世自己当了两年甲板清洁工的一款游戏,游戏里的女武神都是自带能力,不知道能不能用魔法模仿出来。

  不过现在,更重要的是头上这个庞然大物——蒸汽时代的标志性建筑,飞艇!

  按希尔城的技术水平来说,现在是没法建造出飞艇的,不过上次商业街的那个锻造师德夫兴许会对这个工程感兴趣。

  这玩意学堂老师讲解过,可以认为是机械和炼金术上的奇迹之作。

  在人类还没有完全掌握飞行能力的时候,飞艇成为了制霸空中的霸主。

  每艘飞艇都依靠着国家支持才能建成,庞大的资源消耗和建造技术,都是国家机密。

  像天上这个大家伙,格雷估算,怎么也得投资个过亿金币吧。

  而且每一艘飞艇的出现,也就意味着,战争开启的时候。

  前线出了问题?

  格雷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这个问题,凡赛提王国又准备开战了?

  克鲁斯王国和凡赛提王国自古以来就不怎么对付。

  两国因为都背靠迷雾山脉,而迷雾山脉里又多矿藏,所以经常因为这些东西而发生资源抢夺战。

  慢慢的矛盾多了,就开始了人身攻击,随着历史遗留问题越来越多,两国就上升到王国战争的层面。

  上一次王国战争才结束不到五年,按理说,怎么也得休养生息个十年八年的。

  格雷有些不解,看浮空飞艇连夜翻山越岭,而且方向正是希尔城。

  希尔城作为战争中转城市,承担着运输和后勤的工作。

  停战的这几年来,倒也发展的像模像样,如果战争一开,前线告急,怕是又会多出一大批流民。

  ……

  格雷暂时没空管这些东西,战争对他来说还早的很。

  他现在带着鬣狗回到希尔城。

  蝮蛇的情妇据鬣狗交代住在北城区。

  北城区,大多是富商和贵族居所,能在北城区买一套房子最少都需要五百金币,看来蝮蛇这几年没少敛财。

  翌日,清晨。

  北城区,金圣街,一幢富丽堂皇的别墅房子里,一个浓妆艳抹衣着华丽的女人正在发飙。

  一旁的伺候的侍女,两手紧握,杵在客厅墙边不敢做声。

  浓妆女子随手拿起桌上的一个精致的烤瓷雕花花瓶,一把砸在客厅门槛上。

  碎片四散飞去,有一小部分滚落到侍女脚边。

  “都几天了!蝮蛇大人到底在等什么!”

  女子一边咆哮一边看着侍女,发着无名之火。

  女子一想到希尔城主城门上挂的尸体,眼泪就嗖嗖的往外流。

  “丹!我亲爱的弟弟!你死的好惨啊!”

  原来她正是蝮蛇的情妇,丹的姐姐,洛伦。

  侍女捡起脚边的碎片,低声下气说:“洛伦夫人还请小心身体,人死不能复…啊~”

  侍女口中发出痛苦的尖叫,头发被洛伦抓在手里。

  “你个小贱货!你刚刚说什么?死?我弟弟死了,我要杀死他的人一起下地狱!”

  洛伦一把推开侍女,对着门口两个手臂上纹着蛇头纹身的侍卫喊道:“备车!我要去见蝮蛇大人!”

  两个侍卫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个对着洛伦道:“夫人,您就别为难我们了,头领大人说了,您哪也不能去。”

  洛伦啊的一声尖叫,在客厅里又气又跳,却不敢再提去找蝮蛇的事。

  另外一个侍卫突然侧耳,听到有人喊门的声音,前去庭院开门。

  门开了,一把黑色长剑直接架在他的脖子上。

  格雷握着剑柄慢悠悠的走进来,鬣狗低着头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走进客厅,格雷瞄了一眼地面上的花瓶碎片:“哟~几十金币的东西说摔就摔,有点厉害啊。”

  另外一个侍卫听到陌生人的声音,转身看来,格雷身后的鬣狗一步窜到那个人前面。

  一柄短刀抵在他的脖子上。

  “鬣狗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个侍卫露出又惊又怕的表情,鬣狗朝他努了努嘴,示意那边那个拿剑架人脖子上的才是主事人。

  “大山,怪不得我,为了活命,我只能这么做了。”

  名叫大山的侍卫看向格雷,见格雷一拳放倒另外一名侍卫,咬牙切齿道:“蝮蛇大人知道以后不会放过你们的!”

  格雷嗤笑一声:“蝮蛇?他现在自身难保了,得先想好怎么解决城卫军吧。”

  格雷走进大厅,看都不看在一旁发飙的洛伦,而是瞥了一眼鬣狗。

  鬣狗心领神会,把大山绑在客厅立柱上,走到洛伦面前,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将她的两只手别在身后。

  “对不住了,夫人!”

  洛伦想要挣扎,奈何手臂被鬣狗抓着不能动弹,一动弹就扯着疼。

  鬣狗一把将手从后面伸进洛伦的衣领内,在衣服内侧翻动了一下,摸出一把银色的钥匙。

  出来的时候还顺带在那圆润之上揩了一把油。

  洛伦光顾着反抗去了,等鬣狗从她身上摸出钥匙时,急得大呼小叫。

  “不能拿,那是我的!我的!”

  格雷捂住耳朵,洛伦的废话有点多。

  上前,一指点在洛伦额头,身上的势散发出来,洛伦发出一声惊呼晕死了过去。

  “现在,它是我的。”格雷伸出双指,用嘴吹了一口气,对洛伦轻声道。

  从鬣狗手中接过钥匙,按着鬣狗的指示,移动客厅壁炉上的一柄长剑。

  侧面的墙壁里发出一阵阵机扩运动的声音。

  一扇银制的大门出现在格雷面前。

  格雷上前一步,手中转着钥匙,口中哼着小调:“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鬣狗在后面翻了翻白眼,合着还没到手,全成你的了?

  不知道是不是格雷有感觉有人在说他坏话,鬣狗突然看到格雷向他看来。

  连忙赔笑道:“您的,对!都是格雷大人您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