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炼金魔法目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暴露

炼金魔法目录 没了墨水 2098 2019.04.07 17:25

  格雷从奥丁家溜出来,趁着夜色准备离开。

  这一趟出来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东西,格雷觉得不虚此行了。

  夜里还有一些矿工在运送矿石,矿洞里挖掘的声音不绝于耳。

  巡逻人员比白天还多,篝火堆都竖起来几垛。

  夜里有点风,吹的篝火四处摇曳,地上的影子也被晃动的看不清楚。

  格雷依靠山谷里的大理石遮挡自己的身影,慢慢的潜行到谷口。

  谷口方向,原来一个人值守的瞭望塔上,现在变成了两个人。

  除了白天那个人还在上面,又多了一个人。

  两个人正在聊天,格雷偷偷摸摸潜行到瞭望塔底下,躲在谷口旁边的草丛里。

  “哎,菜鸡,你说头领今天发的什么羊癫疯?怎么好好的戒严干嘛?”

  名叫菜鸡,也就是白天值守的人没好气的回道:“我哪知道?我只只知道我的休息日没了!”

  似乎想起了什么,菜鸡看向另外一个人:“银环,今天看见鬣狗了嘛?”

  银环有些惊奇,菜鸡这问的没头没脑的。

  “鬣狗?鬣狗不是在希尔城嘛?他回来了?”

  “回来了啊,早上我还看到他呢,还跟他打招呼来着。”

  “怪事,今天头领召集我们开会的时候咋没看见他呢?”

  “八成是躲哪偷懒去了,你也知道的,头领开会一说就要说半个小时。”

  银环深有感触的点了点头,顺口说:“头领今天心情似乎不是很好,一直让我们巡逻加紧点,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要跟他汇报。”

  “听说白天有人冒充特使大人,那个人可逮着了?”

  “没有,毛都没见到。”银环顿了顿,补充,“卷毛说看见那个冒充者下了矿洞,今天矿洞坍塌了,现在矿工还在矿洞里清理呢,估计死在那了。”

  菜鸡深以为然,以前他还是个流民矿工的时候,也遇上过一次坍塌,那情景山崩地裂,差点就闷死在里面。

  幸好后来投靠了蝮蛇,跟着头领一起吃香喝辣。

  这时候吹来一阵风,银环侧耳,突然对菜鸡说:“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菜鸡问号.JPG

  “什么声音?我心碎的声音,我那可怜的月休啊!”

  银环一巴掌拍在他头上:“别打岔,好像是山谷外的,仔细听。”

  菜鸡也竖起耳朵聆听,这时又吹来一阵风,风中传来一阵呜咽的哭声,好像是狼叫,又好像是有人在哭。

  还真有声音!

  菜鸡和银环互相看了看,菜鸡提溜着煤灯,银环拎着火枪,爬下瞭望塔,循着声音找去。

  格雷立刻跟随出谷,他一听就知道这是鬣狗的声音。

  不由得感叹,鬣狗是个好同志啊。

  白天借鬣狗衣服混进山谷,晚上还要制造点声音帮格雷出来。

  这么好的同志哪里找。

  不过这两人既然出来了,就别回去了。

  菜鸡和银环借着煤灯微弱的光芒找到了一个被绑在树上,身无寸缕的人。

  菜鸡连忙遮挡住眼睛:“快看看是哪个死变态,喜欢玩这种play,辣眼睛辣眼睛!”

  被绑的那个人蓬头垢面,头发遮住了脸,菜鸡的煤灯提的又低,完全看不清。

  银环从菜鸡手上接过煤灯,用树枝拨开那个人的头发,仔细看了看,惊叫道:“鬣狗!你怎么在这?”

  菜鸡听到银环的惊呼,也凝神望去,还真是鬣狗。

  可是鬣狗不是白天的时候进去谷里了嘛?一天也没见他出来啊?

  联想到刚刚银环所说的情况,菜鸡突然有一个不好的预感,今天发生的种种从脑子里一晃而过。

  “莫非,那个黑袍人假扮了鬣狗溜进去了?我去,那我不是……”

  他不敢在往深处想,越想越是后怕,这事要是被蝮蛇头领知道了,还不得扒了他的皮,不,会要了他的命!

  不行,不能让鬣狗活着,他死了,就没有人知道这件事了,菜鸡动了杀心。

  菜鸡伸手摸向腰后,在那里,有一把防身用的小刀。

  煤灯下的鬣狗一直惊恐的看着两人,眼神转了又转,嘴巴想说话,奈何嘴里有破布条堵着。

  银环拿掉鬣狗嘴里的破布,鬣狗深吸一口气,大声吼道:“后面!在后面!”

  菜鸡回头,只感觉右手一凉,短刀掉在地上,一片红色液体喷的鬣狗满脸都是,随之就感觉脑袋撞上了一根硬物,黑暗瞬间就淹没了菜鸡。

  银环甚至刚反应过来想给火枪上膛,抬出火枪,就被一柄黑色的长剑从枪口伸进来,从枪尾探出,直接洞穿了他的手掌心。

  火枪掉在地上,银环捂着手掌发出撕心裂肺的沙哑声,格雷用断钢之剑的剑背敲在他头上。

  跟菜鸡一样,昏死过去。

  鬣狗目视着两人悲惨的的下场,眼神中充满了浓浓的恐惧:“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格雷捡起地上的破布条,他现在用的是蝰蛇的身份,但是手上的这把剑鬣狗是见过的。

  擦干净断钢之剑上的鲜血,又塞回鬣狗的嘴里。

  “闭嘴,声音在大点就切了你,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格雷向下鬣狗的下身比了比,鬣狗摇头晃脑,嘴巴的声音却小了下去。

  格雷确认好鬣狗真的没打算大声嚎叫以后,拔出鬣狗嘴里的布条。

  满嘴鲜血的鬣狗扭过头想要咳嗽,他刚刚挣扎的时候吞食了布条上的鲜血。

  格雷冷漠的抱着手臂看着他,直到一分钟以后鬣狗回过神:“我知道蝮蛇这些年的钱藏在哪!”

  钱,格雷缺钱。

  魔法修炼需要钱,刺客联盟培养也需要钱,作为一个组织的首领,格雷很头疼。

  格雷眉头一扬,不动声色:“哦?别跟我说又要回去那个破矿山里?”

  鬣狗摇了摇头,他一字一顿道:“在蝮蛇的情妇那儿,每次转移金币的时候都是我和竹节蛇帮他转移的!”

  格雷多看了他几眼,难怪他和竹节蛇在希尔城混的风生水起,这边矿山的人却混的悲惨无比。

  看来这家伙没少和竹节蛇中饱私囊。

  格雷点了点头,他对鬣狗的这个筹码很满意。

  松开捆缚着鬣狗的绳索,将黑袍扔给他。

  “穿上!”

  等鬣狗套上黑袍,格雷正准备带着他离开的时候,森林外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

  “阁下想这样走了?似乎不留下点什么,让我这个做客人的有些为难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