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炼金魔法目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勇气与智慧的考验

炼金魔法目录 没了墨水 2184 2019.04.17 17:34

  格雷行走在黑暗的甬道里,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地面。

  之前踩到一块活动的石板,甬道墙壁里射出密密麻麻的箭矢差点将他射成筛子。

  后半截的迷宫与之前的风格截然不同。

  前面的迷宫一点压力也没有。

  至少对格雷和莫德来说是没有一点压力的。

  格雷甚至觉得,具有欧皇光环的人可以安然无恙走到底。

  后半截风格迥然不同,甬道里处处藏着机关,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埋骨于此。

  莫德甚至怀疑过格雷好几次故意带错路,然后不信邪的扔了一块石头去隔壁甬道里。

  整个甬道里突然一阵灼热,火焰长龙,喷射而出,吓得莫德再也不敢质疑格雷的选择了。

  格雷猜测,后面的路可能是为了阻拦一些心怀不轨之人。

  即使地图是对的,也不得不倾尽全力去抵挡那防不胜防的机关和暗匣。

  格雷不得不从莫德那接过煤灯照亮地面,以看清楚地面上有哪块石头与众不同。

  不过很显然,这是徒劳的。

  几乎每块石头都与众不同!

  硬要说的话,每块石头上都画了一块与众不同的炼金术符文。

  在每次选择岔路的同时,岔路口上方都会有一个标记,格雷认得,那是炼金术师的独特记号。

  这就很明显了,后半截甬道是为了专门选择出具有炼金术天赋的人而设置。

  黑猫曾经试图教导格雷炼金术的基础知识,可是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格雷,怎么会听黑猫说这些浅显得理论知识呢。

  那时候,格雷还认为炼金术是前世化学思想的雏形,不屑一顾。

  在黑猫的威逼利诱之下,格雷才被迫将炼金术符文记了下来。

  现在正好到复习的时候了。

  格雷上前看了看,记号是一枚“♂”型符号,上面多了一横。

  这在炼金术中代表,海洋中的玫瑰,是一种重要的炼金产物。

  地面上有一些炼金术符文和等式,顾名思义,需要组成炼成公式将头顶上方,岔路的符文炼制出来才算过关!

  格雷一头黑线,炼成公式他没学过啊,黑猫要讲的时候,他直接略过了。

  就是不知道前世化学里的等量置换能不能使用?

  带着瞎猫遇见死耗子的表情,格雷上前试了试,连踩几个符号以后,居然没有触发陷阱。

  有效!

  格雷再抬头看向岔路上方这些符文,简直跟看见黑猫一样亲切。

  黑猫是活的,符文是死的。

  如果这些符文可以用前世的等量置换带入进去的话,那这一关对格雷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

  莫德跟随着格雷身后,照葫芦画瓢的跳过石头以后,心虚的看了看身后的甬道。

  他刚刚生怕自己一个不慎踩到旁边的石板,幸好自己反应够快。

  看了看身前的格雷,他充满了疑惑,这些关卡他听家族的老人们说过。

  这是先祖为了测试具有炼金术天赋的人而设置的关卡,名为智慧与勇气的考验。

  这个年轻人是个炼金术师?有这么年轻的炼金术师?

  莫德清楚的记得,老人们说到先祖事迹时,先祖从海外归来时都二十七岁了。

  就先祖的年纪,都被当时称为史上最年轻的炼金术师。

  带着疑惑,莫德继续跟随格雷走向下一个甬道。

  随着通过的甬道岔路越来越多,格雷渐渐发现岔路上的符文越来越复杂,后面的进度也渐渐慢了下来。

  直到遇见地图上标注的最后一个岔路。

  但是一抬头,格雷决定思考思考。

  那是一个用等量置换方法解决不了的符文,这个符文是一个井字,中间有一个小圆。

  在炼金术中代表着人体根源之物,是一个虚构的概念。

  根源之物,这个意思可大可小,格雷有些拿不定主意。

  按格雷的理解,这玩意在炼金术中特指就是尿液,人体的排泄物。

  从出生至死亡,一直陪伴着人的一生。

  但按大了理解,这个符文几乎就是无解的。

  身体毛发可以是根源,虚无缥缈的灵魂也是根源。

  怎么办?要不试试看?

  试试吧!

  格雷做好全身的应急准备,一脚踩在一个十字符文上。

  嗖!

  一根利箭擦着格雷的脸庞射了过去。

  格雷向下一蹲,身子迅速向后一躺。

  密密麻麻犹如蚂蚁一般的短小箭矢擦着格雷的衣服而去。

  钉在对面的墙壁上,尾羽还在不断的抖动着,矢头闪烁着墨绿色的光芒。

  这玩意还涂了毒!

  试探失败!

  格雷有些心悸的拍了拍胸口,刚刚离箭矢只有一厘米不到的距离,眼睛甚至能看到箭矢上反射出来的瞳孔。

  格雷赶紧从地上爬起来,看向莫德。

  “到此为止了!”

  莫德刚刚目睹了一切,有些神不守舍的望着最后那个岔路。

  就差这么一步了,怎么可以在这里止步。

  他用短枪指着格雷,歇斯底里道:“继续!”

  格雷头也没抬的,声音低沉道:“我劝你最好不要这样,对大家都不好。”

  莫德却仿佛没有听见一样,朝顶部开了一枪。

  甬道顶部受到攻击,掉落下一些碎石和灰尘,格雷眯起眼睛,看着莫德,并没有按照莫德说的做。

  如果说,人心也算试炼的一部分的话。

  那么这个试炼真可谓是机关算尽。

  格雷头也不回的往来的路上走,药剂他不要了,就是这么不按套路出牌!

  让莫德自己一个人玩去。

  正当格雷准备踏进来的岔路时,甬道里传来一声乒乒乓乓的撞击声。

  格雷收敛心思向前一看。

  一群人灰头土脸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当先一人,浑身破烂的白色条纹衣服,上面一片黑糊,似乎是火焰熏烤的痕迹,嘴里还叼着半截木棍,上面还冒着烟。

  身后几人,分立在两侧,举着几块木板,上面插满了箭矢和飞刀,甚至有几人手臂上、大腿上也插了一点,没几个完好的人。

  格雷和莫德身上一点伤也没有,就完全形成了对比,极具嘲讽意味。

  你们这么多人还不如我们两个人。

  白色条纹男人看了看格雷和莫德一眼,右手伸出来,一团烈焰光球缓缓出现在他手上。

  “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带我继续走,要么……”他在扫视了格雷和莫德两人,缓缓吐出两个字,“去死。”

  死字刚说完,身后一众人掏出火枪,枪口指着格雷和莫德。

  格雷看了看莫德:“你认识?”

  莫德摇了摇头,盯着格雷看:“你是后一个进来的,他们肯定是跟着你来的啊!”

  格雷哦了一声,不在言语。

  莫德气的火冒三丈,你哦一声是什么意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