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炼金魔法目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竹节蛇

炼金魔法目录 没了墨水 2517 2019.03.21 09:57

  格雷带着诺尔前往古堡,在他决定扯猫皮的时候,还是得先跟黑猫打一声招呼。

  黑猫这几天正为古堡三番四次有人上门而头疼,如果格雷没打招呼就让蛇头的人带着人跑去古堡,格雷估计那场面一定会很血腥。

  诺尔疑惑的跟在格雷身后,希尔城外的这座古堡他也是有所耳闻的,至于为什么格雷会将地点定在这,诺尔有些迷惑。

  传说这座古堡不是闹鬼嘛?在学堂的时候也听说过奥古斯和格雷之间的打赌的事,那天他正好有事没有一起去,不过格雷怕鬼的性格他早就听说了,难道奥古斯也怕鬼?所以准备用鬼怪来吓唬奥古斯那群人?

  来到古堡跟前,诺尔仔细观察了古堡的环境,褐色的泥土上零零散散飘落着一些枯黄的树叶,正值夏季,阳光透过树林里的间隙将古堡周围的地面照射的斑斑驳驳,灰色石砖上爬满了青色的苔藓,一直延伸到二楼。

  打开厚重的铁门,一些破碎的玻璃片散落在地上,踩上去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格外难听。大厅里一幅幅人物油画色彩鲜明,跟整座古堡格格不入,尤其是一张画着红色衣服的女人,笑的让人心悸。

  诺尔跟着格雷走到那副红色女人的油画前,格雷伸手对着油画打了个招呼,诺尔感觉有些奇怪,瞅了一眼那个油画,他突然心底发毛,他看见了那幅油画里的女人的眼睛动了一下。

  “格雷大人,这画…”诺尔指着油画询问道。

  “哦!你说卡丽娜啊?没事,她就住在那里面,一般没有特殊情况不会出来的。”格雷不走心的回道。

  走上二楼,诺尔听到了水流的声音,他想起了那个在希尔城内流行的古堡传说,人类对未知的事物总是蕴含着恐惧,看见格雷一点反应都没有,诺尔强自镇定的深吸一口。

  “黑猫在哪呢?”格雷找了找几间房间,却没有发现黑猫的身影,他喵了几声试图呼唤黑猫出来。

  三楼一直被一层看不见的隔膜笼罩着,格雷上不去,他本来准备试图用魔力反射来破除结界,看了看上面涌动的魔力程度,他决定还是不拿自己小命开玩笑了。

  格雷曾经找黑猫测试过,自己的魔力反射能力只能在自己可承受魔力的范围内才能反射。

  第一次签订契约,反射黑猫庞大魔力的时候是脖子上的护身玉符帮了忙才完成的。

  来到大厅,格雷走到油画边上:“卡丽娜,知道黑猫去哪了嘛?”

  油画里的女人眼神闪烁了两下,整幅油画的场景动了动,格雷看出来了,她在摇头。

  没有找到黑猫,格雷只好跟诺尔呆在大厅里等奥古斯他们过来。

  ……

  此时的荷花街,某间酒馆中,奥古斯正陪笑在一群人之中,对面坐着一位身材瘦小如竹竿一样的男人。

  瘦竹竿端起一杯麦芽酒,仰头灌下,黄浊的酒水从杯口边溢出浸湿了他的衣领,喉咙咕嘟咕嘟的做响,放下酒杯,面对着奥古斯哈出一口酒气哈哈大笑。

  奥古斯皱着眉头,如果不是自己的唯一打手诺尔不愿意对付格雷,他实在不想找这一批没有教养的流民。

  面前这个男人是蛇头组织的一个小头领,他加入蛇头以后给自己起了个绰号叫竹节蛇,奥古斯觉得这个绰号没白叫,至少象形意义上挺符合。

  跟竹节蛇接上头还是通过自己城卫军队长的叔叔,他把自己跟格雷之间的恩怨对叔叔一说,叔叔就让他来酒馆找这个叫竹节蛇的男人。

  出示叔叔的信物以后,竹节蛇很爽快的答应了奥古斯的要求,立刻派遣了身边一位得力干将前去学堂约谈格雷,他也就在这陪这这位大爷到现在。

  “去这么久还没回来,不会出什么问题了吧?”奥古斯嘀咕着。

  竹节蛇看出了他等的有些焦急了,伸出带着手套的细长手掌拍了拍他的肩膀,还沾着酒水的手在奥古斯洁白的衣服上留下黄浊的酒渍。

  “奥古斯少爷,别担心,鬣狗是我手底下用的最顺心的人,为人机灵,他办事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

  奥古斯看着肩膀上的黄色酒渍,又想起了格雷那乌黑的手掌在他那件刚买的衣服上拖出老长一截痕迹,越想越是搓火,一会等格雷来了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他。

  他看了看竹节蛇的手掌,据说这是一副机械臂,那灵活的动作完全看不出来是机械做成的手臂。

  竹节蛇原来在战乱中丢失了右手臂,一直流落到希尔城附近,被收留流民的腹蛇看中,他那股狠气很对腹蛇胃口。加入蛇头以后,腹蛇专门为他打造了一副机械臂铠。

  刚才在这坐了一会,就听到好几个蛇头的成员在拍竹节蛇的马屁,多次就提到了这个手臂。

  奥古斯正想打听关于机械臂铠的事情。

  这时,酒馆的门被推开,一个身穿皮夹克的尖脸男子脸色苍白,抱着肩膀就撞了进来,由于身体失衡,以一个狗吃屎的姿势跌倒在竹节蛇和奥古斯面前。

  奥古斯大吃一惊,倒地的人正是刚刚派出去“请”格雷的鬣狗。

  竹节蛇酒醒了三分,他喷着浓重的鼻息看向倒地的鬣狗:“怎么回事?人呢!”

  鬣狗忍着肩膀上的痛楚,咬着牙哼道:“头儿,格雷他简直不把您放在眼里!不把我们整个蛇头放在眼里!”

  “刚刚我去学堂,语气平和的请他过来商讨奥古斯少爷的事,他不仅说侮辱蛇头的话,说什么蛇头组织是狗头组织,还让我通知您和奥古斯少爷,如果要找他,就亲自去城外的古堡。”

  他在通知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一般上级对下级才会用通知这两个字。

  不得不说,鬣狗的诡辩技巧也是一流,他全然不提去学堂时的嚣张跋扈,不愧为竹节蛇手底下的得力干将。

  嘭!

  竹节蛇听到鬣狗的说辞,气的一巴掌拍在酒吧的柜台上,瘦长手掌却显示出了不相符的力量。

  酒吧木制柜台直接被竹节蛇的手掌拍出一道裂痕,掌心处更是矮下去几分,柜台下存有的酒壶都承受不住力道被反震的力量震碎,酒水不一会就流满了一地。

  空气中弥漫着麦芽酒的清香,酒馆内的气氛却剑拔弩张,鬣狗眼睛转了一圈,又哭天喊地。

  “头儿,您要为我做主啊!我的手臂被格雷手下那个大块头捏骨折了!”

  竹节蛇整张脸通红,也不知道是酒精上头了还是被鬣狗所描述的情形气的,他看向奥古斯,见奥古斯面露尴尬之色,又瞅了瞅地上打滚的鬣狗,怒由心生!

  豁然站起来,看向周围一圈兄弟们,阴沉着脸问道:“犯我蛇头兄弟者当如何?”

  众人一起乱哄哄的叫喊。

  “斩了他!”

  “扔去城外喂狼!”

  “扒光了挂在城门口喂老鹰!”

  竹节蛇满意的点了点头,手下这群散兵游勇虽然不堪大用,但是拍马屁的功夫确实干的不错。

  带着一众人上了马车,竹节蛇问道:“有谁知道古堡在哪个方向?”

  奥古斯硬着头皮指了指西边,小声提醒道:“在西面的迷雾森林里,据说那闹鬼。”

  竹节蛇正在气头上,没好气的回:“闹鬼?今天我不管他是人是鬼,动了我蛇头的人还想在希尔城混?是人我今天就要把他打成鬼,是鬼我就要挫骨扬灰!”

  “走!去古堡找那个小兔崽子!”大手一挥,带着一帮子蛇头成员向着城外古堡而去。

举报

作者感言

没了墨水

没了墨水

已经收到签约站短了,今日三更

2019-03-21 09:5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