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炼金魔法目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32年的荷花酒

炼金魔法目录 没了墨水 2039 2019.04.03 09:47

  恩底米尔监狱,城卫军队长莫德,从残留在监狱里的最后一名反叛的战俘身体中抽出长剑。

  长剑带起一蓬鲜血洒在地面上。

  看向墙角唯一一名瑟瑟发抖的蛇头成员,眼中充满了疑惑。

  来到监狱的时候,还有些战俘没有散去,在监狱四周徘徊,他们似乎真准备考虑占领这样一座易守难攻的地方。

  莫德立刻安排城卫军突击。

  在新式武器的强大火力下,不到一刻钟,所有反叛人员就倒在了长枪之下。

  好巧不巧,附近值守的城卫军发现了一名鬼鬼祟祟的人,抓起来一看却是蛇头的人。

  原本没有在监狱里搜查到蛇头的人,莫德就已经有点起了疑心,这件事处处都透露着诡异。

  发动暴乱的战俘又没有一个会说话的,监狱里的狱卒都说看见一个自称是蝰蛇的冷漠男子发起的暴动。

  可是别人不清楚,蛇头他还是比较知根知底的。

  蝮蛇虽然在城外占山为王,但出身城卫军的他,时不时会跟莫德走动一下,打点关系。

  蝮蛇一直希望有一天能光明正大的回归希尔城。

  还有那个叫蝰蛇的男人,狱卒都说那是一位魔法师,蛇头组织里除了蝮蛇还有第二位魔法师?

  而且在库尔德节的节骨眼上,蝮蛇不太可能会干这样一件事情。

  除非蝮蛇对自己隐瞒了什么。

  莫德捡起地上的囚服碎片,一边抹去长剑上的鲜血,一边走到那个蛇头成员的面前。

  那个人一直在颤抖,他被抓来以后目睹了莫德的所做的一切,出剑时毫不留情,收剑时冷漠无情。

  以前常听蝮蛇说起城卫军队长莫德的事迹,在没有见到真人以前,大部分人都认为蝮蛇有些长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的嫌疑。

  现在,他不得不信!

  那个叫莫德的男人已经将擦干净鲜血的长剑递到自己喉咙上了。

  “我给你一次机会,解释一下。”

  锋芒毕露的剑尖就抵在喉节上,皮肤都能感觉到一阵刺痛,长剑上传来一股腥甜的气味,那是刚刚擦掉鲜血的残留。

  仅仅只迟疑了三秒,剑尖就往里面送了一分!

  解释什么?

  他压根就不需要解释!

  他要的是一个不杀自己的理由!

  “我知道蝮蛇姐夫有一个天大秘密!”

  莫德眉头一扬,这个人喊蝮蛇叫做姐夫,他不动声色,眼神示意他继续说。

  “姐夫身上有一份藏宝图,那是一位大魔导师留下的宝藏,据说富可敌国!”

  大魔导师,七级强者。

  一位大魔导师留下的藏宝图,这就很有吸引力了。

  莫德仔细打量了这个人一眼,在他充满求生欲的眼神中收起了长剑。

  “现在,可以说说为什么鬼鬼祟祟在附近溜达?”

  那个人捡回一条命,吞了一口口水,以滋润干涸的嗓子。

  “我叫丹,姐夫派我过来提一个人。”

  莫德眼神猛地锐利起来,又把长剑架在丹的脖子上。

  “这好像跟那些狱卒的话一般无二啊,讲清楚,提什么人?”

  丹额头虚汗直冒,急忙解释:“我不知道!那个人杀了蛇头的人,姐夫让我提他回去。”

  旁边有城卫军立刻附耳在莫德耳旁说了什么。

  莫德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丹的说法。

  “你为自己赢得了一条命,但是,还缺点东西。”莫德转头对身边的城卫军吩咐,“带回去,扣押下来,等蝮蛇拿钱来赎!”

  ……

  荷花街,作为希尔城的娱乐场所,这里酒馆,剧院应有尽有,一应俱全。

  格雷穿着红色风衣,漫步在这灯红酒绿的街道上,感受着人们纸醉金迷的生活,不由得感叹着。

  哪怕是白天,这里的生意依然火爆。

  格雷走到一间门外挂着金荷花招牌的酒馆前,仔细了打量了一会儿,确认没有来错地方。

  这里就是小秃子告诉格雷的,暗街组织的另一处情报处,金荷花酒吧。

  迈入酒馆,四处可见喝的糜烂的人。

  有趴在桌子上撒着酒疯,旁边的朋友会伸手搭一把,以防止招惹到别桌的人。

  有喝的正尽兴,撸起袖子和别人比赛掰手腕的人。

  还有默不作声在吧台角落品酒的人。

  格雷的到来引起了一部分人的注意。

  几个掰手腕的围观者看见格雷这个生面孔,互相对了对眼神,从四周围了上去。

  格雷走到那个吧台前,找了张椅子坐下,敲了敲桌子,示意服务员。

  服务员正在调酒,看见格雷一张还青涩的脸,提醒道:“未成年人不允许喝酒。”

  格雷正准备解释,几个黑影遮挡住了格雷。

  “哥几个正愁没人请客,这不,来了个冤大头!”

  “就是,小子!哥几个让你请客是给你面子,还不快感恩戴德买几杯酒孝敬孝敬我们!”

  “要不要让哥哥们教你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家伙怎么喝酒,啊哈哈哈~”

  格雷看都没看这三个人,依旧对着服务员说:“我来买荷花酒。”

  旁边三人立刻眉开眼笑。

  “还是你小子识趣,快,上三杯荷花酒!”

  “大哥,这酒馆虽然叫金荷花,但是没有荷花酒啊。”

  为首的大哥眼睛一瞪:“好啊,你小子耍我们!”

  伸手就要去抓格雷的衣服,格雷伸出右手,握住为首大哥的手腕,向后一翻转。

  眼神却看向服务员:“给我来杯32年的荷花酒。”

  服务员瞧了瞧格雷,在他握住为首大哥的手上多看了两眼,点了点头,手做出一个方向,指着吧台后面的一扇门。

  格雷松开握着的手,为首大哥握住发青的手腕痛的在地上直跺脚。

  一边跺脚,一边咆哮:“你小子有种,给我等着,我去叫人来!”

  格雷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这三个人自讨没趣,压根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吧台后面的门通往一个庭院,庭院里挖了一个池塘,里面养了一些荷花,这个季节,开的正艳丽。

  格雷吸了一口气,满腔的馥郁芬芳。

  身后传来一个老人家的声音:“32年的荷花酒没有,32年的麦芽酒可行?”

  格雷转过身,看着那个老人,认真的说:“我觉得你们卖雪碧更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