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炼金魔法目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残忍

炼金魔法目录 没了墨水 2135 2019.04.11 08:37

  蝮蛇眉头一皱,奥丁?小家伙?这都说的什么跟什么。

  这矿山里的流民没有五百也有三百了,他怎么可能注意对他没有一点威胁而言的小不点。

  “说明白点,谁不见了?”

  蝮蛇语气不善,最近没有一件好事,也不知道是不是炼金药剂的作用,他的心情越来越糟糕。

  卷发掐着自己的脖子,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指了指外面:“我把人带过来了,头领可以问他们。”

  蝮蛇点了点头,示意门外的人进来。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牵着一个小不点,被高个子监工推推搡搡的推了进来。

  蝮蛇看向卷发,卷发会意,从身后摸出一根皮鞭,作势要打。

  “老实交代,我们头领在这,否则……哼哼。”

  小不点似乎被吓到了,有些畏惧的躲在老人怀里,拿眼睛瞪着卷发。

  老人神色平静,用双手揽过小不点,轻声安慰道:“奥丁不怕,闭上眼睛就不怕了啊~”

  奥丁顺从的闭上眼睛,身体也逐渐从紧绷到松弛,似乎这样做真的有效。

  蝮蛇看向老人,眼神里透露着凶狠:“说!怎么回事?什么人跑了?”

  老人抬起头看着蝮蛇,混浊的目光中充斥着视死如归的神情。

  “没有人跑了,兴许是监工们看错了。”

  蝮蛇眼神微眯,老家伙,死到临头还不说实话。

  他看向卷发,卷发上前一步,一鞭子抽到老人身上。

  单薄的衣衫压根阻挡不住这凶狠的抽打,只一下,衣服碎片混着血肉飞起,直接皮开肉绽!

  老人身体颤抖了一下,牙齿死死咬住下唇,直到咬出一丝血痕,都没有吭一声。

  卷发哟呵一声,还挺嘴硬,手中皮鞭抽的更狠了。

  大厅里一众人都冷眼旁观,蝮蛇甚至重新坐下,用刀叉插起一块还算干净的烤肉,放在嘴里咀嚼着。

  空旷的大厅只听得到一下一下皮鞭与肉体接触的声音。

  又是一皮鞭抽来,老人一个趔趄,忍受到极限,喉咙里发出一声嘶哑的哼哼声。

  奥丁躲在老人怀里已经哭的泣不成声,他试图睁开眼睛,但奈何老人死死的将他抱在怀里。

  终于,在卷发抽到第整整一百皮鞭的时候,老人体力不支,无力的跪下。

  奥丁终于有力气从老人怀里挣扎出来,只听到一喑哑的警告:“快……逃……”

  抬起头,看着脸色惨白,却依旧面带笑容的老人:“爷爷,你醒醒啊,你醒醒看看奥丁。”

  奥丁握住老人的手臂试图晃动他,谁料到,老人竟直直的向后倒去。

  奥丁大喊一声,扑倒在老人身上。

  伸手想扶起老人,触手却感觉一片粘稠,抬起手一看满手红色,老人身后已经被抽的血肉模糊。

  是血!

  奥丁神色一滞,再看向躺在地上,已经逝去的老人,再也压抑不住,豆大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

  耳畔响起爷爷跟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快逃!”

  快逃!

  这个信念一旦在心里生根发芽,就抑制不住!

  奥丁忍住悲痛,用脏兮兮的袖子擦干眼泪,扭过头,眼睛通红的看着悠闲吃烤肉的蝮蛇。

  “蝰蛇哥哥不会放过你们的!”

  说完,转身就要跑!

  蝮蛇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豁然站起来,烤肉还没咽下去,卡在喉咙里。

  他一手指着要逃跑的奥丁,另外一只手伸进嘴里要把烤肉抠出来。

  大厅里能反应过来的只有夜枭,其余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夜枭只抬头看了一眼奥丁,嘴角扯起一个恶魔般的微笑,并没有出手阻拦。

  奥丁就快跑到大厅门口,却一个不慎,摔倒在地上。

  卷发终于反应过来,乘机压住奥丁,将奥丁双手反扭过来,从地上拽了起来。

  蝮蛇正准备开口说话,大厅外突然一阵嘈杂,一个蛇头成员连滚带爬的跑进大厅,撞倒了正在门口的卷发身上。

  撞了个满怀,卷发手中脱力,奥丁趁机一下跑出大厅。

  那个人还趴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大声喊:“城……城卫……军来了!”

  蝮蛇终于从嘴里将肉抠出来,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慌什么?城卫军来的正是时候!”

  夜枭两手环抱,是时候轮到他上场了。

  ……

  谷口,数十名城卫军穿着银色甲胄,手持步枪,整齐的站成一排。

  这种队形,既适合迎击敌人,也方便火力压制。

  所有的步枪全部上膛,城卫军将手搭在保险栓上,随时准备射击。

  莫德在结束接待工作以后,经格里芬提醒,想起来还有一件事情要处理——将丹的头颅送还给蝮蛇。

  便带领着二十人左右的小队来到这蛇头的驻扎地。

  当然,位置是暗街提供的。

  莫德低头,看向脚边一个用麻布包裹的圆形物体。

  蛇头的人已经进去有一会儿了,如果再不出来,就只能冲进去了。

  在这种容易遭埋伏的地形,莫德觉得还是再等一会比较好。

  并没有等多久,蝮蛇和一个黑袍笼罩中的人一起出了谷。

  身后远远的吊着一群吊儿郎当的蛇头成员。

  莫德眉头一皱,蝮蛇身边的那个黑袍人给人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在战场上摸爬滚打出来的生死直觉。

  莫德将别在身后的手做了一个手势。

  城卫军见手势,立刻端起步枪,瞄准蝮蛇。

  气氛有些紧张,战斗,随时可能一触即发!

  蝮蛇抬手,示意身后的蛇头成员保持射击距离,自己跟着夜枭上前一步,距离莫德只有六十米之遥!

  这个距离,是火枪的有效射程,超过这个距离,火枪的精确度就得看运气了。

  “莫德队长,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蝮蛇当先开口,反正看城卫军这个架势,今天就是来处理问题的,不解决好似乎不可能平安收场。

  莫德眉头一皱,蝮蛇的语气听不出慌张,似乎有所倚仗,他看向蝮蛇身边的黑袍人,心中思索,莫非他就是蝮蛇的倚仗嘛?

  目视了一下与蝮蛇之间的距离,除了圣咏流魔法师的魔法可以攻击到以外,似乎并没有什么什么危险。

  哼!就算是魔法师?那也得看我的子弹快不快!

  莫德心中大定,看向蝮蛇:“我来给你送点东西。”

  一脚重重踢在脚下的包裹上。

  圆溜溜的包裹在地上滚动,距离蝮蛇还有十多米的时候,麻布散开,露出一个眼睛瞪圆,流着血泪的人脸。

  那是,丹!

  死都不瞑目!

  

举报

作者感言

没了墨水

没了墨水

肾结石,疼得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还得把今天的字码出来,待会去医院看看,估计要碎石。

2019-04-11 08:3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