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我才不想当明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纵使相逢不相识(求推荐求收藏求一切支持)

我才不想当明星 喝到微醺 2083 2019.06.15 23:56

  清晨,杨鑫浑浑噩噩的起床,出门绕着东湖跑完一圈回来大脑才算清醒。

  别人的地方终究睡不惯,杨鑫打算晚上还是回时光小馆睡觉,就算不能开黑,一切都得抹黑进行,也比在这踏实。

  等到刘雅到来,杨鑫把打算跟她一说,刘雅送给他两字,矫情。

  只要能睡踏实,杨鑫才不在乎旁人诋毁,他说道:“房子我不住,其他标配你要给我抓紧。哪怕黄博老师再不讲究形象,上节目之前还要吹个造型,相较之下我是真惨。”

  “吹头型什么的我也会啊!吃过早饭我帮你吹。”刘雅掩饰心中的不安。

  她家有钱不假,作为独生女,老刘也愿意给她各种买买买,花花花,但老刘始终不赞同女儿往娱乐圈发展,更别说给予金钱方面的支持,刘雅只有这些年存下的私房钱。

  在帮杨鑫还掉欠款后,还剩下二十多万,看似很多,真要像杨鑫要求的那样各种请人,怕是只能发起一个月工资。

  实在不行卖几个限量款的包包吧!

  来到录制现场,节目组人员已经到齐,只剩黄博还没到,杨鑫很没追求,别是最后一个就行。

  严导拉着杨鑫拿黄博作梗开玩笑,“如果我没猜错,黄博现在应该是在酒店吹头发呢!”

  黄博爱吹头发是个梗,关注过他的人都了解。

  杨鑫颇为赞同道:“和我猜的一样,他这一吹头发,临州今天怕是要下雨了。”

  杨鑫话音刚落,远处的天空中便有银光闪过,闷雷轰鸣。

  可惜这段没法剪进正片,但出于职业素养,从杨鑫一到现场,他的专属摄影师就开启了机器,可以剪进幕后故事,帮助黄博牢牢竖起一吹头发就下雨的雨神人设。

  半个小时过去,黄博姗姗来迟。

  他一来,所有工作人员都往他头上瞅。

  被大家看的不好意思,黄博还想用手挡住新发型,“吹个头而已,你们大惊小怪什么。”

  “别人吹头最多费点时间,你这吹头可是能调节全国地区雨量平衡的,赶明多去去西部地区吗,那里常年干旱。”以严导的嘴皮子,就不该躲在幕后,太屈才了。

  黄博被调侃,没不好意思,倒是骄傲起来道:“所以,我可是国家特殊人才,享受特别补助的,你们对我千万客气点,不然哪天惹我不高兴,我就天天上你家吹头。”

  嘻嘻哈哈的调侃中,老人们撑伞赶到,《上错菜餐厅》第二期正式开拍。

  黄博和杨鑫迅速进入状态,俩人来到五位老人面前说早安。

  “大家昨晚休息的还好吗?”

  “好,一梦到天亮。

  掌控节奏引导老人有黄博,不需要杨鑫操心,他最主要的角色是要搞笑,念口播植入。

  眼瞅是个好机会,杨鑫不会放过的。

  他拉拉黄博衣袖,示意黄博也问问自己。

  黄博配合问道:“你昨晚睡的咋样?”

  杨鑫拿起旁边桌子上摆着狗粮,抱在怀里委屈道:“昨晚睡前想不开看了部偶像剧,全程吃狗粮,最后还失眠。”

  黄博眨眨眼睛,真佩服杨鑫的脑回路,能把这几件事串联到一块,不露痕迹的做植入。

  但姜还是老的辣,黄博要给这段再加点戏。

  他内涵道:“年轻人,别以为谈恋爱有女朋友了晚上就能睡的香,说不定更加操劳。”

  边上的五位老人什么世面没见过,发出爆笑声。

  杨鑫看着六张内涵的笑脸,脑海中有四个字划过,疑车无据。

  李建设老爷子上前捏捏杨鑫的腿部肌肉,摇头道:“大腿没肌肉,年轻人抽空要多锻炼锻炼。”

  真想不出平时一丝不苟的李建设老爷爷还能玩内涵,杨鑫欲哭无泪,明明自己大腿肌肉挺发达的呀!

  还不是为了给狗粮打个广告,这牺牲太大了。不成,广告商必须给红包。

  杨鑫冲摄像头喊道:“金主爸爸看见没有,为帮您打广告,我的能力都被怀疑了,感谢的话请不必说,直接转账。”

  今天是正式营业,请来的客人同样经过筛选。

  比起昨天,今天老人们的表现更加从容,服务流程有条不紊。

  只要没有特殊情况,杨鑫和黄博是不会插手的,因为用黄博的话来说,他们的角色是观察者,在一旁观察老人的状态,观察通过让老人回归社会这种形式,会不会对他们的病情有良性影响。

  筛选而来的客人们对情况有所了解,对老人们表达出很大的善意,会拉着他们聊天,鼓励他们勇敢与认知障碍症做斗争。

  其他四位老人都和各自服务的客人天南地北聊天,唯独徐盛老爷爷跟他服务的一对老夫妻没啥交流,只有倒水、拿菜单和上菜。

  会不会是客人对徐盛老爷爷的服务不满意?杨鑫走过去了解情况。

  “打扰一下,请问你们还有什么需要?”

  客人老爷爷闷闷不乐,不想说话,还是她对面的老太太道出实情,“我老伴跟徐盛是五十多年的老朋友了,徐盛来回好多趟都认不出他,他心里难受。”

  “他只是没注意,肯定会认出我的。”老爷爷态度坚定道,眼角却已然湿润。

  杨鑫没强求什么,走到黄博身边跟他说明情况,黄博十分意外,连忙过去询问夫妻俩。

  不多时,他把杨鑫拉到没人的地方道:“不着急,再让徐盛老爷爷多接触接触,说不定一个瞬间就认出来了,最后不行咱们再给提示。”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直到餐桌上的饭菜都被吃完,徐盛老爷爷还是没有半点认出来的意思。

  而等着老友重逢的那位老爷子光看背影就那么悲伤。

  “他真认不出我了。”

  一直默默观察情况的黄博和杨鑫连忙将徐盛老爷爷带到他面前,黄博提示道:“好好看看他,有没有印象?”

  俩人没对视的时候客人老爷爷还忍得住,这一下子,他的泪水夺眶而出,“我姓曾,你想起来没有?”

  每个人都在期待,徐盛老爷爷没叫人失望,开心的一下子搂住对面的老人,“小曾啊!你怎么来了,咱们好几年都没聚过。”

  哭泣的老人拿出一封手写的邀请信,“这信是你写的吧!”

  徐盛老爷爷下意识羞涩笑道:“想不起来,我又忘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