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我才不想当明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坦白病情(求推荐求收藏求一切支持)

我才不想当明星 喝到微醺 2098 2019.07.09 23:58

  江仍歌脑洞挺大的,还很自恋,这都能往约不约上联想。

  杨鑫放弃道:“行吧!本来有个帮你增加人气的办法,还是算了。”

  江仍歌将信将疑,“真的假的,你先说来听听。”

  杨鑫指指空了的水杯,“请拿出你该有的态度。”

  江仍歌忍下心中的恶气,给杨鑫端茶递水。

  享受完江仍歌的服侍,杨鑫才下指令道:“你随便唱首歌给我听听,技巧什么的无所谓,我只想听你声音。”

  江仍歌选择唱《当你老了》。

  “差不多还行。”江仍歌声音比较清澈,稍微有些跑调,整体符合杨鑫的要求。

  江仍歌差不多意识到杨鑫所谓的办法是什么,她不自信道:“我唱歌纯是路人水平,知道你写歌厉害,可我不能毁了你的歌啊!”

  杨鑫说起《农夫渔夫》,“又不是出专辑,感觉唱准就行,记得你跟我说过,你妈不是希望你唱歌嘛!”

  目前在播的综艺真人秀中,《上错菜餐厅》独占鳌头,属于超一档,《向往的日子》播放量不低,背后更有潇湘卫视全力支持,不出意外是会一直做下去的。

  江仍歌动心了,与此同时又不禁胡思乱想,记得那么清楚,难不成杨鑫真有其他想法?

  江仍歌点头道:“那我试试,如果效果不好,你赶紧找其他人合作。”

  杨鑫语气无奈,“我倒是也想,可我现在就认识你一个女明星,跟其他人不熟,要不你以为这么好的馅饼能落你头上?”

  有时候杨鑫的话能活活把人噎死,明明是很感动的事情非说成这样,江仍歌的感动和小心思瞬间灰飞烟灭。

  “那你是不是得反过来谢我。”江仍歌没好气道。

  眼瞅着老人们差不多该醒,江仍歌先告辞。

  停车场,江仍歌上车,告诉彭经纪杨鑫的合作要求。

  彭经纪眼神怪怪的,他发现了个盲点,杨鑫怎么可能不认识其他女明星,好歹混过不少年,曾到达过一定位置。

  就算真不认识,让黄博、严导他们推荐几位,再加上向往的名头,杨鑫自身有目共睹的词曲功力,上赶着的专业歌手不是一大把。

  江仍歌被盯的心里发毛,“你想说什么直接说,别用那种眼神好不好?”

  “没事没事,现在粉丝们都比较理智,偶像一结婚就嚷着要脱粉。但你俩要真在一起了,记得跟我说,咱们提前放出点风声,妥善安排,好让粉丝有个心理准备。”彭经纪小心求证。

  江仍歌否认,“我和杨鑫没什么的,别人不知道,难道你还不清楚?”

  男女之间的事情除了本人,谁能看明白。

  彭经纪理解,“我就稍微提醒下,万一真有那么一天。”

  “不可能,我还想多活几年。”江仍歌态度坚决。

  下半场录制开始前,黄博的救兵到了。

  苏温婉,港岛地区的票房天后,颜高身材好,所以总是出演些美艳的角色,是很多男人心目的女神。

  最近几年,苏温婉刻意减少工作,开启游山玩水模式,最近刚好旅行到临州,要不然就算她和黄博关系好,也不可能一通电话就把人叫来。

  对于苏温婉的到来,严导表示热烈欢迎。

  谁不知道苏温婉从来不上综艺节目,第一次就给了《上错菜餐厅》,节目标题中加上苏温婉三个字都能吸引到无数新观众。

  “大家别搞的太生分,就当我是来玩的,而且我对节目主题很感兴趣,一直就有过来当飞行嘉宾的打算,感谢你们让我有圆梦的机会。”苏温婉很会做人,姿态远远低于咖位。

  虽然苏温婉来的仓促,但职业素养摆在那,代班很成功,头一次上真人秀就有出戏,贡献出不少节目效果。

  常规结束,严导商量着,想拍些黄博和苏温婉喝酒聊天的互动,作为补充素材,万一这期素材不够能顶上。

  俩人是酒友,每次见面必定要好好喝几杯。

  在得到严导不会乱剪乱传的保证后,苏温婉没有反对。

  原计划是去时光小馆喝的尽兴,在杨鑫抱歉通知正在装修升级后,大家干脆买来酒,在现场喝了起来。

  苏温婉和黄博十几年前因戏结缘,在媒体采访时,苏温婉大方表示黄博是她最想嫁的男人,可惜黄博那时候已经结婚生子。

  所以苏温婉对黄博了解的太深了,杨鑫坐在旁边听到不少八卦。

  几杯红酒下肚,苏温婉话越来越多,一时没收住,问道:“老爷子现在病情还稳定吗?”

  黄博的父亲生病了?杨鑫从来没听他聊起过。

  黄博喝下一口红酒,叹气道:“为什么一开始我想拍《上错菜餐厅》,就因为我爸也是认知障碍症患者,晚期的那种。”

  “原先大家对这病不了解,刚开始的时候我们都没放在心上。最可怕的是什么,是有一天我拍完戏回家,他变的忽然不认识我。”

  黄博是真的走心了,这些事他以前从来没跟其他人说过,更别提在节目中。

  杨鑫被代入氛围,坦诚道:“我和黄博老师情况差不多,有位对我很重要的长辈因为认知障碍症离世。”

  “另外也有我自己的原因,我这种情况可能不是认知障碍症,而是其他稀奇古怪的疾病,就是曾经很多记忆都缺失了,跟格式化了一样。”

  “比如我记不清当初跟哪些人合作过,有过什么作品,包括网上那段流传很广的打架视频,我都是搜着自己的名字在网上看到才想起的。”

  严导事先怕的是素材不够,想当成补充素材,可黄博和杨鑫透露的这两点太震撼了,足以剪出完整的一季。

  黄博的遭遇大家还能理解,可杨鑫怎么会这样,病情会继续恶化吗?

  严导忧心忡忡对刘雅道:“这情况不行,快带他去看医生。”

  “黄博老师说他正在安排,据我观察,杨鑫最近很正常,没有缺失新的记忆,可能只是大脑的自我保护机制,主动遗忘了曾经不愉快的事情。”

  黄博无所谓道:“认知障碍症好像会遗传,所以我老了得病的概率不低,希望到时候我别忘记你们。”

  “找个地方一起养老,天天能见面,每一天都是重新结识的第一天,听起来也很有意思啊!”苏温婉微笑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