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塔可猫行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14

塔可猫行动 心听海 2010 2022.05.15 19:31

  就在我和老金成立破案小组,再次研究作案现场之际,夏夏来了。夏夏听到我们说着的事情,走过来看热闹。

  “老金,你的桌垫怎么了?”夏夏问。

  “被划破了。”老金答,并让夏夏看了那道明显的划痕。

  “谁划的呀?”夏夏问。

  “我和塔可正在调查,你知道吗?”老金说。

  “不知道。但看着应该是美工刀划的。”夏夏说。

  “你确定吗?”老金问。

  “当然了。说起美工刀,小北借了我的美工刀,还没还我呢。”夏夏说完就走了。

  线索来得就是这么容易。小北有美工刀,是夏夏借给他的。那么时间、现场和作案工具都齐了,案子要破了,我们成立十分钟之久的破案小组也可以解散了。

  说曹操,曹操到。小北出现了。

  “小北,夏夏的美工刀,你带了吗?”老金上前问道。

  我本想拉着老金先讨论一下如何询问小北,却不想老金竟然这么迅速。

  “带了,怎么了?”小北回答。

  “给我用一下。”老金说。

  老金为什么要跟小北借美工刀,而绝口不提划破桌垫的事?我有些纳闷,弄不清老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给你。”

  小北没有犹豫,直接找出美工刀,递给老金。

  老金拿了美工刀,回到座位。我看见老金在比对,确认是不是这把美工刀留下的划痕。老金的比对很快就有了结果,老金再次起身,这回拉上了我,向小北走去。

  “小北,是不是你昨天在我桌子上用过美工刀?”老金直截了当。

  “没有啊。什么意思?”小北回答。

  老金进行着同小北之间的一问一答,旁边站着作为破案小组副组长的我。但老金忘了,我、老金和小北我们三个其实本来就是一个小组的,而我才是真正的小组长。

  “小北是这样,老金的桌垫昨天放学后被划了个大口子。我想起来,你昨天走得比我们晚,想问问你有没有看到什么情况。”

  我忙打着圆场,我觉得我们小组成员之间气氛不对,我不能简单地帮着老金质问小北。我要维护所有人的正当权益,这才是小组长应有的做法,而老金与我临时拼凑的破案小组只是个地下组织。

  “你们不会怀疑我吧?”

  小北弄清了藏在一系列问题后面的真实情况。

  “没有没有,怎么可能怀疑你。我是在帮老金寻找线索。”

  我接着圆场。还好,老金也没说什么。

  “我没什么线索,昨天我回教室拿书包的时候,托管班的已经来了。”小北描述着昨天的情形。

  “那会不会是托管班的拿美工刀之类的工具划的?”我接着问。

  “这我就不知道了。”小北说。

  “你借夏夏的美工刀做什么?”老金还是不死心。

  “我做手工用啊。老金,你是不是怀疑我昨天用这把美工刀划了你的桌垫?”

  小北指了指现在拿在老金手里,夏夏的美工刀。

  “这几天没有手工作业呀。”老金说的也有道理。

  “我在家里用。再说,如果你确定是昨天划的,那绝不可能是我。”小北说。

  “为什么?”老金问。

  “我昨天没带美工刀来,要不昨天就还给夏夏了。夏夏可以证明。”小北答道。

  我们都扭头看夏夏。

  “对啊。小北昨天忘了带,说今天一定还给我。”夏夏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小北也借着这个机会,拿回被老金拿着的美工刀,还给了夏夏。

  好了,老金的头号嫌疑对象突然有了不在场证明。不是人不在场,而是作案工具不在场。看来线索中断了。我和老金又回到起点。

  “我就告诉你不可能是小北,小北干嘛要划你桌垫呀?”我跟老金小声说。

  “要是小北不承认呢?”老金还有点儿犟。

  “小北没有作案工具,没有作案时间,夏夏都证明了。再说,我了解小北,小北不会干这种捣乱的事,他不会乱划别人桌垫的,而且我们都是一个小组的。”我尽量说服老金。

  “我看也不一定。”老金嘴上还是不依不饶。

  但我没明白老金说“不一定”,是指什么?是小北说的话不一定,还是夏夏说的话不一定。

  “别想小北了。我觉得就是托管班的人干的。他们昨天放学后在我们教室的时间最长,可能性最大。”我再次表明我的立场。

  “嗯。我们得调查一下托管班。”老金开始向正确的方向转变。

  ###

  高僧的故事告一段落,我也慢慢恢复平静,对高僧故事里种种惊心动魄之事完全释怀。过不多久,我就又来了兴致,想去接着听新故事。

  但一时之间,却少有适合我们的故事。因为不是每个来到寇员外家中的僧人都带着有趣动人的故事,即便有,并不是都愿意拿出来分享。

  我还发现很多僧人少言寡语,即便谈及过往,也往往是与佛法、佛事、讲经、修行有关的话题。这些话题,多半我和阿栋都听不懂,也比较乏味单调,我的兴趣也就渐渐发生转移。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们虽然还时不时地旁听并记录各种故事和逸闻,却因为故事内容平淡无奇,我和阿栋便把注意力从故事情节上暂时抽离,从而有机会着力于锻炼书写、记录和归纳总结的能力。

  这些锻炼无形中提升了我们在私塾读书习字的成绩和效果,对于我来说,这种机会让我开拓眼界,对我大有裨益。后来我开始练习行楷书法,力求书写美观准确还可保持一定速度,于是我就准备在听故事的时候也勤加练习。

  忽然有一天,寇员外家来了一位衣衫褴褛的穷和尚,能看出此僧人必定长期风餐露宿,朝不保夕,落得清矍消瘦,似乎营养不良。

  虽然略显落魄,但此僧人非常健谈,而且与人聊天时,笑容可掬。于是我和阿栋就被唤来旁听,僧人见了少年,更加和蔼可亲,我们两个就大着胆子,让他讲故事,我也准备好纸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