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符尊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百二十七章 真真假假

符尊传 苍云阁主 3002 2017.06.05 21:40

  苍云怕是自己眼花,再看三皇子赵庭,不是魔公子又是谁?难道是天大的巧合让两人一模一样?

  如果三皇子就是魔公子,大闫朝廷中的内斗又是另外一番景象,赵红面对的不是一个觊觎太子位的兄弟,而是一个想要灭亡大闫的魔教之子。

  恰巧,那魔教又是大闫北方大敌,北夷国的幕后主使。

  这一盘棋下的太大,苍云不禁后背一阵发凉。

  魔公子怎么能做到和三皇子调换身份?大闫国力强盛,大内不乏绝顶高手,即便魔公子武功超凡,也不可能悄无声息的潜入皇城。即使魔教深入渗透大闫内廷,让魔教弟子有了秘密的出入通道,魔公子又怎能做到和三皇子一模一样?

  是魔公子易容成三皇子?

  马老板!

  如果江湖上只有一个人能够将易容术做到如此完美,只有马老板一人。

  在大玉龙山顶时,魔公子就是以这一面庞出现,难道他不怕大闫武林人士认出面目?还是认为,即使被认出,大闫武林群雄也不敢造次?还是当时魔公子存了杀尽群雄之心,只是没料到仰晟龙,和疑似郝建伟的两道剑气搅局,让魔公子知难而退。

  魔公子真的会冒这种天大的风险,以赵庭的面目示人?

  真正的原因只怕只有魔公子自己知道。

  苍云发愣的功夫,赵庭感受到苍云的目光,抬头望向苍云所在的窗边,露出苍云再熟悉不过的笑容。

  温婉中带着邪魅。

  哈铁通噶见赵庭停住脚步,抬头仰望,跟着向上看去,一眼认出苍云,大喜,抱拳朗声叫道:“苍大侠!”

  赵庭笑容更盛,和哈铁通噶低语几句,让士兵开道,一同走进小馆子,本在馆子一层围观的百姓一阵兴奋,不知要发生何事,馆子的老板善于察言观色,见赵庭和哈铁通噶笑的满面春风,加之哈铁通噶那大嗓门,知道自己小店里有贵客在,心中暗喜,心道自家小店终于有了可以吹嘘的故事。

  围观的众人自动给赵庭和哈铁通噶闪出一条通道,赵庭不忘热情的和百姓们打招呼,光明城的百姓对赵庭印象极好,还有小女孩主动鲜花,显现出一派和谐的军民鱼水情。

  苍云在二楼自然也能看见,不知这是魔公子大奸大恶,还是赵庭真的体恤百姓。

  要知许多明君,固然对争夺皇位的兄弟,辅佐朝政的大臣极其严苛残忍,对待百姓确实十分宽容厚待。

  兄弟百官盯着的是皇位,而皇帝真正的拥护者,恰恰是远不见君在朝的普通百姓。

  百姓富足,则朝廷有钱,则皇帝安泰,若百姓贫苦,祸乱横生,下台的却是皇帝,百官依旧是百官,皇族可另立新君。

  “哈哈哈,苍大侠,你怎么来了光明城?也不打个招呼。”哈铁通噶和苍云算是熟识,见到苍云确实高兴,热情的张开双臂和苍云拥抱。

  苍云无法抗拒,和哈铁通噶热烈拥抱:“将军愈发精神了。”

  哈铁通噶道:“苍大侠,我引荐一下,这是我朝三皇子,赵庭殿下,是现在大闫西路军的大都督。”

  赵庭满面笑容,上前施礼道:“苍大侠,久仰大名,我皇兄,太子殿下经常提起,父皇他对苍大侠的神功同样倾慕。”

  听着熟悉的声音,苍云似笑非笑的看着赵庭:“许久不见,公子好兴致。”

  哈铁通噶闻言笑道:“原来苍大侠已经见过三殿下,也对,太子殿下和苍大侠关系亲密,大侠见过这些皇子很正常,是我糊涂,三殿下,你倒是客气的紧,苍大侠是敞亮人。”

  赵庭似懂非懂,招呼道:“苍大侠,可以急事?我们稍作片刻可好?”

  苍云转到靠窗的桌子旁,坐下道:“公子你们不需要出城?”

  哈铁通噶大刺刺的坐在苍云旁边,道:“出城不过是例行检查,有贵客到,让下面的军校检查也可以,现在西域联军连战连败,早就没了胆气,量他们不敢造次。”

  赵庭跟着坐下,坐到苍云对面,道:“哈将军说的不错,连番征战,西域乱军损兵折将,当然,这是因为西域联军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太子殿下面对的北夷国大军才棘手。”

  苍云自然听得出,赵庭暗指西域边疆即将平定,而北夷大患仍如悬顶之剑。

  哈铁通噶作为封疆大吏,手握兵权,最忌讳的就是参与夺嫡之争,且不说现在支持的皇子是否能够登基坐殿,还在位的皇帝老子也不会放过一个有明显政治倾向的兵马元帅。所以哈铁通噶对于赵庭的话语,只能装作听不懂,热情的招呼老板上酒菜。

  小店老板不敢怠慢,催促所有厨师开火,很快就摆上一桌上等酒席。

  苍云和赵庭对面而坐,言语不多,哈铁通噶略感尴尬,暗道苍云作为赵红的密友,对于赵庭这个竞争对手,有一定的戒心实属正常,若苍云不给赵庭面子,拂袖而去,那也罢了,若起了正面冲突,哈铁通噶实在为难,得罪了苍云便是得罪了赵红,而赵庭是根正苗红的皇子,更加不能有损,哈铁通噶开始后悔叫出苍云的名字,只得热情洋溢的开始敬酒。

  苍云手扶在酒杯上,不敢提起酒杯,只怕赵庭趁机雷霆一击。

  赵庭笑吟吟的看着苍云,同样不愿先动。

  “苍大侠,你不愿饮一杯水酒,是嫌弃西域边关的酒比不上北关的酒醇美?”赵庭问道。

  苍云道:“有两种酒名字不一样,味道却是一模一样,让我无法分辨,所以要多看看,这里的酒,是不是我说的那种酒。”

  赵庭道:“既然味道一模一样,名字不同又有什么关系?”

  苍云眼神变得凌厉:“既然如此,是否产地不同,也是同一种酒?”

  赵庭呵呵笑道:“苍大侠明知故问,既然是同一种酒,怎么会产地不同,产地不同,又怎么会是同一种酒。”

  “那是两杯同样的酒,还是一杯真,一杯假,真真假假,难以分辨?”苍云周身罡气散发,长发微微飘起。

  哈铁通噶看的出异样,心中大骇,暗道难道苍云要当众狙杀皇子不成?

  赵庭缓缓的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是好酒,真真假假,有什么关系?”

  苍云问道:“你的刀呢?”

  赵庭眼神闪烁:“你的剑在我这里。”

  苍云罡气勃发,黑发飞舞,衣衫猎猎作响。

  哈铁通噶霍然起身,警惕的看着苍云。

  赵庭沉稳的坐在那里。

  片刻,苍云朗声长笑,散去气势:“三殿下果然好定力,不输太子。”

  赵庭举起酒杯:“谢苍大侠赞美。”

  苍云潇洒的和赵庭碰了一杯,一饮而尽。

  哈铁通噶长舒一口气,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心中苦笑,曾经百骑面对敌军万骑时也不曾这样胆战心惊,现在的年轻人果然了得。

  哈铁通噶撮合的经验丰富,道:“两位都是当世英杰,敬两位一杯。”

  苍云和赵庭互相凝视着,缓缓的喝着酒,哈铁通噶只觉这酒跟融化的铁水一样难以下咽,暗怪苍云,即便是偏向赵红,也不该这样明显。

  “苍大侠,你此次为何来西域?”哈铁通噶为了缓解尴尬场面,只能变成一个话痨。

  苍云道:“为了一些旧事,也为了来见见三殿下。”

  哈铁通噶心里更苦,原来苍云只专业找茬。

  赵庭道:“不知苍大侠见了我以后是否很失望。”

  苍云撇嘴一笑:“三殿下当真给我很大惊喜。”

  赵庭谦虚道:“岂敢,岂敢,苍大侠,你与我联手,天下谁能抗衡。”

  苍云皱了皱眉:“这是大马的说法。”

  赵庭不置可否,这在哈铁通噶听来就是赵庭正面邀请苍云,至于什么大马,哈铁通噶只能理解为是年轻人的新名词。

  “你不怕我拆穿你?”苍云问道。

  赵庭道:“用什么方法?”

  苍云道:“带你去见皇帝,带你去见赵红。”

  哈铁通噶赶紧做和事老:“哎呀,苍大侠,怎么说这都是陛下家事,怎么能算的是拆穿?”同时哈铁通噶不断的给苍云递眼神,暗示苍云不要和赵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太深。

  赵庭道:“我还以为,我已经表示了足够的诚意,让苍大侠你知道了本不该知道的事情,可谓没有丝毫隐瞒,权衡利弊,苍大侠,我相信你知道如何选择对你最好。”

  苍云不屑道:“如何选择?”

  赵庭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缓缓道:“苍大侠,这人世间的种种,真的重要吗?”

  苍云心中一动,瞬即明白了赵庭的意思,作为准尊,这下界凡间即便王朝更替又如何?天下一统或是分裂,又如何?作为上界修真者,该关心的是怎样回到上界。

  如此算来,赵庭已表露了身份,作为魔公子,人世间的一切不过是过眼云烟,真正的目的是逃离九州,前往上界。

  “既然如此,你为何痴迷于帝王权术?”苍云想到此节之后,不由发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