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符尊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四十八章 迷阵重重 中

符尊传 苍云阁主 3049 2012.06.04 06:47

    私塾提早下课,学生们自然高兴,苍云拉着何二,赵氏兄弟,乐桥到了一处茶馆。

  “苍云,今天吧。”赵珍坐下,先喝了一口泡上的绿茶,砸吧砸吧滋味,觉得不错,看苍云脸色如常,开口道。

  苍云跟着喝了一口茶,回味清香,道:“今天的事就算了,你们又不是第一次出卖我。”

  何二嘿嘿一笑:“就是,兄弟,你现在文武双全,还不是因为我们默默的帮助。”

  乐桥悠悠道:“你可不是默默帮助,是开口说了许多。”

  何二知道乐桥是指自己向师娘告密,也不在意,滋喽滋喽的喝着茶:“人,要想成长,总不能惧怕伤痛,这样才能有成就。”

  苍云方才有些游离,回忆着往事,总觉得不是很清晰,听何二在这里感慨,笑道:“何二,明年科考,你可准备好了?”

  何二听苍云这么说,神色正了正:“这,明年,你也知道。”

  苍云扫视其他几人,洒然一笑,从怀中摸出一个钱袋,沉甸甸的,往桌子上一扔,乐桥,赵氏兄弟也都笑盈盈的从怀里摸出钱袋,摆在桌子上。

  何二有些惊讶:“你们,这是干什么?”

  苍云道:“何二,你的才华我们都知道,若是去考试,不中状元也能一等三甲之列,至于钱,兄弟们给你准备好了,当然,我们也要去的,京城那么好玩不去开开眼界怎么行。你老母亲我娘已经答应帮你照顾,你就放心好了。”

  何二愣愣的盯着桌上四个钱袋,双眼一红:“苍云哥,你们,难道几天去后山就是说这事?”

  乐桥道:“不错,云哥想出这个主意,我们当然鼎力支持,不得不承认,你的文章文采还在我之上。”

  赵珍道:“何二,我们兄弟不是念书的料,就是家里有点钱,难得你们把我兄弟当朋友,这点盘缠,你一定得收下,以后高中了,可别忘了我们。”

  何二摸摸自己眼角,竟然湿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乐桥道:“咱们这里离京城远,你我一行近日即可出发,一路游览,明年六月科考,还有一年左右,应当可以赶到。”

  苍云道:“哼,何二,若不是你今天告密,本来还有心情好好喝一顿,现在我全身疼,只能回家。”

  何二也是洒脱之人,更何况在座都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不客气的将钱收下:“好,那我回去安顿下,过个三五日就出发。”

  “好,来,喝一口。”苍云举起茶杯,五人以茶代酒,共饮一杯。

  赵宝道:“云哥,你爹要找你说什么?”

  苍云道:“这个我也不知道,神神秘秘的。”

  “要不你先回去问问?可能是让你去科考的事情。”赵珍道。

  苍云摇摇头:“若是这事,不用搞得这么特殊。那今天我不在外面闲逛,一会就回家。”

  “好,何二也回去收拾下。”乐桥道,他永远是一股书生气,慢慢悠悠。

  几人又闲聊几句,各回各家。

  苍云家在城边,虽不是大富大贵,倒也富足,两进的院子,布局同书斋很相像,恬淡宜人。苍云一进门,正见到管家刘福,刘福见到苍云倒是挺诧异:“少爷,今天回来这么早?”

  苍云笑道:“福叔,这是我家,不回这回哪。”

  刘福看看苍云身后:“少爷,你是不是又把哪家人打了所以跑回来了?”

  苍云佯怒道:“福叔,我可是读书人,明年还要科考的。”

  刘福恍然状,道:“考武状元?”

  苍云一阵无语:“是我爹叫我回来的。”

  刘福大笑几声:“好啦,少爷,我知道,老爷在大厅等你。”

  苍云对这刘福相当了解,知道他爱开玩笑,心中不以刘福不分尊卑为忤。

  正厅中,桌上已经摆好饭菜,苍古,苍云娘端坐,苍云一愣:“爹,娘,我回来了,怎么今天吃饭这么早?”

  苍古道:“今天确实回来的早,来,云儿,坐。”

  苍云赶紧坐到苍古旁边,不敢坐的自己温柔的娘亲身旁。

  苍古转头向苍云娘道:“今年云儿多大了。”

  苍云娘亲在苍古面前跟在苍云面前那是天壤之别,温柔贤惠,端庄体贴,柔声道:“今年已经一十七岁。”

  苍古少见的喝了一杯酒,脸色微微泛起潮红:“一十七岁,没想到我苍古得儿如此,真是欣慰。来,云儿,陪爹喝一杯。”

  苍云见苍古主动喝酒,还是要和自己喝,赶紧举杯,再看看自己娘亲出奇的温柔,看自己的眼神都带着怜爱,有些惶恐,心里发毛:“爹,我敬你一杯。”

  苍云刚喝了半杯,酒杯还在嘴边,苍古已经一饮而尽:“云儿,爹娘已经为你筹备了婚事。”

  苍云上下牙一打架,生生将酒杯咬碎:“什,什么?”

  苍云娘道:“你也老大不小了,隔壁的。”

  虽然这是苍云记忆中自己娘第一次这么温柔的同自己说话,还是打断道:“这事怎么我都不知道。”

  苍古道:“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想当年我遇到你娘的时候,也跟你差不多年纪。”

  苍云一阵阵眩晕:“是,是,不是,这太着急了。”

  苍古道:“没事,明天带你去你未来岳父家看看。”

  苍云娘亲道:“你也该收收心,不要每天想着玩,更不要暴力待人。”

  苍云要不是打不过自己娘,真想鄙视一下她。

  随后苍古大体介绍了一下女方的背景,苍云一点都没听进去,迷迷糊糊吃完晚饭,苍云赶回自己房间,只剩下苍古夫妇在憧憬着未来。

  喝了几口水,苍云心情大体平复下来,暗道:“这可不行,怎么突然就要结婚?我可没这打算。”

  苍云在屋内左右徘徊,不断绕圈,心中焦虑不安。

  “怎么办?”盯着天花板,苍云开始发呆。

  是夜。

  苍古平日不太喝酒,今天高兴,晚饭时都喝了几杯,早早入睡。

  苍府一片寂静。

  月光下,高墙边。

  苍云一袭黑衣,身后背着个大包袱。

  “爹,娘,别怪我,反正也要科考,不如我先去了再说。”苍云冲着苍古寝室方向低声道。

  “少爷,你这是干什么去?”刘福从苍云背后阴影中走出来。

  苍云吓了一跳,没想到刘福会在,不过苍云素知刘福轻功高,立即镇定下来:“福叔,我,看看月亮。”

  刘福也看看月亮:“果然,夜黑风高夜,少爷私奔时。少爷,你这是等不及要去见见你那未来媳妇?明天你爹娘不就带你去看了。”

  苍云老脸一红:“福叔,莫开玩笑,你,我,他,这个。”

  刘福摆摆手:“行啦,少爷,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放心的去吧,家里有我照顾。”

  苍云低下头:“福叔,这些年辛苦你了。”

  刘福道:“要是我当年也敢走,可能就完全不是这个样子,算了,不提往事,来,这些银票你也带着。”

  苍云连连摇头:“福叔,这些是你这些年的辛苦钱,我怎么能拿。”

  刘福道:“没事,这是我从你父亲书房偷的。”

  “是么。”苍云再次对福叔无语。

  刘福将银票塞到苍云手里,退回阴影中,背影有些落寞萧瑟。

  苍云心里突然有股说不出的感慨,将银票收好,看看自家院墙,一点脚高高跃起,轻轻落下:“太高,跳不出去。”

  老老实实开了自家大门,苍云蹑手蹑脚的走到大街上,至于自家大门,虚掩就好,自己娘亲凶名远播,方圆几百里之内的流氓,**都绝对不敢来苍云家滋事,苍云家没让他们按月交供奉他们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大街上,月光清凉,空无一人。

  天地之大,何去何从?

  每天能回的家突然不能再回,苍云心态悄然发生变化。

  “何二他们住哪?今天要不要带着他们一起走?还是算了,自己一个人更痛快自由。”苍云猛吸一口气,豪气顿生。

  天大地大,何须有家,自任我行。

  苍云先到何二,乐桥,赵氏弟兄家门口秘密位置留下纸条,说自己先走一步,想要游历山河,最后科考之期在京城相会。

  安排完一切,苍云快步行至城墙边,只等天明一开城门,立即出城,届时,海阔天空。

  红日,撕裂黑夜的笼罩。

  一抹明亮,足以击退任何的黑暗。

  即使最微弱的光明,也是黑夜无法阻挡的力量。

  清晨大早,守城的卫兵打着哈欠推开城门,等着开城门而起早的人们涌动起来,人马嘈杂中,苍云如出笼幼鸟,走上出城的官道。

  “都说往东三百里就是橙山县,橙山是有名的游览胜地,风景秀丽,不弱先去那里。”苍云心情开阔,反正手里有充足银两,拜自己母亲所赐,苍云一身功夫极高,走遍天下都不怕,去哪都行。

  苍云不走大路,跑到路边的树林之中,见左右无人,使开身法,脚尖点地,如陆地飞腾般向前疾行。

  三百里,不到两个时辰,苍云已经能隐隐约约见到橙山县的城墙,还有巍峨的橙山。

  “橙山县!”苍云摸一把额头的微汗,缓步走上入城管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