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符尊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百零三章 镇

符尊传 苍云阁主 3077 2013.11.27 00:35

    “这重镇竟然和准尊有关系,难道就是数次出现的模糊身影?”苍云吞了口口水:“重镇已死不知多少世纪,那准尊是否现在已经是魔界的一位大尊?有这样的魔撑腰,重镇怎会沦落此处,被仙界的三清操控?”

  苍云对于四界的深层关系不是很了解,但是有一点还是清楚,就是四界不会大规模的互相干预,这是一种平衡,纵使尊级在三清面前不算什么,就像妖尊在蔑多罗面前也要俯首一般,然而,蔑多罗绝对不会去号令其他三界的尊级,那是犯忌的事情。三清也是如此,若真是三清染指魔界,背后肯定隐藏更深刻的秘密和动荡的种子。

  新的残念传来,苍云看到重镇在宇宙虚空中穿行背后背着一把不成形的大剑,仅凭这个画面,苍云看不出重镇的目的。

  苍云仍在和重镇对拼,右手的剑,左手的符。

  画面一转,重镇手里拿着一块如红宝石的物体,重镇欣喜中带着一股抹不去的哀愁,而重镇背后的大剑形状略微改变,有了一丝重剑镇的影子。

  “重镇这莫非是在寻找天才地宝铸剑?”苍云猜测道。

  果然,重镇的镇剑在残念中逐渐成形,不知耗费了重镇多少心血和宝物。

  又一个画面,重镇脸上终于露出笑容,手中捧着成型的镇剑,面向一站在山巅的身影,正是数次出现在重镇残念中的模糊身形。那模糊的人影旁,还站着两个人影,比较清晰。

  苍云心头巨震,因为他在蔑多罗的回忆影像中见过那两个人影。

  “爹!娘!”苍云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在重镇的记忆残念中见到自己的双亲,在重镇的残念中,苍云的爹娘正热情的向重镇招手,神情颇为亲密,像是再看自己的弟弟般,重镇手托重剑镇,像是要上前将镇奉献给苍云的父母。

  苍云念头急转:“舅舅说爹娘有魔界的朋友,难道就是这重镇的长辈?这重剑镇是要给我爹娘的事物?那个魔尊是谁?”

  苍云失神间,重镇一剑抢入,结结实实的斩到苍云肩头,苍云只来得及用护符护住,虽没被斩破,身体仍受重创,飞退出去,悬在半空,嘴角溢出血丝。

  重镇被铁链限制,不能离开地核,用镇剑遥指苍云。

  苍云抹抹嘴角的血渍,体内灵符阵运转,快速修复伤势。

  不知是不是镇剑压制了重镇,重镇没有追击苍云,镇剑上的光芒更加璀璨。

  苍云看重镇的神色变了,带着尊敬与心痛。

  重镇斩中苍云的一剑,带出了重镇最后一篇残念。

  一片虚空中,一团光,站着一个看不清的人影,将手伸向重镇,重镇神情刚毅,死死抱住镇剑。光中的人影似乎说了些什么,重镇轻蔑的撇了撇嘴,回以激烈的言辞,苍云听不到声音,是从重镇的口型和神色判断出来。双方谈判不妥,光中人发怒,整个世界为之颤抖,伸出一只充斥宇宙的光手抓向重镇,重镇仰天长笑,将镇剑反转,对准自己,决绝的对着光中人说了些什么,那只光手骤然停顿,随后猛然抓向重镇,然后为时已晚,重镇将镇剑深深刺入自己体内,同时开始疯狂催动魔力,竟然是冲关尊级。

  光中人震惊,怒喝,重镇背后的虚空裂开一个漩涡,那是连接王墓的漩涡,重镇已然垂死,任由漩涡将其吸入。光中人又急又气,却又无可奈何,在重镇被漩涡吸入的最后一瞬间,光中人将一道清色的光芒注入重镇灵台,重镇的残念自此全部消散。

  “那道清光就是重镇镇守此处的原因吧。三清的清光!”苍云没想到重镇是为了护剑而死,而这镇剑与苍云一家有重要的联系,虽然苍云不知道其中的关系。而重镇,是苍云的长辈无疑,而且是为了维护苍云家而自尽的前辈。

  “我明白了,母亲所说的敌人,是三清之一,或者是三清。”苍云双拳握紧:“难怪舅舅急着让我到达妖神或者妖鬼境界,只有这样,才能有对抗三清的资本。三清,到底和我家有怎样的纠葛?”

  苍云不知明细,而对三清的恨意,已在心中生根,因为现在苍云就面对着三清之一一手造就的悲剧。

  守卫的重镇。

  苍云看着重镇:“看来,王墓是三清也不敢进入的地方,这个地方的规则之力难道凌驾三清之上?还是有什么协议,这个不得而知,以舅舅的,嗯,品质,应该也不知道深层的原因。”

  “今天,镇剑一定要收回。”苍云道。

  重镇目无表情的脸上有了细微的变化,细看下,让人感觉平静,释然的平静。

  苍云落回地核,缓步走向重镇,重镇步履沉重的走向苍云。

  苍云此刻不知道该如何战胜重镇,重镇虽是被控制,但保留着全部的战斗记忆和技艺,处于巅峰战力,而重镇的实力,纵不是王级巅峰,也是后期大成,实力非凡。苍云有的只有一个信念,就是亲手埋葬重镇。

  苍云离重镇只有十几丈时,鼓足十成法力,剑气爆膨,左手捏了一张娲符,冲向重镇。重镇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击劈斩。镇剑在半空中幻灭成了点点光晕。

  苍云不解重镇何意,难道是镇剑有灵,自行分解护自己不成?

  没等苍云想明白,苍云发现周围的空间凝滞了。

  转动的地核,四散的光晕,摆动的铁链,重镇劈斩后的动作,一切都静止了。随之而来,苍云发觉自己也静止了。

  意识同样陷入半静滞状态。

  “这是怎么了?”苍云思考速度大为减慢:“镇剑?”

  一道声音传入苍云神识:“镇剑来镇守镇星再合适不过。镇环宇,灭沧桑!镇剑出,引动镇星之力,镇万物,镇轮回!”

  苍云清晰的感受到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丝肌肉,每一点法力,都在停止运用,永恒的固定在一点。

  “镇星竟然有这等威力!”苍云不由苦笑。

  一点妖力在苍云识海内疯狂运转,抵抗住最后的镇。

  若神识被镇,苍云将永远被封印于此,成为镇星的陪葬,而镇星,将成为一个不生不灭的永恒体,永远不会发生任何变化,包括镇星周遭的空间。凡是进入被镇星和镇剑影响的范围内的任何事物,都会静止。

  破除静止,必用运动。

  苍云双眼仍能视物,目光所及,五行符文悬浮。苍云想要引爆五行符,让五行元气自身的生生不息带动虚空,破除这里的静止。阴阳五行的运转乃天地大道,不可逆转。

  可惜,苍云的符文浮现,但立即被镇住,不能引爆。五行元力,被封存在小小的符之中。

  苍云咽口苦水:“难道要被镇死在这里?我怎没想到不生不灭的永恒不动还有这等用法。”

  苍云又试了几次,无论放出多少符,都会立即被镇星和镇剑镇住。

  重镇则成了雕像般,一动不动。

  苍云的思维几乎停滞,感觉只是过了一瞬间,实则苍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用佛力反镇?”苍云想到了这个方法,以不变对应不变,想要维持住自己现在的状态,不至被镇住最后的神识。佛力却有作用,但仍不能阻止苍云体内的静止,苍云能够调动的思维和妖力越来越少。

  “怎会如此,我体内仙妖佛三力并存,竟然被镇星定住。”苍云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苍云眼神中的神采只剩下最后一抹,脑海中的意识仅剩最后一点残星。

  “这镇法并不是佛力,镇星和镇剑如何能够做到?”

  “极阴,而定!”

  “阴气主沉静,阳气主发散!这是将阴气运转到极致的法门!”苍云用最后一点意识想通了这一点。

  “物极必反,极阴生阳!”苍云眼中的神采渐渐增强,那一点摇曳的残识中,妖力仙力急速转换。

  苍云现将妖力运到极致,化成至阴,再用至阴中生出一点孤阳,而这孤阳,成了苍云将妖力转换成仙力的根本。

  此前苍云虽能将仙妖佛之力转换无滞,用的却不是这样的法门,仅仅是将体内法力的性质转换而已。

  现如今,苍云对于阴阳之道的理解终又加深一步。

  镇星和镇剑,镇不住这阴阳的互生互灭。

  一个阴阳转换的混沌世界在苍云体内成型。

  这个世界太小,小道苍云都没有意识到其存在。

  一点点没有熄灭的意识火星,以燎原之势点燃苍云体内的法力。

  每一点法力中都在上演阴阳的转换,而不是苍云整体的阴阳转换。

  最终,所有单点法力的阴阳转换频率一致之时,苍云才开始体内法力的同步阴阳转换,这时的法力才重新被苍云掌控。

  在静止的世界中,只有苍云能够活动。

  苍云如漫步虚空的神明,成为永恒静止中唯一的活动者。

  “三清,或是舅舅施展这等镇术,只能将一片区域静止,且需要法器,镇剑,应当就是这样的法器,这就是三清想要抢夺的目的。能够永镇寰宇的法器,有没有?”苍云心中一个概念悄然成型。

  苍云走到静止的重镇身前,深施一礼:“前辈,得罪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