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符尊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百八十七章 悲惨世界 上

符尊传 苍云阁主 3112 2017.01.20 13:33

  苍云四顾左右,虽还有几家没有起来的旅人,但昨夜的老头早已不见踪影。苍云赶紧摸一下怀中,金叶子果然不见。

  苍云一头冷汗。

  “我这是着了道了?”苍云不敢相信的问自己。

  现在已无需别人告诉苍云,苍云知道,自己在睡梦中被昨夜那个热情的老者偷去了剑和钱,而自己竟然没有一点戒心。

  人们常说的江湖险恶怎么一个字都没有记住?

  作为准尊之时,虽然也经常面临险境,何时要为这等宵小之辈担心?

  苍云心中暗骂自己无数遍,见手边还有昨夜自己啃的半个饼,这难道是老头特意留下来嘲笑不成?羞怒之下,苍云狠狠咬了一口饼。

  傍晚,苍云感觉身上发冷,一激灵,醒了过来。

  苍云脑袋有些晕,发现周围的人目光怪异的看着自己,苍云甩甩头,摩擦下臂膀。

  “老子的衣服呢!”

  苍云错愕的发现自己的上衣也被偷了,现在身上只剩下一条裤子,一双鞋子,其他再无他物。

  苍云内心海浪滔天,五雷轰顶。

  愣愣的坐在那里许久。

  又有一批帐篷扎下,一个扎着一双马尾辫,看上去有五六岁年纪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跑到苍云面前,用清脆的同音问道:“大哥哥,你怎么不穿衣服啊?”

  苍云一阵苦笑,不知该如何回答小女孩。

  “大哥哥,晚上可是很冷的啊,你不穿衣服不冷吗?”小女孩天真的问道。

  苍云想起在西域昼夜温差很大,入夜之后确实很冷,没有衣服的自己会不会就这样冻死?死在这个没有人知道他是谁的地方。

  默默的死去,默默的腐烂。

  苍云突然感受到一阵恐惧,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这是凡人才有的恐惧感,对死亡发自本能的恐惧,苍云讶然的发现自己竟然会恐惧,赶紧用强大的心神将其压制。

  小女孩见苍云不说话,撅起小嘴,蹦蹦跳跳的回到她父母所在的商队扎起的帐篷。片刻,苍云听到一阵嚷叫声,距离较远,苍云听不清内容。

  没多久,小女孩红着眼圈,抽着鼻子,抱着一团布包回来:“大哥哥,我想让爹娘收留你,但他们不让,还骂我不懂事,不知道江湖险恶,但我看大哥哥不是坏人啊。”

  苍云一阵苦笑,这么小的孩子心中至少也有江湖险恶这个概念,自己雄心壮志,枉称自己为准尊,竟然着了一个凡人老头的道,岂不是不如这个孩童?

  “大哥哥,商队不让收留你,我给你带来被子,还有点吃的,你照顾自己吧。”小女孩将那个布包放在苍云脚下,跑回商队的帐篷,苍云远远看到几个男子按着腰间的刀柄,只要苍云有一点对小女孩不利的意思,那几个男人就会立即抽刀冲过来。

  苍云理解他们的想法,一个不穿衣服的人,出现在这个不合时宜的地方,极有可能是一个骗局的开端。

  怀疑,是在这里生存的必须品。

  这是一个接近蛮荒,接近没有法律的边缘。

  天色渐晚,苍云打开那个布包,发现里面有一个老旧的羊皮袋子,里面装着半袋子水,一块坚硬的饼,而小女孩所说的被子,就是布包本身,一块破破烂烂的地毯,可能是以前在帐篷中打底的毯子,因为破损严重,已经不能作为毯子用,此刻,成了苍云唯一取暖的倚靠。

  苍云悲从心中起,难道要吃这样的嗟来之食?要用这等凡人都嫌弃的破布来取暖?

  准尊的尊严让苍云心中坚强的抵制。

  苍云抱着腿坐在那里,不言不语。

  夜渐冷,饥饿的感觉袭来,毕竟从昨夜到现在苍云只吃了几口下了药的饼,夜风让苍云皮肤颤栗。

  不知多少年,苍云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修真者,可以受伤,可以死亡,却没有饥寒交迫。不自觉间,苍云已将那块不知放了几天的饼拿在手中,狠狠的咬了一口,被咀嚼破碎的硬饼通过舌尖给了苍云从未有过的满足感,被食物填充空空如也的胃部的满足感。干燥的饼碎黏在苍云的食道上面,让苍云匆忙的拧开羊皮袋子,将带着浓重腥臊味道的淡水灌入口中。

  水已被西域的夜吸走温度,清沥的感觉贯穿苍云的喉头和胸膛。几口饼让苍云空荡的身体重新充实,虽然这只能为苍云提供最基本的能量,可用难以下咽来形容。

  破毯子上有一股难以形容的臭味,满是尘土,苍云却只能将其裹住身体,以度过漫长的夜。

  夜是那样的冷,苍云整晚都在瑟瑟发抖,苍云知道,如果没有这破烂的毯子,自己是无法度过西域的寒夜,许久,苍云昏昏睡去。

  清晨,是一天之中最为寒凉的时间,苍云睁开眼,庆幸自己没有被冻死。

  周围的商旅行人已经开始收拾行李,煮简易的早饭,准备开始一天的行程。小女孩所在的商队同样起得很早,苍云可以远远的看到一口整齐腾腾的大锅,里面不知煮着什么样的食物,苍云不禁想起自己在白虎世家当厨师时烹饪各种妖族,叱咤风云之时天才地宝信手拈来的风光。小女孩又蹦蹦跳跳的跑过来,给苍云带来半个热乎的白面馒头,随后被家长大声叫了回去。

  苍云不知该为小女孩这样的天真烂漫喝彩,还是提醒小女孩人心险恶。无论如何,这个小女孩是苍云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这个小女孩,苍云一定会在周围人群的冷漠中死去,默默无闻的死去。

  在五大上界名动一方的准尊,会悄无声息的死在这里,然后孤寂的腐烂,不留下一点痕迹。

  而苍云甚至不知道那个小女孩的名字,大概那个小女孩的父母也不会让小女孩轻易告诉一个陌生人自己叫什么名字。

  要回光明城吗?

  苍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走回光明城,那是数天的行程,苍云明白,再次遇到小女孩这样的天使的概率几乎为零,自己极有可能在回城的路上冻饿而死。没有金叶子在身,苍云是被这个世界抛弃的孤儿。

  最大概率能够保命的策略,就是前往下一座城池,苍云能够在一天之内到达。在那里,苍云至少能够确保自己找到一个遮风避雨的地点。思趁良久,吃完已经开始变凉的馒头,苍云裹着破败的毯子,开始了行进。

  走了一个时辰,饥饿的感觉很快重新席卷,早上吃过的馒头提供的能力早已被苍云的双脚一步步耗尽,走了两个时辰以后,苍云的双腿异常沉重,周身无力,直至夜幕降临,苍云才见到城镇的城墙,像是一道黑色的山岭,矗立在前方。城镇的门早已关闭,除了个别没有赶上入城的商旅扎下的帐篷之外,城外一片苍茫,因为这里是城外,不受城内城主立下的规矩的束缚,而这里又是商旅聚集的地方,是财富聚集的地方,一些臭名昭著的大盗匪徒会冒险到这里进行劫掠,所以商旅均尽力赶往城内过夜。

  今夜,城外驻扎的旅人们心情轻松,因为未能入城的商旅扎下的帐篷不足十顶,且十分矮小,这样的规模是不会引起强盗的兴趣,反而安全。苍云便和这些驻扎的商旅在同一个区域。

  没有一个帐篷愿意让苍云靠近,如果苍云试图靠近篝火取暖,等待他的均是如临大敌的商旅,手持利刃,大声呵斥苍云滚开,否则就要将苍云乱刀分尸。因为苍云的装束太过怪异,可疑,没有一个商旅队伍会冒险接纳苍云这样的人,一个披着破毯子,蓬头垢面,入夜之后在城墙外游荡的孤身男子。所有商旅一致判断,苍云不是疯子,傻子,就是别有用心的匪徒,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属于危险分子,不能接纳。

  苍云能够理解这些商旅的想法,但让苍云如何不伤心,不愤慨?

  苍云剩下的食物只有不足巴掌大的饼,坚硬如铁,这倒是为苍云消磨掉不少时间,代价是两腮肿痛。夜里少有的下起了细雨,更加阴冷,苍云只能紧紧的裹着破毯子,躲在城门洞里。城外的城门洞非常浅,无论苍云怎样调整姿势,总有一部分露在蒙蒙细雨之中,雨点落在身上的感觉,就像是一根根银针,刺痛神经。

  光明城中。

  赵红、北冥正、黄二牛、哈铁通噶坐在将军府的议事厅内,赵红面前的桌子上摆着无月,还有一堆金叶子。三个士兵单膝跪在赵红面前。

  “这就是你们要禀报我的结果?”赵红眉毛微微倒竖。

  赵红极少发怒,有这样的表情显然已经很是气恼。

  黄二牛更是脸色阴沉的要滴下黑水。

  “是,殿下,今早一个老头碰瓷,不料驾车的车夫顾着看书,没有注意老头,直接压了过去,导致老头当场死亡。巡查府立即派出巡逻兵丁进行处理,通过大量走访,证明这老头经常进行讹诈,车夫已经暂时被扣押,从老头身上找到这把剑,还有刻有将军府印记的金叶子,巡查府长官认得此剑,特命我等将剑急速送来将军府,呈与殿下。”为首的士兵乃是巡查府内老爷的心腹,知道事态严重,立即送还无月。

  赵红看向黄二牛:“黄巢将军,此事,你怎么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