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符尊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百三十七章 大孔雀明王

符尊传 苍云阁主 3028 2016.07.30 22:48

  “那落下的,难道是混沌图?”苍云看着散碎的石碑道。

  图灵和玻璃却是从未见过那石碑。

  玻璃问道:“苍云哥哥,你说什么?混沌图?”

  苍云指着那壁画上从天而降的石碑道:“混沌图,混沌地碑,你们没有听说过?”

  图灵和玻璃其摇头。

  苍云念头一转:“你们可曾听说有过何等宝物,有镇压之效。”

  图灵思索片刻,道:“我曾经在一本古籍之上看过只字片言,曾说有修罗族前辈寻找一块带有镇压之效的神器,有一次有了一丝线索,那古籍之上只记载是血海之外的一个门派,企图进入血海寻找类似那位前辈所要寻找的神器的碎片,可惜那门派的弟子所知甚少,被我族前辈废去神识后,赶出血海。之后再无相关记载。我毕竟学识尚浅,可能我族太上大长老知道一二。”

  苍云略加回忆,暗道这落下的必定是混沌地碑,其中一片碎片被地幽冥坛获得,机缘巧合,被自己吸收,而混沌地碑的主体则落入血海。苍云只是奇怪,为何在这记载罗刹和修罗往事的壁画之上,会有关于混沌地碑的记载。

  苍云很快看到了答案。

  那巨鸟看到从天而降的混沌地碑,竟妄图将其吞下。

  混沌地碑,镇之力犹在玄黄宝塔之上,乃无上先天灵宝,纵然暂时碎裂,必也能在短时间内自我复原,岂是能够随意被吞噬之物?那巨鸟虽强横无比,勉强吞下半截混沌地碑后,被混沌地碑生生击落,坠入血海。

  混沌地碑现,巨鸟陨落,几乎让血海天地倒置,血海水直冲天际,罗刹与修罗的始祖岂能不知,寻至巨鸟处,见巨鸟落在血海之中,而尚有一半的混沌地碑悬浮在半空中,沐浴着洒落的血海。

  罗刹与修罗的始祖无法轻易驱动混沌地碑,竟不惜消耗本命精元,催动混沌地碑,镇压那巨鸟,不止镇压巨鸟的肉身,同时要镇压巨鸟的元神。

  壁画内容并不多,许多情景是苍云根据壁画想象而出。

  罗刹和修罗始祖用燃烧生命的方法来拯救万千子民,其中的悲壮血淋淋的展现在苍云面前。

  巨鸟不甘的鸣叫。

  罗刹与修罗始祖的油尽灯枯。

  万千罗刹、修罗子民的哭嚎。

  血海的狂怒。

  巨鸟几经抵抗,终因被一半的混沌地碑镇压,神力失去大半,被罗刹与修罗始祖催动的半块混沌地碑重重击在额头,一滴鲜艳的血滴下,滴入始祖之海。

  在那一滴巨鸟血滴落的地方,赤红蔓延,至整个血海。

  一滴血,染红了始祖之海。

  血海的源头,是那一滴巨鸟血,凌驾于亿万被其吞噬的始祖之海生灵之上。

  苍云见到这等场景虽有震撼,终归当作是故事,而图灵和玻璃呆若木鸡,千万年来在罗刹和修罗族中流传的传说瞬间崩塌,心中曾经坚定的信念荡然无存。

  简而言之,图灵和玻璃的世界观崩塌了。

  “你俩没事吧?”苍云瞥了一样图灵和玻璃问道。

  玻璃有些无力的靠在图灵肩膀,镇定坚强如图灵,搂着玻璃的臂膀也是微微颤抖:“难道,开祖殿就是这个意思?让我们知道罗修和罗刹本是同一个种族,这样的事实,足以平息我们两族之间的战争。”

  玻璃轻轻咬了咬嘴唇:“既然我们有同一个祖宗,当然,当然没有再互相厮杀的理由,难道,我们的族人,从来都不知道这样的隐秘吗?”

  图灵张张嘴,想说些什么,猛然间好似意识到一个可怕的事实,喉咙发干。

  玻璃对图灵的异常表现很是敏感,关切道:“你怎么了?”

  图灵垂下头,片刻,抬起头,柔情的看着玻璃:“没事,我,只是胡思乱想。”

  玻璃浅浅笑了笑,摇头道:“你每次说谎都是这样的表情。”

  图灵无奈一笑,看看苍云:“苍云哥,我,”

  苍云点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怕是罗刹和修罗的高层早已知道这样的事实,所以高层之间才会互相渗透而不会受到清洗。”

  玻璃不解:“怎么可能这样?那我们两族为何还要征战不休?”

  图灵长长的吐口气:“为了保持权利。”

  玻璃幽幽的看着图灵,图灵续道:“只有不断的战争,才能保留庞大的军队,才能保证一个政权存在的合理性。”

  玻璃瞬间脸色发白:“怎么可能,我们的父辈,祖辈,怎么会因为这样的缘由,不顾两族子民的死活。”

  图灵努力让自己的表情显得自然,道:“所以,我说是胡思乱想。”

  玻璃看向苍云:“苍云哥哥,难道,真的会这样?在你们妖界,也有这样的事情?”

  苍云暗道何止妖界,你们只要向上几层,去看看地狱鬼界的场景,就知道上面几层的太平盛世是因为掩盖了太多下面几层的烽火连天。

  苍云道:“壁画还没有完,我们不要乱猜。”

  苍云三个继续顺着壁画前行,只看到最后一点壁画,壁画的尽头是一点光亮。

  壁画之上,巨鸟已跌落入血海之中,只留一个头在外面,正仰天怒嚎。

  罗刹与修罗的师祖在壁画中只画了两个虚影,看得出已经形神涣散,如风中残烛。

  苍云看着壁画,恍惚间听到了其中的声音。

  “本尊,大孔雀明王,永世诅咒你们的种族,只有他们无尽的血,能让你们的封印永存,当你们的族人生活足迹遍布始祖之海,本尊将再次降临,吞噬你们这等蝼蚁!颤抖吧,杀死你们自己的族人吧,永远的自相残杀,让你们的血让这海永世鲜红。”巨鸟声音粗狂,嚎叫道。

  显然图灵和玻璃也感受到了同样的声音。

  那可能是大孔雀明王的怨恨超越时空,也可能是罗刹与修罗的师祖特意留在此处,为后辈子孙诉说着罗刹与修罗悲惨的命运。

  一切,还是因为这一只大孔雀明王。

  这个不知生于何处,却无可匹敌的存在。

  大孔雀明王的诅咒,让罗刹和修罗世世代代的战争,为的是控制族人的数量,不让两族人口超过一定的限量,唤醒那沉睡在血海深处的恶魔。

  “你们可听说过大孔雀明王?”苍云问道。

  壁画突然跳至最后一个画面,且之后再无壁画,苍云只能看到此处,不知道大孔雀明王最终是被何种方式封印,是否已被混沌地碑镇压致死,也不知道大孔雀明王的诅咒是否灵验。

  图灵伸手轻轻触摸那壁画,良久:“我从未听过大孔雀明王的传说,”图灵掏出那一根尾翎:“但,如果这就是大孔雀明王的尾翎,我族,肯定是封存着大孔雀明王的信息,”

  玻璃盯着那尾翎:“看来,我族也知道一二。”

  图灵突然对那尾翎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恨意与恐惧,几乎不能把持:“我们为何要进入这祖殿?这里明明就是大孔雀明王的封印之所,圆木大长老让我们进来,难道是想让我们看看那大孔雀明王是否仍被好好的封印?如果那大孔雀明王的诅咒一直有效,罗刹族与修罗族的战争将永无休止,是不是圆木大长老知道了这个事实,想到只有彻底消灭大孔雀明王才能真正的平息战争?”

  苍云道:“我从来都猜不透圆木的想法,但他既然千辛万苦的让我们进入祖殿,总有他的道理,我们前行看看。”

  苍云向着那一点光亮前进,图灵和玻璃心乱如麻,尾随其后。

  甬道般的洞穴戛然而止,苍云三个进入一个巨大的圆顶洞穴。

  洞穴中并不算明亮,只是相较于甬道中光明一些。

  在甬道出口的对面,有两尊硕大的身影。

  左边,是漆黑的修罗,肌肉奋张,面容俊朗,生有六臂,成火焰状举着六臂。

  右边,是雪白的罗刹,珠圆玉润,神态凤仪,只着寸缕,双手在胸前成莲花状。

  两尊身影均有三丈高,闭着双目,虽肌肤看上去充满弹性,但已没有一丝生气。

  图灵和玻璃不由同时跪倒叩拜:“不肖子孙,参见老祖!”

  苍云暗道娘贼,怎么看这两个小子像是在上拜高堂?嗯?老祖?苍云赶紧仔细看那两尊身形,心下大惊,这真是罗刹与修罗两族的师祖,从壁画上看,还以为他们已灰飞烟灭,现在竟然完整的矗立在面前,既然他们能够保存至今,那大孔雀明王岂不是仍在封印之下顽强生存?苍云目光扫过,发现地面之上刻着几行字,走向前观看。

  图灵和玻璃跟着苍云过去,只见地上写着:圆木得知往事,心潮澎湃,必将寻得祖殿之钥,开启两位始祖背后守卫之门,唤醒大孔雀明王,用五菱圣杖之中混沌地碑碎片,以及一身血肉灵魂,降服明王,乃绝兄弟之族互相争杀之惨剧。

  “圆木果然早已进入祖殿!”苍云恨的牙痒痒,原来自己一直在圆木的控制之下活动:“什么始祖身后之门?”

  玻璃弱弱的伸出手指:“苍云哥哥,圆木大长老说的是不是那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