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符尊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百三十八章 孤灯谈心 十

符尊传 苍云阁主 3037 2017.07.03 15:02

  一丈方圆的石台,悬浮在漆黑的空间,石台混圆,通体淡青,边缘的栏杆有两尺高,成莲花状。

  苍云站在石台的中心,三尊巨大的雕像围住石台,雕像高有三十三丈,一座身披袈裟,单掌合十,垂首闭目,满脸慈悲,这尊雕像满是灰白色,失去了生机。另外一座雕像仙风道骨,眼眸望向远方,身上白色长袍优雅缓慢的飘荡,只是雕像同样面色灰白,双眼无神,没有丝毫的生气。最后一尊雕像隐在黑暗之中,只能看出大概的形状,虽看不清容貌,却能感受到极其浑厚的生命律动。

  身披袈裟的雕像身上有淡淡的佛力,身着白色长袍的雕像身上散发这若有若无的仙气,而藏在黑暗中的雕像有着澎湃的妖力。

  仙妖佛三力,以具象化的方式,站在苍云面前。

  苍云心中明了。

  因为付丽华的死,斩去了慈悲心,也就是斩去了佛力,所以身披袈裟的雕像成灰白色。

  明白天道运转,不在法力,修道之身也可斩去,斩去了仙力,所有身穿白色长袍的雕像双眼死寂。

  留下的,是妖的真身,妖力的本源。

  “原来,我早已将佛力斩去了。”苍云怅然若失:“这样,回到仙界,一身佛法修为便会离我而去。”

  悄然间,苍云实现了解脱佛力桎梏,却没有想到是以这样的方式,苍云总有些高兴不起来。

  仙力,不再依附苍云,回到仙界,跟随佛力消失的,还有仙力。

  能够留下的,是苍云原本的身子,妖身的力量本源。因为苍云已经散去妖之真身,以符文之体取而代之,待有朝一日回到仙界,符文之体会单纯的以妖力作为力量的源泉。以苍云的境界,三力合一还是单纯以妖力驱动,对符道不会有何影响,苍云依旧是准尊修为,实力不会有丝毫的下降,只是苍云心中空虚,颇有不舍。

  “仙妖佛三力互相制约,现在没了法力,三力不过是意识形态上不同,意识,随心而动,何不在意识里将仙佛之力彻底融入妖力之中,在修真界,一念动,可能引发三力崩溃,在九州,可肆意妄为。”苍云静静的看着三尊自己的雕像,胸怀逐渐开畅:“管他什么魔佛力,在九州都是浮云,以前不敢尝试的三力运转方式,为何不试一试?就任由妖力吞了佛力和仙力,也不必管三力失衡。”

  苍云想象着调动仙妖佛三力的感觉,心中模拟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反正这只是苍云的臆想,如若真的将仙妖佛三力按照现在苍云的想法催动,会发生怎样的后果苍云并不知道,反正想象无罪,在上界,苍云还要担心万一体内法力运转起来,脱离自己的控制,走火入魔,在九州,苍云的思维就像脱缰的野狗,嗷嗷叫着跑的贼快。

  德法见苍云入定,不敢擅离,便在苍云身边守卫,起初并未觉出异状,过了两日后,德法打坐中觉得肌肤阵阵发寒,就像是坐在了绝世猛兽身旁,猛然开眼,见苍云已悬浮在一尺高的悬空,头发如同在水中漫游的蛇,缓慢的扭曲着身体,用心感受,隐约间可听到一阵阵猛兽的低吼长吟。

  看着苍云,德法肌肤不由自主的微微战栗,好似面前悬浮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从未见过的巨兽。

  “难怪祖师称为妖龙,”德法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祖师这样入定,显然进入大玄境,是神功有所突破的前兆,必须护法。”

  “明心见性,明的是什么心,见得是什么性!”苍云脱开佛教徒的身份,重新审视着眼前审批袈裟的雕像。

  “妖的心,妖的性,同样是心性,以妖道证道,莫非就不是明心见性?莫非也是佛门教义?如此算来,佛门教义不也是妖道?我本是妖族,与魔族的区别在哪里?阴中之阳,阴中之阴,阴阳大成,不就是想要突破阴阳的界限,那时,阴阳有何区别,佛教又有何区别?”

  苍云想不明白,等到想明白的时候,就能真正踏上阴阳大成的道路。

  待苍云睁开眼,又是明月高悬的夜,眼前的德法黑眼圈浓重,瘦了三圈。

  “德法,你怎么了?”苍云关切的问道。

  德法听到苍云的声音,顽强的睁开眼睛,见苍云神采奕奕,欲哭无泪:“祖师,你终于醒啦。”

  德法的声音虚弱中带着嘶哑,苍云更加不明所以:“怎么回事,你是不是被人伤了?”

  德法无力的摇摇头:“祖师,你在这里入定,弟子不敢离开,一直为祖师护法,已有十数日未曾餐饮。弟子这是饿的。”

  “十数日?我已入定多久?”苍云问道。

  德法摇摇晃晃的伸出两个手指头:“已有二十一日。”

  若不是德法武功卓绝,十几日不吃不喝,早就圆寂去了。

  苍云站起身,活动下手脚,并无不适,反而觉得精力充沛,自己也未知为何如此,道:“等我片刻。”

  不等德法回话,苍云飞纵而出,真是身轻如燕,不到两盏茶时间,苍云背着个大包袱推开庙门,展开包袱,满是烧鸡熏肉,大壶的酒水,抄起来就往德法嘴里塞。德法迷糊间嚼了几口,有了些精神,见苍云正往自己嘴里塞肉,叫道:“祖师,这些肉,不可,弟子,”

  苍云气道:“有何不可?谁说佛门弟子不能吃肉?不要被那些教条骗了!我是佛门祖师,我说能吃,就能吃,来,喝酒!”

  苍云不等德法辩解,将酒壶的嘴塞到德法嘴里,醇香的酒浆涌入德法喉头,这并非烈酒,而是淡淡的米酒,香甜可口。苍云将一只手掌按在德法背后,运功帮助德法消化食物,否则一个久未进食饮水的人,猛然间大吃大喝,只能顷刻间撒手人寰。

  “祖师,这肉,”德法双眼流出眼泪。

  苍云乍脱去了佛力桎梏,心情大好,哈哈大笑,又强按着德法吃了一大口:“这肉怎么了?”

  “祖师!太齁得慌了!这是咸肉吧!”德法眼泪汪汪的道。

  苍云举着肉的手停在了半空,半晌,苍云默默的咬了一口,立马吐出老远:“娘贼,他弄这么咸干什么!”

  折腾了许久,配合着苍云赤脚医生般的医术,德法总算活了过来。

  “恭喜祖师,神功再上层楼。”德法声音仍有些发飘,精神已健硕了许多。

  苍云总不能告诉德法自己是因为将佛力给斩去了,才更上层楼,只能道貌岸然的表示对德法的关怀的感谢,同时给予德法热情的鼓励。德法趁机向苍云询问佛教经典,苍云将心中感悟一一讲授,虽不知德法能理解几分,德法确实破去了许多不明之处,收获颇丰。

  眼看天际泛白,德法问道:“祖师,你要不要去多木寺,见一见思思教主,他很是想念你。”

  苍云道:“我有事要做,暂时不去见他,他身边高手如云,信徒云云,过的快活,像你这样武功的弟子,有多少?”

  德法道:“弟子是武功修为最高的,其他师兄弟颇有些差距。”

  苍云点头道:“这样也对,如果都有你这般武功,多木寺岂不是要一统江湖。”

  德法正经道:“思思教主宅心仁厚,只想以佛法渡众生苦难,没有旁的想法。”

  苍云问道:“那你们是愿意降服于赵庭,还是相助赵红。”

  德法微微迟愣:“祖师说的是原来大闫的太子和新继位的陛下?”

  苍云皱眉道:“赵庭已经称帝?”

  德法道:“祖师不知?现在是开平元年,赵庭陛下的年号。”

  苍云背着双手,颇为赵红不平,赵庭毕竟掌握了京城,朝廷的各大部都在京城之中,能够调用的资源远胜于处于边关的赵红,能够如此快速的将诏书速到各地,也只有控制这京城枢纽的赵庭能够做到,长此以往,舆论权被赵庭揽在手中,赵红起兵将成为不义之师。

  “事情并非如此。”苍云将赵庭的真实身份和故事大略讲了一遍,听得德法一头冷汗:“祖师,有这等事,这可如何是好。”

  苍云道:“我问你,你是愿意帮助赵红,还是赵庭?”

  德法道:“天下大势,本非弟子等出家之人该关心,如若赵庭心怀恶念,只怕天下百姓会苦不堪言。祖师是站在哪一方?”

  苍云道:“赵庭弑父夺权,其心当诛,我支持赵红。”

  德法道:“弟子相信思思教主会赞同祖师的决定,弟子愿听命于祖师。”

  苍云笑道:“那便好,你先去赈济灾民,而后回去找思思,告诉他,组织寺内的武僧,勤加修炼,日后一定相助赵红。”

  德法目光坚毅:“弟子记下,大闫,不能亡于我辈,北夷魔教,不能成为大闫的主人。祖师,你要去哪?”

  苍云道:“我要去当丐帮帮主。”

  德法一时整不明白,为何苍云好好的佛门祖师不当,要去当一帮叫花子的头儿,只得道:“祖师真是,这个,神行百变,所以,祖师是要去坑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