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符尊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两百章 我不杀你你杀我

符尊传 苍云阁主 3146 2011.09.28 06:55

    苏天华将往事讲述一遍,有些是他亲眼得见,有些是他揣测,有些是他这些年各处打探得知,与真实历史基本相符。苏慕容等人听完,个个目瞪口呆。特别是苏慕容和慕容苏骤然得知自己身份,一时难以处理复杂的情绪。

  沉默半晌,平清悲悯的看了一眼苏慕容:“原来,大师兄小时候叫苏景。”

  “还是个调皮的娃娃,哈哈,跟现在一点都不像!”平剑抚掌叫道。

  朱雀朱雪拉住慕容苏的左右胳膊,齐声道:“二师姐倒是没改名字,原来师姐是公主!”

  苏天华满脑子黑线,这帮孩子到底把哪个部分当作重点了?

  要说苏慕容和慕容苏听闻自己父母的死讯没有悲伤是不可能的,但是让他俩悲痛欲绝也是不可能的。毕竟二人从小跟着青剑这四个师傅还有一众师弟师妹长大,对自己的生身父母感情很淡。平清几人之所以有这反应,一是有这方面原因,二是想调解下气氛,三是在青剑几个好师傅的教导下,又是修真之人,苍云这七个徒弟对生死之事都打心底有一丝漠然,反正死了变鬼还能轮回,以至于几人并不觉得死是多大的事。

  饶是如此,苏慕容和慕容苏煞气依旧猛增,平清几人见状不好,赶紧结剑阵,将苏慕容二人包裹进剑阵中,否则苏慕容和慕容苏散发的剑意就能摧毁整个使馆。苏慕容见几个师弟结了剑阵,自知失态,平复心绪,让平清几个收了剑阵。苏天华只觉眼前的少主突然凭空消失,一个呼吸间又重新出现,还以为自己眼花,也没多问。

  作为旁观者,此刻最冷静的就是苍云和锦宇。苍云与苏慕容,慕容苏关系更近些,插话道:“苏老先生,那照你的说法,鲜于谦和安王窃国,怎么就这么顺利?”

  苏天华叹息一声:“哎,不得不承认,鲜于这老贼治国有道,自从他接手北天和天寒之后,两国国泰民安,人人富足,国力日渐强盛,哪还有人会反他?”

  苍云一阵无语,自古民以食为天,谁能让老百姓吃得饱,过的安稳,老百姓就拥护谁,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没有哪个老百姓非要为某一个特定的皇帝拼命。鲜于谦就是皇帝的楷模,完美皇帝的代表,百姓不拥护才怪。

  “那您老支不支持我大师兄复仇?”苍云摆出这个观点。

  苏天华面色大变:“复仇?哎呀,少主,你千万别想着复仇,那狗贼的势力实在太大,而且他修为通天,万难抵挡。少主,你快离开黑龙,躲到中原去,那里狗贼的势力进不去,安全,快带着少主母走。”说着就要拉苏慕容和慕容苏走。

  慕容苏听苏天华提起少主母,脸红着说不出话。苏慕容示意苏天华冷静:“苏老,你身体不好,还是好好歇息,至于我的安危你无需担心,这里是中原朝廷的使馆,谅他们不敢造次。”

  苏天华闻言一惊,重新扫视身处的屋子:“这是使馆?少主,你做了中原朝廷的官员?”

  苏慕容淡淡一笑:“我不是官员,不过我五师弟是将军,这位是朝廷新册封的镇北王,锦宇。”

  苏天华惊得张着嘴,一时不知说什么好。苏慕容几人都是修道之人,对世俗名利看得很淡,苏天华不同,多年的大管家身份让他知道王爷是多重的分量,想当初,安王也是王爷,手里已掌握了足以政变的实力。

  苏天华还是担心,想要继续劝说,只觉一阵头晕,差点趴在桌上。这是多年的积劳发作,来时一时兴奋,苏天华还没感觉,现在安顿下来,反而支持不住。众人让苏天华睡下,纷纷离开屋子,到苏慕容房中。

  “大师兄,你怎么看这事?”朱雀问道。

  苏慕容正色道:“我对以前的记忆全都没有,大概是因为那忘伊散的缘故,我心中还真没太大仇恨。不过这毕竟是杀父之仇,有机会总要报的。念在鲜于狗贼治国有道,杀了他可能致使黎民涂炭,违背先祖意志,可以不去他性命。”

  朱雀不屑的揉揉鼻子:“我说的是你和二师姐的婚事啊,别忘了,苏老先生都说了,大师兄是少主,二师姐是少主母!”

  苏慕容一阵无语:“你们,这,那是儿时的事情,这怎么算的了数。”

  慕容苏脸色绯红,听了苏慕容言语,很是失望,又有些惆怅,但听苏慕容没有直接回绝,又有一丝窃喜,反正是不说话。

  “别啊,大师兄,苏景,哈哈,你是失忆了,二师姐也失忆了啊,怎么不算数了?”平剑笑嘻嘻道。

  苏慕容又是一阵头大:“这两者有什么关系?”

  “呀,怎么没关系?”平剑咬着不放。

  苍云及时咳嗽一声,结束了这不像话的谈话:“大师兄,那你不着急报仇了是不是?”

  苏慕容点头称是。

  “那二师姐呢?”苍云又问慕容苏。

  慕容苏咬咬嘴唇:“我自小没见过娘的模样,原来已经被人害死了。但你们大师兄说的对,等你大师兄去的时候,我跟着去就是了。”

  苍云点点头,背景是是平清几人吆喝夫唱妇随。

  “那我们还是先护着锦宇完成他的行程,然后我们休整一番,再去好好报仇如何?但这就不必告诉苏老先生了,免得他担心,等大仇得报再说不迟。”苍云道,在他看来,苏慕容和慕容苏的复仇不过是时间问题。凭自己师兄弟七人的实力,什么凡间的高手杀不了?还逃跑?怕的是鲜于谦听到消息先跑了,躲起来不见人才对。

  “理应如此。”

  “好。”

  锦宇起身躬身道:“多谢几位,竟然放下大仇,先护我完成行程。”

  平清挥挥手:“快坐下,这么客气干什么,距离你拜祭你母亲的八月初六还有半个月而已,就让那鲜于国主多活几天。”

  锦宇报以微笑,坐下时巧妙掩盖了眼神中一抹担忧。

  几人闲聊几句,想问问苏慕容,慕容苏小时候的事,无奈忘伊散效力强劲,两人实在一丝印象都没有。最后众人各回房间休息,准备次日去见黑龙国主。

  半夜。

  苏天华迷迷糊糊醒来,回忆一下一天经过,确认自己不是做梦以后,老泪纵横,喃喃自语:“老主人,少主找到了,该交代的都交代了,老奴本该侍奉少主才对,不过老主人身死多时,老奴苟活于世二十载,早该随老主人而去。况且少主和少主母一起,又有将军,王爷作伴,不需老奴了,老主人,老奴这就来。”

  苏天华颤颤巍巍的走下床,摸到墙边,摘下白天就盯上的一把装饰用的短刀。这短刀虽是纯黄金打造的装饰品,要想刺死一个老人还是绰绰有余,苏天华拔出刀,默默对准自己的心窝,老泪奔流,低声道:“老主人,老奴来了!”

  一刀狠狠刺下。

  没有疼的感觉,苏天华疑惑的睁开眼,只能看出眼前站了个黑影,看身形,知道是苏慕容,不由羞愧的很:“少主,你,你怎么在?”

  其实苏天华一醒的时候苏慕容就已经发现,也没注意,以苏慕容的神识,整个使馆人员的一举一动都能清晰掌握,只是苏慕容对这老管家格外关心,不过苏慕容不会随意探听别人隐私就是,没听苏天华说些什么。直到苏天华准备自尽,苏慕容才及时赶到,阻止悲剧发生。

  说是及时赶到,苏天华的动作在苏慕容看来跟蚂蚁在胶水上爬差不了多少。以苏慕容的速度,在苏天华准备刺下去的瞬间,他完全来得及吃个宵夜以后在过来拦住苏天华。

  苏慕容不想解释太多,只是轻轻将短刀挂回墙上:“苏先生,你还愿意当苏家的管家么?”

  苏天华道:“自然愿意。”

  “那就好好活着,这是家主的命令。”苏慕容说完,转身走了。

  苏天华愣在当场,感慨万千,死里逃生,让他对生命有了全新认识。

  房屋门外,慕容苏已然站在那里,对着苏慕容脉脉一笑。

  苏慕容有些不好意思,微微侧过脸:“还想和苏老多聊几句的,这两个可气的东西。”

  慕容苏敏感的感觉到苏慕容的情绪,心花差点怒放,微微低头:“嗯,咱们去看看。”

  两人一晃身形,到了使馆上空云层之内。隐藏在云层之内的两个黑衣人猛然发现身边多了两个人,骇的差点叫出声来。

  “你们是谁?可是鲜于谦手下?”苏慕容纵然语气冰冷,面相依旧温文尔雅,看的慕容苏有些痴迷,甚至忘了眼前的敌人。

  其中一个黑衣人冷冷道:“国主名号,岂容你随口叫来?”

  “果然是。那你们受死吧。”苏慕容手中剑气凝聚。

  黑龙国,首都,半夜,上空闪过一道清色,瞬即消失,赵亮了大半个首都。

  “你都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慕容苏跟在苏慕容身后缓步走回使馆。

  苏慕容淡淡道:“对于他们,只有鲜于谦有和我对话的资格。”

  走路时两人间的距离,近了些。

  当年出现在鲜于谦身后的白发老者面无表情的进入一间小密室。

  “何事?”鲜于谦声音传出,却不见人影。

  “国主,现已证实苏家,慕容家后人出现,两个丙级甲死了。”

  “哼,安排下,派些乙级的过去。务必斩尽杀绝!”

  “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