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符尊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百八十九章 乞丐

符尊传 苍云阁主 3073 2017.02.03 19:35

  迷迷糊糊中,苍云听到有人喊叫,一个男子吼道:“怎么让一个臭乞丐堵了路!还不给我扔一边去。”

  而后苍云感觉自己的双腿被提起,两股力道拖着他的身子,不敢苍云身体和粗糙的地面有多大的摩擦力,只管将他粗暴的从街上拉走,而后抛在一个阴暗的角落。

  很快,苍云又被另外一伙人抬起,迅速移动,隐约间听到:“不能让这个臭小子死咱们街头,麻烦。”

  “扔到吴老三那去,让他惹一身骚。”

  没多久,苍云被重重的抛下,周身一阵剧痛,再次昏厥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苍云感觉自己被一个大汉扛在肩头,大汉骂骂咧咧:“娘贼,能啥,龟孙,哪能扔俺堂口,小兄弟你也报怪俺,俺也是听头头地话。”

  这一次苍云至少是被放在地上,仍不能阻止苍云彻底失去知觉。

  苍云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昏暗的房间,躺在一堆稻草之上,身上盖着一条发黑发臭的被子,屋内散发腐朽霉烂的味道,屋外已经是深夜,仅靠屋内明灭的小小火堆提供光线和温暖。

  “你醒啦?年轻人身子骨就是好。”火堆旁一个衰老的身影回过头,看着苍云笑了笑。

  老者枯瘦,须发灰白,双眼深陷,手掌粗大,放在双膝之上。

  “我,”苍云声音嘶哑,声音有气无力:“这是哪?”

  老者没有挪动,道:“放心,小伙子,这里是一座破道观,以前也有些香火,叫剑清观,不知道为什么荒废了。这里是城里穷人区的最深处,丐帮弟子都不愿意过来。安全。”

  苍云身上数处伤口仍在发痛,肠胃在哀鸣,口中发干:“多谢老人家,我,”

  老者慈祥的一笑:“不用说了,我知道,你一定饿了。”老者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只破碗,从架在火堆上的铁锅中掏出一些食物,颤巍巍的走到苍云面前:“来,吃了吧。”

  苍云看了一眼破碗中的食物,是烂菜叶混杂着碎豆腐和略微发馊的米饭,其中半碗是汤水。看着这样的伙食,苍云第一反应就是抢在手中,三口两口吞了下去,并意犹未尽,老者笑着摇摇头,又给苍云盛了一碗,苍云再次狼吞虎咽的吃下,感觉出了一头汗,力量从体内生出。

  苍云宁愿死也不想让修真界见到自己现在的模样,一个吞噬杂碎的准尊,无论是朋友,亲人,还是敌人。

  再大的羞耻感与负罪感,也抵不过身体对食物的贪婪。吞下两碗老者精心勾兑的美食以后,苍云双眼发直的盯着天花板,身上的伤痛让苍云不能自由行动。

  “小伙子,睡吧,咱们这一行,又没什么事,吃了珍珠翡翠白玉汤,睡得香。”老者自己盛了一碗汤泡饭后津津有味的吃起来,任由苍云再次昏睡过去。

  “哎?怎么还发烧了?哪有钱给他抓药,看他能不能扛过去吧,反正后面有空的棺材,啧啧啧。”

  苍云总是介于睡和醒之间,睡时无梦,醒时无言,发烧不退,苍云陷入连续的不清醒状态,每日靠着老者的食物维持最基本的生命。

  身上伤口发炎,缺少医药,苍云完全无法康复,若不是体内经络全通,早已一命呜呼。老者只能惊叹苍云生命力顽强。

  “行吧,看你竟然撑过了一个月,咱老头子就舍下老脸,给你凑点钱,看能不能买点药。”

  “我这是在哪?”

  “我是怎么了?”

  “我是谁啊?”

  “我是苍云,我是苍云,我是准尊,我是苍天的大龙头。”

  “小伙子,白日梦做的不小哦,比咱老头子疯的还厉害,来,吃药。”

  一股苦涩的液体流入苍云口中,苍云食道受到强烈刺激,猛烈的咳嗽起来,将吞进的苦水吐出大半。

  “哎,你这小伙子,咱老头子好不容易给你弄来的汤药,怎么能浪费!”

  苍云感觉到先是一大口苦水灌进嘴里,而后一只粗糙的大手死死的按住嘴巴和鼻子,若是不咽下汤药,就要生生被憋死,求生的本能压倒一切,苍云迷糊中,将汤药全部吞咽下去。

  连续三天,苍云头脑清醒了些,不需要老者再强行灌药,能够自己吃药。

  “小伙子,你可是说了不少梦话哦,咱老头子就在那些神怪小说里才听过,不过你说的可是更加夸张。”老者见苍云转醒,颇为高兴,捻着一缕花白的头发道。

  “做梦吗?难道那些都是我梦到的?”苍云神情恍惚。

  老者连连摇头:“他们下手太狠喽,怎么能把一个小伙子大傻了,哎,可叹,可叹。小伙子,你那不是做梦,是什么?你看看你周围,可有半分像你说的?什么妖界,魔界,新世界,仙界,哎呦,咱老头子都快记不住了。”

  “是做梦吗?”苍云自己都开始疑惑起来。

  到底哪里是真实?是记忆中的妖界,还是现在所处的破道观?

  难道真的是幻想?

  看着苍云发呆,老者道:“你已经这么迷糊了小半年了,脑子不清醒很正常,咱老头子佩服你啊,小伙子,能活下来。”

  苍云微微一惊,半年?一直浑浑噩噩?普通人病成这样不死也要脑子残废,看来自己运气不错,心中对老者极为感激,道:“老人家,不知道高姓大名,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老者摇摇头,叹息一声:“这么有礼貌的弟子真是不多啦,不枉咱老头子救了你,你不知道咱老头子是谁?老头子就是张大麻子,张巴陵。”

  “张巴陵?多谢张老爷子。”苍云撑起半个身子拱手道。

  张巴陵有点错愕的看着苍云,旋即收起表情,问道:“小伙子,你叫苍云是吧?是哪个堂口分舵的?”

  苍云黯然摇头:“老爷子,我不是乞丐,我是被歹人骗去钱财,沦落至此,好不容易挨到城里,就被一帮不知所谓的乞丐给打了,一直迷糊到现在,如果不是老爷子你,我尸体早已腐烂。”

  张巴陵上下打量苍云:“果真如此?倒是看不出小伙子说假话。难怪不认得我,也难怪你细皮嫩肉的,以前,读书的?”

  张巴陵还以为苍云是败光了家业才沦为乞丐。

  苍云不知该怎么解释,干脆垂头不语,在张巴陵看来是苍云低下了羞愧的头颅。

  “小伙子,没事,不丢人,人生难免大起大落。”张巴陵长叹一声:“看开就好,这么重的伤,这么重的病你都撑过来,还有什么看不开的?”

  苍云万般无奈,随意答应两声。

  张巴陵将一缕头发缠在手指上,看着心情不错:“小伙子,能够救你一命,是咱老头子的造化,你可要好好珍惜你的生命。”

  苍云虽有些受挫,精神不至于被严重挫折,听张巴陵这样说,心中倒也一松,道:“老人家,你放心,我不会自暴自弃。”

  张巴陵笑呵呵道:“那就好,天色还早,咱老头子去要点吃的,运气好,要几个铜板,还能买点肉吃,给你补补身子,你现在身体太弱,需要营养,不过咱老头子挺好奇,你看着柔柔弱弱的,身子骨出奇的好。”

  苍云暗道北冥正说自己是通神之体,看来还有些意想不到的功效。张巴陵向外走去,苍云发现张巴陵走路时一顿一顿,每走一步,身体都要重重的落在脚跟上,双腿不甚灵活,双臂下垂,无力的摇摆,每当张巴陵想要抬手,都要酝酿片刻。张巴陵须发花白,看着已是年过花甲,还要出去乞讨为生,供养苍云,苍云心中一阵发酸,无论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张巴陵确实是苍云的救命恩人,进入九州短短时间内,苍云已三次被救,不免感叹人生起起落落,虽然进入九州之前苍云已经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仍没有想到会有此等遭遇。

  “忘了凡间的危险,是这样的,生老病死,凡人躲不开的劫难,是我早就忘记。”苍云开始重新思量如何在九州中生存。

  傍晚时分,张巴陵托着个油纸包回来,笑道:“来,小伙子,真是老天睁眼,真碰上大善人,给了不少钱。”

  不知为何,苍云觉得张巴陵的笑容有些牵强。

  张巴陵先是点燃火堆,让屋里暖和起来,在苍云面前将油纸包摊开,里面是四个白面馒头,半只烧鸡,这对于乞丐来说已经是天大的享受,苍云不争气的流出了口水。张巴陵撕下鸡腿,递给苍云:“小伙子,来,吃吧。”

  苍云感动异常:“老人家,就一个鸡腿,你这么辛苦才讨到半只烧鸡,还是你吃吧,而且你上了年纪,老无肉不饱。”

  张巴陵将鸡腿塞到苍云手里:“吃吧,小伙子,咱老头子能吃多少?这不还有鸡翅膀,来,咱爷俩分着吃。”

  “好,咱爷俩分着吃。”苍云差点热烈盈眶。

  “没志气,哭什么。”

  “我没有。”

  “咱老头子还能看不清?”

  苍云狼吞虎咽的和张巴陵分完了馒头和烧鸡,张巴陵吃的确实不多,大多时候是慈祥的看着苍云。

  “老爷子,明天,我跟你一起去乞讨吧。”苍云道。

  给诸位看官拜个晚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