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大妖小钻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下山抢劫

大妖小钻风 五十米大刀 2110 2018.11.12 09:32

  小钻风又道:“还有谁不服气的?也上来试了吧,我们山寨今日刚开张,还要等着下山干一票冲喜。”

  “让我来。”

  妖群中突然冒出来一个声音,紧接着蹿出一个瘦精干巴的小虎妖,操着刀子在小钻风面前一阵瞎挥,鼓着两个牛卵子眼睛,瞄向小钻风。

  “怕了吧?”

  “唉,花里胡哨的,有个毛用?”

  小钻风懒得和他动手,把板斧往他身上一丢,吧唧一声,当即压趴在地,早上吃的鸡腿都吐了出来,紧接着,噗的一声,拉在裤子里了。

  “大王爷爷饶命,我开玩笑而已,你别当真。”

  那小虎妖提了提档,赶紧求饶。

  瞪了那小妖一眼,小钻风高举大斧,大声叱喝:“还有谁?”

  话音刚落,众妖一溜烟跑了,溜得比兔子还快。

  小钻风眼前只有几片树叶飘过。

  众妖王回到自己洞中,都把门关上,加了五道门闩,还觉得不够,又加三道,才有些放松。

  “妈呀,真不是人,不,真不是妖啊,吃了牛鞭吗?太他妈吓人了。”

  虎大王擦了一把冷汗,战战兢兢地说道。

  “唉,咱们好日子到头了。”豹大王接嘴无奈地道:“没想到会栽在一个小妖身上,咱们以后怎么在花果山混?”

  狼妖缓缓道:“看来只有使出绝招了。”

  “什么绝招?”虎大王和豹大王一起看向狼大王。

  “投降!”

  ......

  山上回归平静,唐憎催促小钻风赶紧下山,此时正值中午,有大批商队路过,干一票大的应该不成问题。今天是来张吉日,千万不能空手而归。

  小钻风穿了一身朴实的铠甲,身披红披风,手持两把大斧,一声大喊:“把我宝驹牵上来。”

  精细鬼往手板心里吐了吐口水,梳理小钻风的头型。

  毕竟,当山贼可以打劫失败,但气质不能输。

  你要顶着一头鸡窝去打劫,人家以为你那里来的乞丐,不给你不说,还有可能踹你几脚。

  但你要打扮成一个将军的样子去,未开口,人家自己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大哥,你的宝驹来了。”

  闻声,小钻风忙看向自己的“宝驹”,尼玛,竟然是只瘦小的毛驴。

  裹点面粉,炸至金黄,一个人都可以吃了。

  小钻风当即差点晕倒地:“不会吧,堂堂一个二大王,连匹宝马都没有,我怎么去抢劫?大王,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唐憎冲他苦笑一下,“小钻风,咱们已经穷得连米都买不起了,后山圈里还有只膘肥点的山羊,要不你骑那只羊去吧?”

  当山贼穷到骑山羊去打劫,亏唐憎想得出来,落后,无知,要不是打不过他,小钻风早就扑上去抽他耳刮子了。

  “算你狠。”小钻风一咬牙,跳上驴背,突然感觉哪里不对劲。

  只听见嗷儿一声惨叫,明显感觉毛驴身子在往下缩,肚子都贴地上了,一串响屁放得就像炸鞭炮似的。

  小钻风体重加上盔甲斧头,少说也有五百斤,一只瘦小的毛驴恁是受不了。

  见此情况,精细鬼和伶俐虫冲过来,一个在前拉,一个在后撵,毛驴才开始迈动步伐,但四条腿战战兢兢,像筛糠一般,走起来一闪一闪的,造孽!

  好歹出发了,此时天空正值晌午,太阳晒得火辣辣地。

  经过长途跋涉,他们终于赶到山下,天却已黄昏了。

  精细鬼累得口吐青烟,毛驴更是倒地罢工,任伶俐虫在后面怎么抽打都不走。

  小钻风无奈,只好跳下驴背,休息休息,三个小妖掏出自制的山羊奶馍馍,管它硬的是否如石头,大快朵颐起来。

  小钻风觉得,他们可能是史上最窝囊的妖怪和山贼,要是被写进书里,后人绝对不可能超越。

  这一切都要拜唐憎所赐。

  唐憎虽是和尚,却不修小乘,而是修圆满,不忌酒肉美色。听他说,这叫自在,当和尚当成他那样,也算是奇葩中的奇葩了。

  但有一点,他还是做得很对得起佛祖的,那就是不准花果山的妖怪吃人肉,谁要犯这个规矩,不管什么原因,虽远必诛。

  这也就是为什么花果山的妖怪要么吃素,要么打猎的缘故。

  就在此时,前方一公里的道路上有动静了,一辆豪华的马车缓缓开来。

  车上马夫穿戴华贵,大金链条,绫罗绸缎,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马夫。

  马车中不时传出一个女子声音,声音很好听,想必是个绝色的千金小姐。

  没保镖,军队,侍卫护送,这么招摇撞骗,这不明摆着往饿虎面前送羊吗?

  想到此,小钻风赶紧提醒身旁吃饱神伤,正在打瞌睡的精细鬼和伶俐虫。

  “前面来一票大的了,咱们赶快行动。”

  两个小妖骨碌爬起来,柔亮眼睛一瞧,果不其然,忙催毛驴起来,让小钻风骑着上前去劫了。

  小钻风兴致大增,没想到山寨刚开张就遇上一票,天助我也,手持大斧,夹了夹毛驴,噔噔噔跑起来。

  结果,后面忽然传来阵阵叱喝,杀出一帮杀气腾腾的劫匪,都胯下高马,彪悍凶猛,那气势不知道要强小钻风们几倍,看得小钻风都惊呆了。

  劫匪们跑得贼快,眨眼功夫便冲到那辆豪华马车前,车夫见事情不妙,跳下马车溜了,剩下轿中小姐哇哇大叫。

  劫匪们立即展开本色,放开动作,大抢特抢,场面一度混乱不堪。

  而小钻风们这边,毛驴还像只蜗牛一般,三步一停,十步一喘,要多拖后腿,有多拖后腿,看得小钻风干眼红,恨不得一刀剁了这只蚂蚱驴。

  眼看煮熟的鸭子在眼前被人吃了,哪里心甘?小钻风一咬牙,从驴背上跳下来,抡起两把板斧就奔上前。

  一边跑一边叫:“都给我住手,全都是你小钻风爷爷的。”

  等到他冲到马车前时,劫匪们都抢完了,他娘的一群丧心病狂之徒,动作太大,马车被毁。抢走车上金钱不说,连两个马车轮子都下走了,带不走的,劈成几半,只留下一个背影婆娑的女子背对着小钻风,呜呜咽咽的哭个不停。

  “呸,一群无耻之徒,早晚都要给我送回来...”

  小钻风啐了一口痰,心里却没绝望到顶,毕竟不是还留个美女吗?

  看美女的背影,婀娜多姿,哭声清脆,想必是个绝世美女,小钻风就想不通了,这种货色都不抢走,那群劫匪难道是一群钢铁弯男?

  小钻风腾出右手,扒在美女肩上,命令道:“哎哎,哭什么哭?转过身来给小爷瞧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