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气势汹汹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234 2019.10.27 22:13

  等姜君和李锦瑟一拖再拖的起床,再慢悠悠的洗漱完毕,已经是日上三竿再三竿了。

  “长这么大,睡的懒觉都是拜你所赐。”

  前往花厅的路上,因为起晚了而羞愧不已的李锦瑟,十分难为情地说。

  姜君打了个哈欠,伸着长长的懒腰,一脸满足地说:“姐姐应该感谢我,人生苦短,觉要睡满。”

  “就你歪理多。”

  李锦瑟躲开姜君伸懒腰的手,好笑道。

  等到了花厅,却只见姜夫人和万夫人在那闲聊,不见姜老爷。

  “爹爹呢?”

  姜君探头望了望院子,也未看到姜老爷的身影。

  姜夫人露出一个神秘地微笑,“你爹爹给你准备大礼去了。”

  姜君一听,眉毛跳了跳,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

  “什么意思?”她忐忑不安地问。

  于是姜夫人便将姜老爷去给昭王送礼,买卖昭王妃之事仔仔细细说了出来。

  姜君听得瞠目结舌,半天没反应过来。

  “你!你们!你们这是公然行贿!”

  她指着姜夫人,气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她姜君一生求直,没想到爹娘为了她竟然贿赂皇子。

  她又捂着太阳穴,仔细想了想,用力摇摇头,难以置信地说:“不是不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们竟然向刘瑾戈买昭王妃之位!你们是怕我脸丢不掉吗?!”

  她现在恨不得自己没生出来了,这都叫什么事啊。

  一时间又气又急,连灌了两大盏茶水下肚,但依旧没有浇灭心里窝的那团火。

  姜夫人看着气急败坏的姜君,觉得莫名其妙,“我觉得挺好啊,能用钱买到最好不过了,省得你去跟别人抢。”

  姜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露出抓狂的表情,“不是,谁要跟人抢什么破王妃啊。”

  她觉得在这跟她娘亲讲道理纯粹是浪费时间和口舌,便严肃地问:“爹爹走了多久?”

  “早就该到了,你……哎,这孩子!”

  姜夫人第一句话刚说出口,姜君就一溜烟,不见了踪影。

  “伯母,这事,我听着也不妥。”

  将来龙去脉听明白的李锦瑟,为难地说。

  “这不是没办法嘛,你看君儿,看着就不像聪明的样子,随她爹,笨!”

  姜夫人说着,露出一个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姜君骑着快马,穿过集市,直奔昭王府。

  期间还将身上的银子悉数散尽,因为惊扰到了街上的百姓,撞翻了不少摊子。

  等到了昭王府,她连飞带跑,没多大功夫就到了刘瑾戈的书房。

  等到了书房前,没有看到阿克,只看到许悠悠歪着头伸长脖子靠向紧闭的门,像是在伸长耳朵听什么。

  “许姐姐?”姜君开口喊道。

  许悠悠显然被吓了一大跳,身体颤了一下,脸上露出慌张的神情,“妹妹不是在万府吗?”

  “我来找我爹爹。”

  姜君指着书房,不安地说。

  她不能确定她爹爹与刘瑾戈那见不得人的极其丢人的肮脏的交易有没有被许悠悠听去,如果听到就麻烦了,毕竟人人都传许悠悠将是昭王妃。

  “谁在外面?”刘瑾戈不怒自威的声音从书房里传来。

  姜君扯着嗓子回道:“是我,姜君,还有许姐姐。”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刘瑾戈瞟了一眼许悠悠,眼里充满警惕,“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我刚来啊,然后看到许姐姐站在门外。”

  姜君探身往里看了看,竟然真的看到了她爹爹。

  她气闹地咬咬牙,恨不得立刻将她爹爹拽回去。

  “我也刚到,是来找殿下的,没曾想殿下正在会客。”

  许悠悠已经没了方才的慌张,一脸镇静地说。

  “你有事吗?”刘瑾戈问。

  许悠悠摇摇头,“没事,就来看看殿下这里可需要我。”

  “我正有事要忙,你先回去吧。”刘瑾戈说道。

  姜君以为是叫她回去,忙指着姜老爷说:“我来找我爹爹,我想带他一起回去。”

  刘瑾戈看了她一眼,在门口让出一个身位,“你进来。”

  姜君却迟迟没动,等许悠悠走远了,她才走进去,一把关上门,急切地问:“刘瑾戈,你是不是收了我爹爹的什么东西?”

  刘瑾戈一脸坦然,点点头:“是,收了。”

  姜君一听,暗呼完蛋,她一世英名就要毁于一旦了。

  “你堂堂五皇子,竟然连这种东西都收?!这是对我的公然羞辱!”

  她脸都气红了,手指颤抖地指着刘瑾戈,咬牙切齿地说。

  刘瑾戈却是满脸困惑,“这个你不是知道吗?”

  “我知道什么呀,我刚睡醒才知道。”

  姜君欲哭无泪地摊摊手,又看向她爹爹。

  “还有你,爹爹,娘亲胡闹也就罢了,你怎么也这不懂事啊?”

  她以为她爹爹怕夫人也是有限度的,谁曾想如此没下限。

  只要夫人一句话,坑害女儿的事也照做不误。

  “我……”

  被骂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姜老爷,指了指自己,不知如何辩解,也不知到底要辩解什么。

  姜君羞愧难当地看着他,“你什么啊,这可是行贿,还是行这种贿,我,我都难以启齿!”

  “你发烧了?”云里雾里的刘瑾戈伸手去探姜君的额头。

  姜君用力拂开他的手,大骂道:“你才发烧呢!但凡是个正常人,都干不出这事!”

  “你倒是说说,我哪里不对?”

  被骂得一头雾水的刘瑾戈拂了拂衣袍,坐到书案后面的椅子上。

  “哪里都不对!我爹他拿万两黄金跟你买昭王妃之位,这事你也答应?”

  面红耳赤的姜君用右手手背敲了敲书案,她现在已是愧悔无地,但又不得不说清楚。

  “什么万两黄金?什么昭王妃之位?”

  刘瑾戈眉头微蹙,仔细想了想,还是没想明白。

  这时,失去理智的姜君已经被反应过来的姜老爷捂住了嘴巴,“唔唔唔!”

  “殿下殿下,切莫听君儿胡言乱语,她定是昨晚没睡好,魔怔了。”

  心虚的姜老爷紧紧捂住疯狂挣扎的姜君的嘴巴,眯着眼睛笑道,但是一下就被姜君挣脱开了。

  “我才没有胡言乱语,他都亲口承认收了你的钱。”

  与她爹爹保持了距离的姜君用袖子擦了擦嘴巴,理直气壮地说。

  “是啊,是收了,可是……”

  刘瑾戈再次点点头,承认道,但他还未说完,就被恼羞成怒的姜君打断了。

  “别可是了!就算你收了钱,答应了我爹爹,我也不会做什么狗屁昭王妃的!本姑娘不稀罕!”

  姜君叉着腰,不仅气势凌人,语气也相当蛮横。

  在她看来,这叫先发制人。

  为此,她还踮起脚,让自己看起来高大一些,好在气势上压过刘瑾戈。

  姜老爷则在一旁胆战心惊地擦着冷汗,这下子全搞砸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