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买卖妃位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071 2019.10.27 20:23

  枕风轩内,双燕靠近黑着脸回来的许悠悠,小心询问:“侧妃,您哪里不舒服吗?”

  下午去扶月轩时,心情还极好,说要给毅王妃和姜侧妃送礼。

  原本面容呆滞的许悠悠突然双手扶着桌子,呼吸急促起来,“我有些喘不过气,将药丸拿来。”

  “诶!”

  双燕点点头,迅速从一个红色木制锦盒里拿出一个天青色小瓷瓶,打开瓷瓶塞子,倒出一颗黑色药丸递给许悠悠。

  许悠悠接过药丸,塞进嘴里,就着茶水吞咽了下去。

  不消片刻,她的呼吸就慢慢平复了下来。

  双燕松了一口气,拿起塞子去塞药瓶。

  但是一个失手,瓶塞从手中脱落,滚到了桌子底下。

  双燕俯身去找,发现塞子正落到了许悠悠的脚边。

  她正准备蹲下去捡,却被许悠悠喝止住:“换个干净的便是,滚落到地面的就别来脏我的东西了。”

  说着,她眼冒寒光,一脸恨意,使劲踩住那个瓶塞,用力碾了几下。

  “是。”双燕站起身,双手放在身前,低着头唯唯诺诺道。

  “愣着干什么?还不服侍我歇息。”

  许悠悠瞥了一眼杵在那的双燕,气不打一处来,拍了一下桌子。

  “回侧妃,床已经铺好了,奴婢去给您点安息香。”

  双燕恭恭敬敬地回禀完,连忙去拿香炉。

  最近许悠悠心情一直不大好,动不动就大发雷霆,有时还动手打她。

  双燕每天过得战战兢兢,生怕自己出什么纰漏。

  可是就算不出纰漏,也还会无端遭受许悠悠的斥责。

  “啊!”

  正分神时,她的手不小心被烫了一下。

  痛得她叫了出来,但潜意识将声音压低了。

  若被许悠悠听到,免不了一通骂。

  她将被烫的手指放在凉水里浸了浸,就立刻端着香炉送到了许悠悠床边,丝毫不敢懈怠。

  “下去吧。”

  许悠悠躺到床上,面朝里面,语气冰冷地说。

  双燕拉下帷帐,退到房外后,才觉身心放松下来。

  此时已是深夜,外面没有点灯的地方,乌漆麻黑一片。

  万籁无声,鸟虫都叫得疲倦了。

  但万府却是个例外,尤其是姜君和李锦瑟的房间,灯火通明,笑语连连。

  谈笑到四更天,她们才渐渐安静下来。

  侍候的丫鬟早已经靠着门廊睡着了,烛火都无人熄灭,径自点了一宿。

  早上万夫人遣人来叫她们吃早饭,但听侍候的丫鬟说她们昨晚睡得迟,便任由她们睡去了。

  “如果不是锦瑟在,我非得把我家那丫头揪起来。”

  精气神很好的姜夫人挥舞着筷子,气鼓鼓地说。

  姜老爷吸溜喝了一口粥,砸吧砸吧嘴,“孩子正在长身体,你就让她睡睡嘛。”

  因为喝粥声音太大,被姜夫人瞪了一眼。

  “她都十七了,还长身体,别人家的姑娘像她这么大,早就嫁人了,像她这样睡懒觉的能有几个?!”

  越说越气的姜夫人放在筷子,扶着额头,叹着气。

  “我家君儿也嫁人了啊,昭王,五皇子。”姜老爷指了指昭王府方向,小心翼翼地提醒道。

  “对噢,我都忘了。”姜夫人拍了一下桌子,恍然大悟。

  她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酸萝卜,一口塞进嘴里,边脆生生地嚼着边说:“嫁了还不如不嫁呢,你看那个许侧妃,看着贤良淑德,其实说话绵里藏针,这种人最不好相处了。”

  “啧,我看昭王殿下对君儿倒也不错。”

  万夫人啧了一声,爽利地说。

  姜夫人不以为然,面露忧愁,“那他倒是将我家君儿扶正啊,听说昭王府一应事务都是许侧妃管,我家君儿太可怜了。”

  说着说着,她就抹起了眼泪。

  姜老爷忙从怀里掏出帕子递给姜夫人,劝慰道:“夫人夫人,消消气,君儿这不过得挺好。”

  姜夫人一把夺过帕子,白了姜老爷一眼,“好个屁,给人做小老婆能叫挺好?她可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又含辛茹苦抚育成人的心肝宝贝啊。”

  一想到这茬,她悲从中来,又淌起了眼泪。

  万夫人已经对自己这位老姐妹爱哭的性子习以为常了,姜君那种男孩子性格,竟然也爱哭,定是被她娘亲遗传的。

  她无奈地笑了笑,默默给姜夫人盛了一碗热粥。

  但是司空见惯的姜老爷却见不得自己夫人的眼泪,连忙好言相哄:“是是是,夫人说得对,赶明儿我偷偷给昭王殿下送个黄金万两,让他封我家君儿做正妃。”

  万夫人一听,像看猴戏似的,噗的一声笑出来,“只听过买官卖爵的,头次听说有人买王妃之位。”

  姜夫人却像见到了希望一般,收了眼泪,用帕子擦了擦眼睛,一本正经地说:“我看此法可行,你让昭王开个价,不够咱们就添,多少咱都买。”

  姜老爷愕然愣住,“真,真的要,要买啊?”

  他方才不过是情急之中,说出来哄骗姜夫人的,没想到她竟然当真了,而且还觉得可行,这下他可难办了。

  姜夫人见他面露难色,气上心头,拿走他面前的碗筷,大声道:“不然呢?!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跟我说笑,早饭别吃了!”

  “行了行了,你让他吃吧,风儿他爹说中午回来吃,指不定午膳得等到什呢。”

  哭笑不得万夫人将碗筷重新推到姜老爷面前,她知道姜夫人是嘴硬心软。

  一会姜老爷饿了,定是比谁都心疼。

  好脾气的姜老爷接过饭碗,借机岔开话题,“我们又不是外人,如今边关战事吃紧,你让他忙自己的去,不用陪我们。”

  “瞎忙,他在朝廷又不受重视,忙来忙去,到头来还不是忙个里外不是人。”万夫人没好气道。

  姜老爷摇摇头,叹了口气,“如今时局不利啊,只要万老兄自己问心无愧就好。”

  心里还在琢磨方才所说之事的姜夫人塞了一个馒头给姜老爷,催促道:“快吃吧,吃完就去给昭王送金子。”

  “我肚子疼……”

  姜老爷一听姜夫人还对送黑礼念念不忘,唰地放下碗筷,捂着肚子,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可是余光瞥到姜夫人脸色一沉,下一刻就要哭天抹泪的模样,立刻认怂妥协。

  “我一会就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