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千寻山高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245 2019.10.15 12:00

  姜君和刘瑾戈二人正僵持不下时,万里风和刘玉暖终于慢悠悠地来了。

  不停痴笑的刘玉暖有些胆怯地坐在马背上,两只手紧紧拽着缰绳。

  看不出任何情绪的万里风骑在马上,一只手拉着自己坐骑的缰绳,一只手牵着刘玉暖的马。

  待二人缓缓到了跟前,等候多时的姜君忙去牵住刘玉暖的那匹。

  “我的小祖宗,你还不会骑吗?”

  刘玉暖看了一眼温和的万里风,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方才试着跑了跑,差点从马上摔下来。”

  “是微臣的失职,不过若要学骑马,摔下来都是常事。”

  脸上毫无波动的万里风从马背上跳下来,拱手说道。

  因为他从前见姜君练习骑马摔了几跤,故觉得刘玉暖这个差点从马上摔下来实在不算什么。

  恨铁不成钢的姜君推了推他,“快将阿暖扶下来,一定吓坏了。”

  万里风之不解风情,看来已经病入膏肓了。

  “多谢风哥哥教我骑马,可惜我太不争气了。”

  被万里风伏下马后,面露沮丧的刘玉暖说道。

  沉迷做媒的姜君拉着她的手安慰道:“你已经很厉害了!竟然从泽阳骑到了千寻山。”

  听了姜君的话,垂头丧气的刘玉暖才展开笑颜,这时她也注意到了远远站在一旁,背对着他们的刘瑾戈。

  “二哥哥怎么了?”

  姜君怕刘瑾戈听到,便凑到刘玉暖耳边,“他编了一个草螳螂,但是很像毛毛虫。”

  说完,她紧紧抿着嘴,嘴角情不自禁地上扬。

  杵在一边的万里风见二人说起了悄悄话,十分自觉地去栓马了。

  “然后你说实话了?”刘玉暖瞪大眼睛问道,像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似的。

  仍觉好笑的姜君点点头,“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这可是二哥哥的逆鳞,他打小就爱做一些小玩意,譬如捏个泥人,编个草虫什么的,如你所见,实在不忍直视。”

  刘玉暖瞟了一眼正与乌骓玩耍的刘瑾戈,用手遮住嘴巴,凑到姜君耳边低声说道。

  耳朵痒痒的姜君眉毛一跳,头一偏拉开了距离,“那他不准别人点评也太过分了。”

  “二哥哥什么都学的会,除了做那些小玩意,但他从不放弃,依旧孜孜不倦乐此不疲的沉迷其中,问题是他觉得自己做的栩栩如生。”

  确认刘瑾戈听不到后,六亲不认的刘玉暖便干脆接了他的老底,说完还捂嘴偷笑。

  觉得难以置信的姜君偷偷看了一眼全然不察的刘瑾戈,感叹道:“天啊,世上竟有如此没有自知之明的人!”

  她更没想到,看上去人模狗样一本正经人中龙凤的刘瑾戈竟有如此奇怪的癖好和执着。

  “以前他剪了一个纸老虎给母后,母后错当成了老鼠,可把二哥哥气坏了,整整半个月没理母后。”

  听了刘玉暖的话,姜君望向刘瑾戈,生无可恋又佩服至极地摇了摇头。

  世间奇才多有特殊之处,可能笨手笨脚却浑然不觉就是刘瑾戈的特殊之处吧。

  司空见惯的刘玉暖拍了拍姜君的肩膀,以示安慰。

  这档子事,谁碰上谁都是吃哑巴亏……

  “公主,姜侧妃,时候不早了。”

  栓好马的万里风拜过刘瑾戈后,等了一会见她们丝毫没有要上山的意思,便朝她们大声喊道。

  原本陪刘玉暖一步三停速度极慢地骑马已经浪费许多时间了,眼下都快临近晌午了。

  收住话匣子的姜君和刘玉暖忙跑到他们旁边,刘瑾戈的脸色好了许多,至少看不出心里不快了。

  “二哥哥,我们上山吧。”

  因说了坏话而心中不安的刘玉暖抱着刘瑾戈的胳膊,眼睛弯弯,脆生生地说道。

  面色平静的刘瑾戈点点头,率先朝山上走去。

  因为临近晌午,石阶上的行人少之又少,他们爬起来格外安静。

  虽然爬山耗体力,但山风阵阵,令几人觉得十分清爽。

  话多又心情愉快的姜君和刘玉暖,一路上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比林子里的鸟雀还要热闹。

  “阿暖,一会我们也去庙里拜拜,让菩萨保佑我们心想事成。”

  “姜姐姐,你看这花,长得比御花园里的还好看,”

  “这里不知有没有什么野味,好想打几只野兔尝尝。”

  “溪水真清澈,如果能引进皇宫该多好。”

  ……

  刘瑾戈和万里风一个走在最前面,一个走在最后面,都一言不发。

  他们静静欣赏着沿途的风景,顺便忽略到两个姑娘的聒噪。

  “阿暖,不如我教你轻功,这样你就不会走这么一小段就气喘吁吁了。”

  好动的姜君转过身,面朝刘玉暖,倒着一级一级地跳上石阶。

  疲累的刘玉暖喘着气,擦了擦脸上的汗,有气无力道:“这都快到半山腰了,我平日里从没走过这么多路。”

  筋疲力尽的她本想提醒姜君别摔到了,但实在没有力气多说刮了。

  就算倒着跳上山顶也游刃有余的姜君狡黠一笑,停下脚步,看着紧跟在刘玉暖身后的万里风,“风哥哥,你背七公主一程吧。”

  正被山间奇石吸引着的万里风闻言,愣了愣,转而为难道:“恐男女授受不亲。”

  累极了的刘玉暖一下瘫坐在石阶上,“我一步也走不动了。”

  听到身后动静的刘瑾戈转身往下走了几步,对犹豫不决的万里风说道:“你不背难道要本王背?”

  看着低头不语的万里风,姜君突然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如果他是真的不情愿呢。

  “要不我背?”她默默举起手,打破了沉默。

  将军之位固然重要,万里风固然还是要卖,但也不能太强人所难,毕竟是自己的小弟。

  姜君话音刚落,左右为难的万里风忙憋红了脸大声说道:“我背!只怕七公主不愿意。”

  说完这话,他的耳朵和脖子都变得跟脸一样红了,整个就一猴屁股。

  一直等着这句话的刘玉暖毫无掩饰自己的欢喜,痴笑道:“我愿意,嘿嘿。”

  手还举得老高的姜君一头问号,万里风的反应实在令人猝不及防。

  想背?不想背?完全搞不懂!

  没想到广读话本子,在思想觉悟上也算半个风月老手的她,竟也有看不明摸不透的一天。

  就在她山重水复疑无路时,被一只大手拽着胳膊使劲往山上拉。

  “好好爬你的山。”

  看到面红耳赤的万里风小心翼翼背起刘玉暖,笑颜微展的刘瑾戈将挡着路的姜君一把拉开。

  气不喘腿不酸的两个人,脚步轻快,一路连跑带跳,不消片刻就将万里风和刘玉暖远远落在了身后。

  四周竹浪簌簌,不时有几片青翠的竹叶掉落到他们身上,接着又被甩落到石阶上,被吹到风中,被来时的竹浪淹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