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白妙哀怨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055 2019.10.27 12:00

  刘瑾元将白妙扶上马车后,自己想去骑马,却被白妙拽住衣袖,“殿下,陪我一起坐马车吧,天太黑了,妙儿害怕。”

  “马车里太闷,我不喜欢。”

  说完,刘瑾元推开白妙的手,转身跨上了马背。

  “表哥!”白妙望着高大的背影,带着哭腔,大声喊道。

  刚喊完,从马车里探出头的头就往前一摔,险些摔下马车。

  刘瑾元见状,面露担忧,

  立刻跳下马,大步走到马车旁,扶起白妙,“你怎么了?”

  “我头有些晕,不知道是不是今日过于劳累了。”

  白妙趁势靠到刘瑾元的怀里,有气无力道。

  “来,我先扶你到马车里坐好。”

  刘瑾元先让白妙靠在马车门边,然后自己跳上马车,轻手轻脚地将白妙扶进马车里坐好。

  白妙整个人都依偎在刘瑾元怀里,脸上缓缓露出一个得意地笑容。

  刘瑾元端坐其中,整个人都很不自在,双手不知安放何处。

  “殿下,你说我们如果生了个儿子,该取什么名呢?”

  白妙的头靠在刘瑾元胸前,娇柔地问。

  “都可以。”

  刘瑾元声音平淡,马车里光线昏暗,无法看到此时他的表情欢喜与否。

  “怎么能随便呢?这可是我与表哥的孩子啊。”

  白妙坐直身子,嘴巴噘得老高,不满地看着刘瑾元。

  刘瑾元心不在焉,完全没有听进白妙的话。

  沉默半晌后,他沉声静气地说:“你以后对锦瑟恭敬点,她好歹是毅王妃。”

  本就不悦的白妙一听此话,勃然大怒,歇斯底里地大吼:“如果没有她,我就是毅王妃了!”

  她紧紧抓着刘瑾元的胳膊,使劲摇晃推搡,俨然一个泼妇模样。

  “你既然怀有身孕,就该平心静气。”

  语气很是烦躁的刘瑾元推开白妙,掀开马车帘子,“停车!”

  车刚停稳,他就独自跳了下去。

  “殿下,你去哪?”

  白妙看着调转马头的刘瑾元,大声问道,声音里还夹杂着愤怒。

  “好生将白侧妃送回府。”

  吩咐完车夫后,刘瑾元没有理会大吵大闹的白妙,毅然决然地调转马头离开了。

  白妙抓着马车,伸出身子望着黑夜里一人一马渐行渐远的模糊背影,绝望地大喊:“殿下!表哥!”

  但是刘瑾元听到她的叫喊,只皱了皱眉,头都没回,直接扬鞭远去了。

  白妙跪倒在马车门旁,万物寂静的夜里,哒哒的马蹄声渐渐消失。

  “为什么!”

  她咬牙切齿,重重地锤了一下马车,大声哭喊道。

  杵在马匹旁边的车夫,木讷地低着头,不敢去看近乎疯狂的白妙,“白侧妃,请您回马车里吧,外面风凉。”

  “滚!都给我滚!”

  白妙双手捶地,张大嘴巴哭得撕心裂肺。

  她眼里满是愤怒和仇恨,仿佛受尽了世间不公的折磨。

  被哭声吸引来的巡视守卫看到昏暗长街上停了一辆华丽的马车,马车板上跪着一个头发蓬乱的红衣女子,正嚎啕大哭。

  正欲上前询问,刚走近几步,他又看到了马车上挂着的灯笼是毅王府的,十分犹豫地停下了脚步。

  看那辆马车和女子的情形,不像是遭遇了匪徒的样子。

  且马车夫看上去十分平静,似乎在耐着性子等主人哭完。

  “妈呀,王府后院失火,这事可得装作看不见。”

  一顿分析后,守护忙三步作两步退回到黑暗里,迅速消失在了长街上。

  只留下哭天喊地的白妙,一袭红衣被眼泪浸湿,更加鲜艳了……

  但是任她哭的再悲痛再无助再大声,策马离去的刘瑾元也不会听到。

  调转马头的刘瑾元抛下白妙后,径直飞奔昭王府。

  如此行色匆匆,明日泽阳怕是又要谣传昨夜边关十万火急了。

  到了昭王府门口,刘瑾元跳下马,大步往扶月轩走去。

  此时姜君与李锦瑟已经叙完话,回到了花厅,正与众人谈笑。

  “不知我风儿什么时候才能娶到媳妇,锦瑟,你在泽阳认识的大家闺秀多,可得帮帮我。”

  万夫人触景生情,拉着李锦瑟的手,不停地唠叨起来。

  身着淡雅粉裙的李锦瑟低头一笑,眉眼盈盈地说:“万伯母说笑了,万将军文武双全,一表人才,人又老实,不知多少闺秀翘首以盼,等着嫁入万府呢。”

  “就是就是,姨妈,如果等风哥哥回来,锦瑟姐姐和我给他找到了媳妇,你如何谢我们?”

  坐在锦瑟下首的姜君,伸长秀颈,嬉皮笑脸卖着关子,对万夫人说道。

  万夫人拍着胸脯,爽快地说:“只要你们开口,只要姨妈有,拿什么谢都成!”

  “好,那就一言为定!只要我找的你都不能拒绝!”

  姜君兴高采烈,硬要万夫人跟她碰一杯,以做誓约。

  对她的小心思一目了然的刘瑾戈,端坐一旁,勾起嘴角笑了笑。

  正盯着刘瑾戈的许悠悠,沉下脸来,紧紧抓着筷子的手背青筋直冒。

  不明就里的姜夫人戳了戳自家女儿的额头,故作严厉,板起脸来:“你个丫头片子,又在搞什么鬼?这可是你风哥哥的婚姻大事,不可儿戏。”

  姜君学着街头卜卦的算命先生,摇头晃脑,神秘兮兮地说:“天机不可泄露,不过你们就放一万个心吧,信不过我,总信得过锦瑟姐姐吧。”

  说完她调皮地眨了一下眼睛,露出胸有成竹的神情。

  李锦瑟将手搭在姜君的肩上,对姜夫人笑道:“君儿虽然小事常犯糊涂,但处理大事时的稳重,连我都不如她呢。”

  “那可不是,到底是我姜某人一手培养长大的,不是我吹,我的君儿可比大多数男子要强。”

  喝得晕乎乎的姜老爷,抚摸着山羊胡,眯着眼睛,得意地说。

  见他东倒西歪的样子,姜夫人收起笑脸,瞪了他一眼,“喝了几杯猫尿就不成体统了,真是老不休!”

  被骂的姜老爷咧开嘴,憨憨地笑着,“夫人教训的是。”

  姜君见她爹爹依旧对娘亲低眉顺眼的,忍不住偷笑了起来。

  如果她在府中,还会劝她娘亲两句,让她娘亲不要对她爹爹凶巴巴。

  不过看她爹爹的样子,倒是自得其乐,她也算放心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