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主仆闲聊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087 2019.10.18 10:01

  刘瑾戈离开后,头昏脑涨的姜君不消片刻,又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直到被韵意喊醒,“小姐,药煎好了。”

  虚弱的姜君在韵意的帮助下坐了起来,迷迷糊糊地问道:“什么时辰了?”

  “快黄昏了,小姐昏迷了整整一天一夜呢。”

  眼里满是心疼的韵意服侍姜君喝完药,见她苦得皱眉,便马上塞了颗梅干到她嘴里。

  姜君含着梅干,抬起手揉了揉头,“一天一夜?这么久,都睡糊涂了。”

  韵意点点头,放下药碗后,在姜君的背后垫了两个软枕头,“是啊,殿下惊慌失措地将小姐抱回来时,小姐浑身是血,可把奴婢吓坏了。”

  昨天下午她正坐在温暖的阳光下做针线活,优哉游哉间,被冲进来的刘瑾戈吓了一跳。

  她刚颤抖着替一身是血的姜君换完衣服,七公主和万家公子就带着几位太医火急火燎地来了。

  听了韵意的话,姜君心里更加困惑,“你说刘瑾戈他惊慌失措?”

  就算刘瑾戈不是凶手,也没理由惊慌失措。

  虽然他们合作了,但姜君觉得自己的作用也只是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

  惊慌失措?必定心中有鬼!

  韵意想了想,很确定地点点头,“嗯,殿下看上去很关心小姐。”

  “平白无故他关心我做什么?肯定别有用心,对了,我藏在怀里的箭头呢?”

  姜君摸了摸自己已经被换掉的衣服,询问道。

  她在密林拔下毒箭后,特意折了箭头藏在怀里。

  一来便于查出是什么毒,二来想根据这支箭头顺藤摸瓜。

  韵意凝神想了想,回道:“箭头?我给小姐换衣服时发现后,就交给迟迟查不出是什么毒的太医看,最后被殿下拿走了。”

  正满腹疑虑的姜君听了这话,激动地身子往韵意面前一伸,“他拿走干什么?难道想销毁罪证?”

  因为动作过大,牵扯到了手臂上的伤口,疼得她龇牙咧嘴。

  当然这笔账被她顺理成章地记在了刘瑾戈头上,迟早得算清楚。

  “什么意思啊?千寻山到底发生了什么?”韵意不解又担忧地问道。

  “咳咳咳!我独自去密林采药时被人袭击了,幕后黑手一定是知道我行踪的。”

  因为说话太多,姜君又咳嗽了起来。

  韵意想去给姜君倒水,却发现桌上的茶具都不见了。

  “被狗叼走了。”姜君淡淡说道。

  “啊?”韵意一脸茫然,见姜君靠在枕头上,懒得说了,便不再多问,困惑地拿了别的茶杯倒水。

  “如果幕后黑手是殿下,他又为何救你?解药就是殿下拿来的,他还命令太医必须保住你的命,可凶了。”

  韵意含笑说道,以后她在其他两妃的丫头面前,腰板可以挺得更直了。

  姜君鄙夷道:“他哪里弄来的解药?”

  她一中毒,刘瑾戈就恰巧有解药,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

  要么刘瑾戈是幕后凶手,要么他知道幕后凶手是谁。

  说不定刘瑾戈就是那个刺客,毕竟她也没看到刺客。

  不过刺客的箭术倒是远远比不上刘瑾戈,就算姜君再不服气,也不得不承认……

  方才还得意地韵意愣了愣,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小姐危在旦夕时,太医危在旦夕,殿下出去了一趟,回来时就有解药了。”

  当时她只想着姜君有救了,对刘瑾戈感激涕零,压根没想那么深。

  如今这么一想,当时情况确实挺乱,想来也确实蹊跷。

  “就算不是刘瑾戈,也是与他有关之人,我不相信他是清白的。”姜君坚定地说道。

  既然刘瑾戈觉得她这朵锦上添的花扎手,那她也没必要去硬凑刘瑾戈那块破锦。

  “小姐,我们该怎么办?”韵意神情沉重地问道。

  她本以为她们家小姐以后在泽阳的生活会好点,没想到却是更艰难的路。

  陷入沉思的姜君双手搓着被子,淑贵妃靠不住,刘瑾戈靠不住,她能靠的只有自己。

  沉默半晌,她吩咐韵意道:“你先把扶月轩可疑之人都慢慢清理掉,最好只留下几个干粗活的。”

  人多眼杂,指不定谁就存了坏心思。

  韵意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奴婢明白。”

  “现在我有了警惕之心,他们想对我下手就难了。”

  因为一下子想太多事情,觉得有些头痛的姜君揉了揉了太阳穴。

  韵意见状,忙停下手里的活,坐到床边帮她按摩。

  “还好咱们刚进王府,因为小姐吃不惯这里的饭菜,换了自己的厨娘,不然吃食也不放心了。”

  韵意打了个哈欠,嘟囔道。

  姜君昏迷了一天一夜,她也一天一夜没睡。

  姜君歪着头想了想,继续说道:“让姜家送两个聪明伶俐的丫头来,就以锦瑟姐姐的名义送进王府。”

  姜府在泽阳产业也不少,挑选两个信任的丫头不是什么难事。

  “嗯,这样奴婢就不用担心自己一个人有所疏漏了。”韵意赞同道。

  安排好这些后,姜君一时也想不出别的什么了。

  以她的性格,让她在这些阴私诡计里周旋,还不如让她去战场运筹帷幄。

  既浪费时间,又消耗心力,可是她却不得不去想这些。

  疲乏的她伸展着那条没受伤的手臂,换了个舒适的姿势靠着,“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还好本姑娘打小练就一身好武艺,不好昨天就要身葬千寻山了。”

  说完,她苦笑了两声,似乎冥冥之中,她就在为如今的一切做准备。

  又心疼又好笑的韵意摸了摸姜君的头,“以后小姐去哪里可都得带着奴婢,好歹奴婢小时候一直陪小姐练武,多少也会一些三脚猫的功夫。”

  她家小姐从前是那么自由自在,无法无天,无忧无虑,如今却连性命都要紧紧抱在怀里。

  “想过悠闲自在的日子还真是难啊!到底是谁呢?”姜君闭着眼睛,嘟嘟囔囔道。

  “小姐,你先好好休息,把身体养好再说。”

  韵意说着,拿掉姜君背后垫的软枕,扶她躺下。

  姜君原想下地走走,可是挪动身体都费力,只好乖乖躺下,末了都快睡着了,还不忘提醒韵意道:“对了,许悠悠和赵怜那边,你注意点。”

  开门准备出去的韵意扭头应答,却发现她家小姐已经在呼呼大睡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