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挨打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231 2019.09.27 12:00

  回昭王府的途中,韵意担忧了半天,忍不住问:“小姐,你这么针对白侧妃,她会不会害毅王妃啊?”

  姜君坐在马车里翘着二郎腿,脸上笑得灿烂,道:“依七公主所说,就算我不针对白妙,她也是会想尽办法加害锦瑟姐姐。既如此,倒不如叫她讨厌我,兴许她就把精力省下,用来对付我了。”

  这些原本就是她计划好的,反正她姜君打小练武,早练得一身皮糙肉厚,经得起折腾。

  “阿弥陀佛,菩萨保佑。”

  她家的小姐啊,自己在泽阳都摇摇晃晃站不稳了,却还路见不平拔刀就助的爱揽事儿。

  韵意赶紧合拢双手,一脸虔诚,就地拜了拜菩萨。

  “打住打住,我还没沦落到要你出家当姑子呢。”

  姜君掀开马车帘,朝骑马在前的某个背影偷偷瞄了一眼。

  嘶——撇开结仇不说,这个刘瑾戈的确一表人才,气度非凡!

  要是没这些恩怨,凭他这副模样,也是够格做她夫君了。

  再不济,她就努努力,无视掉刘瑾戈的猪头猪脑、无理取闹、心狠手辣、是非不分……

  “这人啊,长得好看,就是能为所欲为。还好本姑娘长得也好看!”

  姜君诚心诚意地感叹,眼睛痴汉一般,直勾勾钉在刘瑾戈英挺疏阔的后背上。

  那道背影的主人似乎有所察觉,突然回头。

  姜君的目光猝不及防地撞进了他冷淡的眼里。

  偷窥被发现,姜君也丝毫不慌。

  先是若无其事地收起痴汉脸,再狠狠地瞪过去,最后一甩帘子,淡定地退回马车里。

  “嗯?怎么?到王府了吗?”韵意打着瞌睡,神志不清地嘀咕两句,又昏睡过去。

  坐在马车里,姜君只觉得百无聊赖……

  “好想骑马啊。”姜君托着腮,想着在外头潇洒骑马的那个人,满脸都是羡慕。

  没想多久,她也打起瞌睡,直到被人猛地摇醒。

  “小姐,王府到了,淑贵妃的人在等你。”韵意小声通报。

  听到淑贵妃,姜君顿时灵台清明,困意全消。

  麻烦来了!

  “你初来乍到,也不知有何旧情,要与淑贵妃宫里叙话?”刘瑾戈言辞颇不善,看向姜君的目光也意味深长。

  姜君下了车,站稳后,抬头挺胸,冷哼一声:“殿下,莫非你带兵打仗用的是嘴?我看你刀剑都含在嘴里,不刺舌头么?”

  “爱妃开心就好。”刘瑾戈莫名一笑,玉骨般的手突然伸到姜君脸侧,将她的额发轻轻撩拨,佯装亲密。

  “本王虽想与爱妃继续温存,不过内侍恐怕等急了。”

  姜君条件反射地偏头,躲过那只手,为了人身安全,又急急跳开。

  虽然刘瑾戈不过是逢场作戏,但也太恶心了,明明喜欢许悠悠,还对别的女人动手动脚!

  “爱你个头!”姜君瞪他一眼,又迅速钻进马车。

  俗话说得好,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无敌。

  这种人,以后还是得敬而远之,躲得越远越安全。

  ……

  到了清阳宫门前,姜君深吸一口气,迈步进去,大有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悲壮气概。

  殿内,忐忑地行完礼,终于落座。

  刚开始,淑贵妃也只是礼貌问候,什么在昭王府是否住得惯,对泽阳水土有否不服……

  姜君规规矩矩,滴水不漏地一一回应。

  见姜君模样乖巧,淑贵妃颔首,抿唇一笑。

  “听说,你与赵怜打了一架?”淑贵妃突然一转话锋。

  “娘娘恕罪,妾身动手,实在因赵姐姐欺人太甚。”

  说着的同时,姜君跪地俯身请罪,一气呵成。

  嘴上请罪,心里在想,这泽阳果真是处处有耳目。

  “什么罪不罪的,快起来。”淑贵妃扶起姜君,一脸满意的笑容,“本宫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收服昭王了。”

  “娘娘误会了,昭王他……”

  “本宫不会错!”淑贵妃坐回贵妃榻上,端起一盏茶,细细呷一口,“男人就是喜欢新鲜,你与赵怜这一闹,只会让昭王更觉得你与众不同。”

  姜君一听这话,有些许反胃,些许头大。

  淑贵妃看男人也不知是什么眼光,对她和昭王竟误会至此……

  不过话又说回来,让淑贵妃误会昭王垂爱她,似乎也不是坏事。

  说不准,淑贵妃会因此顾忌一二,不敢轻易对她下手。

  见眼前人貌似魂游天外,淑贵妃花容一敛,冷面厉声道:“你进昭王府一个多月了,也该拿些东西给本宫看看吧?”

  老天爷啊,地藏王菩萨啊,这才一个多月,淑贵妃就找她要昭王把柄了?

  姜君低眉顺眼,很有些为难:“昭王平日里克己复礼,一时很难找出把柄,且我是娘娘送进府的,他对我也……十分防范……”

  “你要让他对你放松警惕!要让他视你为心尖上的人!一旦他爱上你,便会将所有秘密都告诉你,男人么,不就是如此蠢笨。”

  淑贵妃小步踱到姜君身旁,压低嗓音与她耳语教诲。

  要是真那么简单,那皇上宠爱的怎么不是你淑贵妃?

  当今朝野上下,皇宫内外,谁不知道皇上心尖上的人是玉妃……

  但贵妃之怒,一般人也承受不起,戏依旧要做全。

  姜君连连点头,一脸的深以为然:“多谢贵妃赐教,姜君一定尽力行事。”

  淑贵妃很满意,微微颔首,露出“孺子可教”的欣慰。

  下一秒,她的目光又突然阴狠,语气阴沉:“今日昭王亲眼看见你被本宫宣来,若就这样放你回去,不好。”

  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姜君心头。

  “娘娘这是,什么意思?”姜君的一双眼睛无辜清澈,眨了又眨。

  “来人啊,昭王府姜侧妃顶撞本宫,掌嘴二十。”

  淑贵妃冷冷下令,转身,信步优雅离开。

  姜君一脸茫然,如遭雷击。

  旁边的一干宫女,个个摩拳擦掌,蠢蠢欲动……

  “叶嬷嬷,不要啊,求你救救小姐吧,叶嬷嬷!”韵意早已被眼前这一幕吓傻,哭天抹泪,跪倒在叶嬷嬷身前。

  嬷嬷摇摇头,轻叹一声,“掌嘴!”

  一个又一个巴掌落到了姜君的脸上,她双唇紧闭,一言不发,只觉得胸腔里有一股暗火烧得正旺。

  情势已经明了,淑贵妃做这一切,就是在警告她,取她姜君的小命易如反掌。

  巴掌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疼,越是疼,姜君越是咬紧牙关,瞪大双眼,拼了命地含住眼泪。衣裙被她死死捏在手心,她也在心里狠狠发誓——

  她姜君,有朝一日,必报此仇。

  韵意想扑过去替小姐遮挡,却被两个宫女架得牢靠,动弹不得,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小姐挨打,不争气的眼泪止不住地掉。

  “停!”打够二十下,叶嬷嬷连忙发声。

  她扶起姜君,委婉解释:“我们娘娘也是为了姜侧妃好,希望您二位好自为之。”

  “多谢嬷嬷提醒,有劳嬷嬷替我谢过淑贵妃。”姜君藏起恨意,忍着脸上的痛意牵动唇角,客客气气行了礼,带着韵意告了退。

  韵意搀着姜君,看着眼前脸被打肿的小姐,一时间泣不成声。

  “别哭热(了),你家小姐又不是案板上的鱼肉,就这么任人宰割。”姜君肿着脸,说话也口齿不清,“师(淑)贵妃既选我做傀儡,我就要招招(教教)她后悔两个至(字)怎么写。”

  出了淑贵妃的清阳宫,姜君回头深深看了一眼这留下屈辱的宫殿。

  这一眼,为自己远离故土记住,为她不能侍奉爹娘安老记住,为今天无故的二十巴掌记住。

  “那……小姐……准、准备怎么做?”韵意吸吸鼻子,哽咽地问。

  姜君仰头,看着灰蒙蒙的天,思索片刻,不得不承认:“还没想好。”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