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踏春之行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108 2019.10.14 12:00

  三月初六,清明方过,春色正好,泽阳城中一队车马直往城外行去。

  姜君和刘玉暖正坐在宽敞的马车里闲聊,二人都兴致勃勃。

  身着粉裳的姜君娇俏可爱,多了一份温婉秀气,宛若邻家初长成的小娘子。

  藏不住喜悦的刘玉暖更是精心打扮过,去掉平日里的华丽之气,增添了与春光相得益彰的清丽脱俗。

  “待会出了城咱们都骑马吧。”看着车外骑马的刘瑾戈和万里风,心痒的姜君提议。

  刘玉暖迟疑道:“虽然我也想跟风哥哥骑马并行,可是我没学过骑马。”

  “骑马可简单了,我六岁就学会了,正好待会让风哥哥教你,如何?”

  心怀鬼胎的姜君指了指万里风,对刘玉暖眨眨眼睛。

  顿悟的刘玉暖开心地点点头,“嗯嗯,再好不过了。”

  “你好歹是个金枝玉叶,怎么一点都不矜持?”

  姜君笑道,她自己已经算是没有女子之态,没想到刘玉暖堂堂一个公主,竟有过之而不及。

  不羞不臊的刘玉暖不以为意地白了她一眼,“不是你说让风哥哥教我的吗?”

  “你真有那么喜欢风哥哥?”

  “这是自然,细数泽阳的大好青年,风哥哥必然占个第一。”刘玉暖满面春风,语气极其肯定。

  姜君砸吧着嘴,摇摇头打趣道:“啧啧啧,可以啊,小小年纪就知道为自己打算。”

  “本公主可是唯一的嫡公主,肯定什么都要最好的。”

  “如果事成,你准备如何谢我?”

  姜君压低声音,贼兮兮地问道。

  帮万里风寻了一个好姻缘,还能给自己捞点好处,就算是她那精明的爹爹,都会觉得这个生意血赚!

  “随便你开口,没有本公主办不成的。”刘玉暖拍着胸脯承诺道。

  作为当今圣上最疼爱的女儿,只要她一句话,就算再劳师动众,圣上也会竭力满足她。

  “那你求圣上封我一个将军好不好?”姜君满脸期待地请求道。

  以前天天在瑶州毛孩子中当土将军,如今可算有一个大好机会能当名正言顺的将军,她岂能不抓住。

  就算出卖万里风的色相,她也在所不惜……

  且此事于万里风而言,也绝对不亏!

  刘玉暖想了想,回她:“这事原本不难,前朝也有女将军,可你是五哥哥的侧妃……”

  “我这个侧妃有名无实,还不如昭王府一个大丫头来的实在,你就答应我吧。”

  姜君晃着刘玉暖的胳膊,苦苦哀求道。

  “好吧,我成亲之日,若父皇问我要什么恩赏,我就帮你求一个将军之位玩玩。”

  刘玉暖只好点点头,一口答应了姜君。

  姜君吧唧亲了刘玉暖一口,欢呼道:“阿暖最好了,我在万姨母面前肯定多多说你好话!”

  刘玉暖嫌弃地擦了擦被姜君亲过的脸颊,但脸上还是情不自禁地露出了微笑。

  因为姜君最后一句话声音太大,被马车旁的刘瑾戈和万里风听了去。

  “为何姜侧妃要在你母亲面前替阿暖说好话?”

  刘瑾戈一脸不解地看向万里风,询问道。

  万里风认真想了想后,摇摇头说:“微臣不知,兴许有什么事要找家母帮忙?”

  “是什么事非得万夫人帮忙呢?你猜得到吗?”

  刘瑾戈继续问道,他的脸上虽是困惑,但困惑中又带有几分看戏的神色。

  “回殿下,微臣也没听七公主和姜侧妃说过。”

  “这就奇了怪了,不知道万府究竟有什么,以至于能吸引我这个妹妹。”

  刘瑾戈笔挺地骑在马上,用探寻的语气说道。

  “殿下若感兴趣,不如问一问公主,若问到了,臣直接让家母置办妥当便是。”万里风一本正经地说道。

  刘瑾戈闻言,憋笑干咳了两声,“咳咳,那倒不必,姑娘家的事,咱们大老爷们就别瞎掺和了。”

  说完,他又上下左右将万里风打量了个遍,直打量得万里风心里发怵。

  “殿下,微臣是否有何不妥不处?”

  万里风跟着刘瑾戈的视线,看了看自己全身上下。

  “没有没有,都挺好的。”刘瑾戈微微一笑,转过脸去。

  ……

  刚出城门,姜君就嚷嚷道:“停车停车,我们要骑马。”

  待车夫停下后,她拉着刘玉暖跳下马车,向刘瑾戈要马匹。

  “马匹不难,只是若我没有记错,阿暖不会骑马吧。”刘瑾戈说道。

  “这有何难,风哥哥马术超群,让他教阿暖便是。”

  姜君早有准备地指着万里风,说道。

  刘瑾戈十分配合,命令道:“万里风,阿暖就交给你了。”

  “公主金枝玉叶,臣怕怠慢了,倒不如让姜侧妃教,女子之间也方便。”

  万里风面露难色,拱手推辞。

  刘玉暖听了,委屈地问:“风哥哥可是嫌弃阿暖愚笨?”

  “微臣不敢!”

  “那你教我便是,在外头我不是什么公主,只是你们的阿暖妹妹,就算摔着了,我也不会怨你。”

  刘玉暖将马的缰绳塞到万里风手里,不容他再多说。

  “就是,风哥哥定能教好阿暖。”

  姜君将刘玉暖的手放在万里风手里的缰绳上,然后自己牵过马车上卸下来的马,拍了拍坚实的马背后,抬脚潇洒地跃了上去。

  “驾!”

  许久没有骑马的姜君如鱼得水,飞快地向前冲去。

  披散在背后的头发被呼呼春风带起,随着裙带一起飘扬飞舞。

  她只恨自己今日没有穿骑服,不能完全发挥自己高超的马技。

  “姜侧妃怕是不识路,我跟上去看看,千寻山脚会合。”

  刘瑾戈骑在马上,匆匆对万里风和刘玉暖交代完,就纵马去追渐行渐远的姜君。

  乌骓雪白的四蹄矫健地奔跑在林间道路上,哒哒的马蹄声还在耳边回响,乌骓就已不见身影,只留下飞扬尘土慢慢平息。

  马背上的刘瑾戈,英姿飒爽,明亮的眼睛看着姜君的方向。

  阳光透过树林的枝叶,一程又一程地洒落在他身上,又瞬间被他远远甩在身后。

  策马迎风的姜君听着林中不断传来的啾啾鸟鸣,已觉春光无限。

  她白皙的脸颊上微微泛红,不仅仅是骑马所致,更因为重获自由的兴奋。

  被泽阳城和昭王府束缚久了的姜君,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如同身边的风一样,洒脱不羁自由自在。

  风中的暗香浮动,则是少女情怀对盎然春意的回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