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殿下狂悖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215 2019.10.19 11:34

  自从青黛和阿萝来了,扶月轩就热闹了许多。

  尤其是阿萝,跟姜君一样爱玩爱闹。

  这不,姜君身体刚痊愈,她们就在院子里玩起了投壶。

  喜静的青黛则在一旁静静地浇花,顶多往她们那边看一眼热闹。

  韵意总管扶月轩,要安排一天大大小小的事务,比她们要忙上许多,这会子正累的坐在凳子上休息。

  “阿萝精力这么旺盛,干脆让你管院子好了。”韵意擦着汗水说道。

  正投壶的阿萝忙不迭地点头答应,“好啊好啊,我还没管过家呢。”

  正弯腰拔草的青黛听了,噗嗤一声笑出来,“若让她管扶月轩,指不定如何手忙脚乱鸡飞狗跳呢。”

  阿萝给了她一个白眼,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便去催促姜君动作快些。

  “你催我也没用,该赢你多少筹还是多少筹。”

  背投的姜君潇洒地投完最后一支箭,看都不看,拍拍手去倒茶喝。

  她看都不用看,就知道那支箭准会投进。

  “没劲,早知道让你跟青黛比赛作诗了。”

  阿萝自顾自在那一支一支投着,嘴里嘟囔道。

  青黛无奈地叹了口气,“阿萝越发没大没小了。”

  得亏是没有大小姐和侧妃架子的姜君,换做一般的主子,像阿萝这般成天没大没小口无遮拦的,早就掌嘴了。

  “不就作诗嘛,这有何难?”

  姜君翘着二郎腿靠在椅子上,春日里灿烂的阳光照在她白皙的脸上,双眸煜煜生辉。

  如此春日,如此风景,如此美人,倒让她有些诗意兴起了。

  阿萝正觉无聊,忙撺掇道:“那你作一首来让青黛品鉴品鉴。”

  觉得此刻自己才华横溢的姜君莞尔一笑,清了清嗓子,“咳咳咳,一春暖阳照我身,三个美人乱我眼。”

  她扫了一眼痴笑的青黛,灵光一现,摇头晃脑地作出了后两句,“若说繁花无限好,怎及青黛丛中笑。”

  做完之后,她抚掌大笑,“哈哈哈哈哈!如何如何?是不是有大家风范?”

  脸颊通红的青黛捂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小姐快别取笑奴婢了,不过这首诗倒有几分诗意。”

  “那是我不愿意学,如果我肯用功,古今大家通通都要对我甘拜下风。”

  姜君不屑地挥挥手,洋洋得意地说道。

  “我看那些已故先贤都要被你气得从土里爬出来了。”

  刘瑾戈背着手从院外优哉游哉地走进来,看着毫无仪态的姜君讥诮道。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骑服,身段衬得更加笔挺。

  头发整齐地束在头顶,有棱有角的俊朗脸庞完全显露出来,整个人看上去气宇轩昂。

  韵意等三人忙收起嬉笑,行了行礼,“拜见殿下。”

  姜君却动都懒得动,只用眼角余光瞟了一眼刘瑾戈,很是不屑,“你来做什么?莫非是来给我那套杯具的钱?”

  “姿态粗鲁也就罢了,怎么言语间还如此世俗,一张口就是钱。”

  刘瑾戈坐到姜君身旁的椅子上,一脸鄙夷地看着她。

  姜君冷哼一声,闭上眼睛,手指了指扶月轩大门的方向,“你不俗,我俗,我劝你没事还是快走吧,别让殿下身上超凡气度沾染了扶月轩的世俗之气。”

  “要钱也可以,不过收了钱,我就不带你出去了。”刘瑾戈一脸坏笑,淡淡说道。

  靠在椅背上的姜君翻了个身,将背对着刘瑾戈,“嘁!谁稀罕跟你出去,上次是毒箭,这次别是毒蛇。”

  “这可是你说的,这块玉,还是随我出去,挑一个吧。”

  刘瑾戈瞄了一眼侧靠着的姜君,蜂腰削背,云鬓乱堆。

  他浑然不觉地咽了咽口水,摘下身上一直佩戴的玉,啪地放在了石桌上,然后起身玩投壶去了。

  姜君看都不看,随口说道:“那块玉吧,卖了还能给瑾瑜买好吃的。”

  刘瑾戈双手举起,掷出了四支箭,都投入了壶中。

  阿萝见了,欣喜一笑,拍了拍手,叫了声好,但是立刻被姜君一眼瞪回去了。

  “可惜啊,万里风就要远赴边关了,他的青梅竹马却为了一块玉不去送行,可悲可叹。”

  说着,刘瑾戈面露悲痛,摇了摇头。

  姜君一个激灵,站了起来,“什么?!风哥哥现在就要离开泽阳去边关?真的假的?怎么如此突然?”

  “你一直在养病,也难怪你不知道,边关告急,上午朝会父皇临时决定派万里风去西南,即刻启程,已经封了镇南将军。”

  说到此处,刘瑾戈神色严肃了许多,又一连掷了好几支箭。

  力道之大,似乎要将木壶投穿。

  姜君内心顿时五味杂陈,一团乱麻,“一旦上战场就要将生死置之度外,万姨妈一定哭死了。”

  虽然她成天嚷嚷着要当大将军,但她清楚地知道这不是闹着玩的。

  一将功成万骨枯,这句话也不是文人墨客矫情之作。

  刘瑾戈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朝中因为宣王一味夺权,大部分官员都是他的党羽,可恨烽火连天,竟选不出几个优秀的将才。”

  “我下午跟你去!”姜君抢过刘瑾戈手里的箭,嗖的一下投到了壶耳里。

  “不怕毒箭毒蛇了?”刘瑾戈特意问道。

  姜君瞪了他一眼,凶巴巴地说:“少废话,大不了再送你一套上等的茶具,姜家瓷窑烧的,独一无二!”

  “走吧。”

  刘瑾戈拿起桌上的玉,玉丢给姜君。

  姜君看了看,又丢了回去,“我换身男装,骑马去。”

  “怎么你们扶月轩还备有男装?本王似乎不曾在这里歇息过啊。”

  刘瑾戈悻悻然地收起玉,含沙射影地说道。

  一旁侍候的韵意连忙指着阿萝,“回殿下,那是阿萝带来的,她平日里就爱穿男装。”

  还好姜君进去换衣服了,不然听见了又得吵架。

  无辜又茫然的阿萝眨了眨眼睛,扯着嘴角笑了笑,“啊?是,是的,奴婢爱穿……”

  这时,姜君一身白衣,大步走了出来,“我好了,走吧。”

  一身男装,头发束起的姜君姿色难掩,但秀气之外更多了几分英气,还有一股子机灵劲。

  刘瑾戈看着唇红齿白,明眸善睐,宛如一只灵动小白兔的姜君,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正学刘瑾戈双手背在身后,往外走的姜君自然没注意到刘瑾戈正在打量她,因为怎么学都学不来那份翩翩仪态。

  “一览无痕的女子,扮起男子来就是方便。”刘瑾戈幽幽说道。

  “啊?”不知此话何解的姜君,还以为刘瑾戈在夸她。

  直到发现刘瑾戈目光所聚之处,才猛然反应过来,抬起脚就踢过去,却被躲开了。

  “刘瑾戈!你给我站住!混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