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昭王可恶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156 2019.10.22 18:00

  在万府用完晚膳,陪万夫人唠完嗑,夜就已经深了。

  姜君的白马在夜色里格外显眼,仿佛是下弦月的另一半落到了地上,柔和静谧。

  街道上行人寥寥无几,乌骓与小白哒哒的马蹄声显得格外空灵。

  虽然已经是季春,夜里凉凉的风吹到身上还是会令人泛起寒意。

  衣着单薄的姜君骑在马上,只觉寒意入体,忍不住用手去摩挲小白脖子上柔软的毛。

  这一幕恰好被刘瑾戈看到了,他一脸心疼,“再摩挲它就要秃了。”

  这匹马可是稀世珍品,每根毛都是晃眼的银子。

  刘瑾戈同样衣着单薄,却丝毫没觉得冷,反而精神抖擞。

  双手冰凉的姜君佩服不已,不禁夸赞:“刘瑾戈,你这么抗冻,皮多半是豪猪皮吧。”

  “是是是,就你无皮。看你这么冷,我们抄近路回府吧,不过路上黑,你可别吓得哭鼻子。”

  刘瑾戈嘴上说笑着,锐利的眼神微不可查地扫了一下两旁昏暗的街道,又很自然地看向姜君。

  听了这话,姜君傲慢地冷笑一声,“呵!笑话!本姑娘博古通今,偏偏就是不认得害怕二字。”

  刘瑾戈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但眼中却有寒光闪过。

  进入幽暗的小巷子里后,他扯了扯乌骓的缰绳,让自己离姜君更近些。

  乌骓踢了踢地面,打了个响鼻,看上去有些躁动不安。

  姜君空出一只手,悄悄摸向挂在马鞍上的走马刀。

  刚唰地拔出走马刀,电光火石间,十几只箭一起向她和刘瑾戈射来。

  但都被早有准备的二人挡下来,走马刀锋利无比,削铁如泥。

  虽然姜君不懂刀法,但斩断几支箭还是绰绰有余的。

  刘瑾戈随身佩剑,那些箭根本伤不了他分毫。

  哐哐哐一阵不慌不忙地抵挡后,二人马下散落了一地的断箭。

  箭阵刚消,就从黑暗里跳出了十几个蒙面的黑衣人。

  个个身材魁梧,眼冒凶光。

  虽然他们出现的突然,但早在跟踪刘瑾戈和姜君时,就已暴露了行踪。

  “刘瑾戈,找你的?”

  配合刘瑾戈钻进小巷子里的姜君,扬起下巴指了指那些人。

  她话音刚落,黑衣人就冲过来了,并不给他们交流一番的时间。

  “也许是找你的,上次不就有人要刺杀你。”

  刘瑾戈从马背上直接飞跃到了那些黑衣人中间,一边与他们搏斗,一边说道。

  握着刀的姜君看了看不远处厮杀的情形,觉得用不着自己动手,便心安理得的作壁上观。

  刘瑾戈的剑法虽然也同她的一般飘逸灵动,却比她的更有力量,杀气也更重。

  “刘瑾戈,身法不错嘛,与本姑娘有得一拼!”

  姜君看着游刃有余的刘瑾戈,坐在马上优哉游哉地大声夸赞。

  刘瑾戈出剑迅捷果断,看得她眼花缭乱,兴高采烈,不停地拍手叫好。

  突然,刘瑾戈一剑挡开黑衣人,纵身一跃,飞到了马背上。

  “看得高兴,不如下去练练手。”

  正拍手的姜君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刘瑾戈紧紧抓住胳膊,用力丢向了围过来的黑衣人。

  “刘瑾戈!”

  待姜君旋转几圈站稳后,刘瑾戈已经策马离开了小巷子,还将小白也无情地带走了,头都没回。

  竟然卖我!

  怒不可遏的姜君看着唯一陪伴自己的走马刀,以及慢慢向她围拢过来的刺客,不禁双手握紧了刀柄。

  “大哥们,你们要杀的人跑了,不去追吗?”

  姜君拿刀尖指了指巷口,那头的黑衣人也往后退了退。

  “追不上,也打不过。”领头的黑衣人死死盯着姜君,义正言辞道。

  姜君扯了扯嘴角,“哈?!倒,倒挺有自知之明哈。”

  “抓了你当人质,也好交差,兄弟们,上!”

  领头的一挥手,其余黑衣人便举着刀剑一起朝姜君冲了过来。

  “别别别!我是淑贵妃的人!”

  姜君凭空劈了一下走马刀,发生说道。

  眼里满是真诚,与领头的目光交汇时,她还重重地点了点头。

  “真的,我是淑贵妃埋在昭王府的眼线,不信你们回去问问。”

  她一只手拢住半边脸,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说道。

  那些黑衣人听了,面面相觑,停下了杀向姜君的步伐。

  对方人多势众,她手里拿着剑也就罢了,可现在是一把对于她而言并没有什么用的刀。

  打不打得过还是二话,她也没必要替狼心狗肺心狠手辣的刘瑾戈收拾烂摊子,

  从那些黑衣人听到淑贵妃后的反应来看,多半是宣王的人。

  “上!”

  领头的想了想,还是下了命令。

  于是十几个黑衣人再次杀向姜君,被迫无奈的姜君只能将走马刀当观花剑使。

  她一边笨拙地用刀抵挡刺客,一边大声嚷嚷,“你们怎么就不听懂呢!自己人啊!自己人!”

  方才看刘瑾戈对付这群人时坦然自若,还以为是这群刺客太废物。

  可现在轮到自己与他们交手,姜君只觉得他们甚是难缠,跟看到的根本不一样。

  就算她使剑,对付起来也绝对没有刘瑾戈那样游刃有余。

  她没想到刘瑾戈虽然品行不端,剑法却如此了得,真是糟践了如此上层的剑法。

  就算这群人再难缠,她也得硬着头皮上,因为不管她说什么,他们就是听不进去。

  好在那些人只想抓她回去当人质,并没有下狠手,这让她有了可乘之机。

  与他们哐啷哐啷地胡乱打了一通后,姜君只觉得手里的走马刀越来越得心应手,对付起那群人也越来越轻松了。

  “让你们走你们不走,现在正好陪本姑娘练练刀法!”

  说完,她做出了一个掠的招式,这是从前看万里风练刀学来的。

  那些刺客见了,以为姜君要放大招了,愣了愣,纷纷从进攻转为了防守。

  就是现在了!

  姜君狡黠一笑,趁着黑衣人给自己留下的短暂空子,飞身跃上了房顶。

  待黑衣人反应过来,连忙追上房顶,一身白衣姜君已经逃出了很远。

  虽然白衣在黑夜里很是醒目,但是黑衣人也只能看到她,却没办法追上她。

  像白鹭游弋在田野上,翩若惊鸿的姜君灵巧地在屋顶上飞来飞去,很快就飞出了那群黑衣人的视线。

  期间还揭了一家青楼房顶上的瓦,不知谁家公子正调戏娇笑连连的小娘子。

  “完咯完咯,要长针眼了……”

  姜君嘀咕着摇摇头,体贴地盖好瓦,轻快地往王府飞去。

  冷冷白月就在她头顶,仿佛是她在夜空中的倒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