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双双失控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275 2019.10.01 12:00

  “昭,昭,昭……”

  韵意指着门口的昭王殿下,一时吓得说不出话来。

  这种情形下,她家小姐多半要被赐死了。

  “嗯?昭?昭王!”

  反应过来的姜君懊恼地敲了一下自己的头,她应该想到刘瑾戈要来的。

  不过处变不惊,临危不乱是她的长处,她装作不知道昭王来了,清了清嗓子,继续与后知后觉地赵怜聊天。

  “对,刚说到昭王,昭王是人中龙凤,天上地上都独一无二的大人物,南风馆的那些人长得再好看,也不能与昭王殿下相提并论,不,是比不上昭王殿下的一根头发丝。”

  她装腔作势地大肆赞扬刘瑾戈,弄得赵怜一头雾水。

  好在赵怜头脑简单,听到姜君夸赞刘瑾戈,十分开心,“你可算说句人话了,不过有机会带我去南风馆看看呗,我也想多见见人。”

  “大街上都是人,也不一定要去南风馆,韵意,是吧?”

  姜君怕赵怜再说出什么不成体统的话,连忙给韵意递了个眼神。

  机灵的韵意忙跪倒在地,“奴婢拜见昭王殿下!”

  “什么?殿下来了?”

  赵怜一听,扭头看去。

  看到刘瑾戈后,连忙丢下手里的牌,屁颠屁颠地跑到刘瑾戈门前行了个礼。

  “殿下,妾身方才还在跟姜妹妹夸你呢,不巧你就来了。”

  说完,她想去抓刘瑾戈的手,可是刘瑾戈双手背在身后,她无从下手,只能转而去扶着刘瑾戈的胳膊。

  “哦?夸本王什么呢?”

  刘瑾戈眼神微妙地盯着姜君,皮笑肉不笑的样子,令人发颤。

  “姜妹妹说你是南……”

  热情似火地赵怜正欲回答,却立刻被姜君打断:“妾身拜见殿下,自然是夸殿下方方面面都好,韵意,快去沏茶。”

  “是啊,殿下哪里好。”

  被姜君打断话的赵怜有些不高兴,她以为姜君故意抢风头。

  刘瑾戈冷哼一声,挣开赵怜的手,走到花厅里间坐下。

  姜君规规矩矩又局促不安地站在一旁,暗自希望刘瑾戈没来多久。

  “南风馆,好玩吗?”

  刘瑾戈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若无其事地问姜君。

  “不知。”姜君一脸真诚地摇摇头。

  “我听你方才的高论,似乎对南风馆很熟啊。”

  “略有耳闻,没去过。”

  刘瑾戈重重地放下茶盏,问:“想去?”

  “不想不想。”姜君连连摆手。

  虽然她没去过,但看娘亲的反应,南风馆多半不是什么好地方。

  “妾身想去。”

  赵怜冷不丁来一句,惹得刘瑾戈和姜君齐刷刷地看向她。

  “怎么了?”赵怜被盯得一脸茫然。

  刘瑾戈干咳一声,转换了话题,“姜侧妃打了你,你怎么还来跟她打牌?”

  “自然是因为殿下你呀,我的意思是府里姐妹和睦,殿下才能心无旁骛地去处理大事。”

  赵怜柔情似水的模样,简直就向变了个人。

  姜君不禁感慨如此骄傲高调的女子,遇到心爱之人竟也会卑微至此。

  “可是你杵在这,很影响我和姜侧妃团聚。”

  刘瑾戈说出这话时,脸不红心不跳,一脸淡然。

  禽兽!姜君不禁暗骂。

  面对对他一片痴情又如花似玉的女子,刘瑾戈竟然能说出这种令人心寒的话。

  “殿下,亲身也想和你团聚。”赵怜拉着刘瑾戈的胳膊,含羞娇嗔。

  她的反应也超出了姜君的意料,一般女子被心上人那么嫌弃,早就气急败坏地跑开了,果然都是高手。

  “是啊是啊,不如大家一起团聚,再过几日就是除夕了,人多热闹,要不将许姐姐也喊来?”

  啼笑皆非的姜君忙解围道,如果今日刘瑾戈将赵怜赶走,那她们可算是真的要结仇了。

  这正是刘瑾戈心里打的如意算盘,姜君更要从中作梗,保住她与赵侧妃的虚假牌友情。

  刘瑾戈看出了姜君的心思,似乎非要跟她作对到底,“本王难得有空,只想陪你。”

  “可是我觉得殿下多陪陪赵姐姐比较好。”

  姜君说完,将赵怜一把推到刘瑾戈怀里,谁知刘瑾戈身手敏捷地躲开了,赵怜扑通一声摔到了地上。

  姜君,碧桃,韵意三人忙上前去扶她,“赵姐姐,你没事吧?”

  赵怜一把甩开姜君的手,满脸都是委屈与懊恼。

  “看女子之间斗来斗去,你很得意哦?伪君子!”

  终于,心力交瘁忍无可忍的姜君,冲刘瑾戈喊道。

  别人都希望家宅安宁,刘瑾戈倒好,亲自搅得家宅不得安宁。

  “本王怎么有些听不懂,难道爱你……”

  啪!

  刘瑾戈一句话还没说完,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了姜君脸上。

  姜君捂着火辣的脸,目瞪口呆地看向赵怜。

  “你背后对殿下不敬就罢了,还敢当面如此无礼,你真当殿下喜欢你吗?不过当你是个新鲜玩意罢了!”

  赵怜指着姜君破口大骂,那训人的气势,连那些王府正妃都比不上。

  刘瑾戈见状,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他向来视女人如粪土,家里三个侧妃,于他而言,不过是院子里多了几个小土堆。

  可他万万没想到,这几个土堆竟也各有各的脾性,还相当不好应付。

  在淑贵妃那里受了罚的姜君,心里憋的那口气还没出呢,这下子又挨了打,对于她无疑是火上浇油。

  姜君平复了一下心情,推开要给她抹药的韵意,是可忍孰不可忍。

  “刘瑾戈,我告诉你,我姜君生来光明磊落,从不屑于做他人走狗,别瞧不起人了。”

  她指着刘瑾戈,大声说道。

  刘瑾戈一直将她当成淑贵妃的眼线,这是她最无法忍受的,简直是对她人格的侮辱。

  姜府书香世家,忠义二字她还是懂的。

  她喝了一大口热茶,没等他们回过神,又继续说着。

  “还有,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如果你觉得假装宠爱我就可以让我毁掉,那是痴人说梦!”

  吓得半死的韵意想拉住姜君,但姜君正在气头上,压根拦不住。

  “你不是怕我是淑贵妃的眼线吗?那你有本事休了我啊,皇上和淑贵妃我去认罪,保证不坏你美名。”

  姜君冷眼看着刘瑾戈,好一个贤王,背地里也是个好赖不分的地痞流氓之辈。

  在一旁听得一愣一愣的赵怜,没想到自己打姜君一巴掌会招来这样的后果,忙帮着韵意来拉她。

  没想到她却反被姜君拉住,一通说教:“还有你,醒醒吧,这个男人不知恬耻地利用你们对他的爱,有多不堪,你看不到吗?”

  被骂了好一顿的刘瑾戈,脸色及其阴沉。

  “你最好不是淑贵妃的人,否则别想活着走出昭王府。”

  说完,刘瑾戈冷哼一声,拂袖离去。

  刚出扶月轩,他反应过来方才自己没有控制住情绪,假意宠爱实则暗害的计划估计要暴露了。

  罢了,利用女人对付女人,确实不太光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