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备嫁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1620 2019.09.14 17:24

  父女俩正在花园里各怀心事,你一言我一语,讨论赐婚之事时,一个如丧考妣的哭喊传进了二人耳朵。

  “女儿啊!我可怜的女儿啊!”

  姜君正瞪着眼睛未反应过来,她的娘亲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跑到了她面前。

  风韵犹存体态丰腴的姜夫人一把抱住姜君,哭得昏天暗地,“我可怜的儿啊,都是你爹没本事,现在只能任人宰割。”

  姜老爷在一旁手足无措,脸上充满了愧疚。

  “夫人,你别难过,是我没本事,要不你打我?”

  姜老爷是出了名的惧内宠妻,姜夫人平日里掉一滴眼泪,他都觉得心在滴血。

  他心疼地看着梨花带雨的夫人,递了个眼神给女儿。

  伶俐的姜君立马会意,她轻轻拍了拍姜夫人的头,“娘亲啊,你有所不知,这门婚事我求之不得啊。”

  “什么意思?”姜夫人收起眼泪,问道。

  姜君看着自己那阴晴控制自如的娘亲,一股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上一秒还泪眼婆娑,此刻就泪痕全无,眼里还闪着光。

  “呃,就是……就是我仰慕昭王已久,他其实是我的意中人,这门婚事简直是天上掉肉饼啊,还是我最爱的牛肉馅,我还不得赶紧接着。”

  硬着头皮胡说八道的姜君编得有模有样,姜夫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使劲拍了一下姜君。

  “原来如此!死丫头竟然也知道动春心,害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知风月之事呢,不过你与那昭王应该素昧平生吧?”

  姜夫人虽然有些困惑,但脸上的笑容却收不住。

  姜君年方二八,此时出嫁其实有些早了,但姜夫人觉得此时嫁不出去,日后更嫁不出去了。

  因为目前关于姜家小姐如何如何顽劣的议论还只是流传在瑶州,以后日子长了,说不定别处也会知道……

  “昭王殿下美名远扬,女儿知道一二。所以娘亲别难过了啊,快去给我准备嫁衣,要最好看的。”

  姜君笑嘻嘻地将头靠在她娘亲肩膀上,姜府规矩是天大地大都不及姜夫人开心大。

  “包在娘亲身上了,太好了,女儿能嫁出去了,老爷,我太高兴了。”

  姜夫人全无方才痛心之情,甚至欣喜若狂,欣慰地看着姜君。

  “是啊是啊,你再也不必担心女儿没人要了。”

  如释重负的姜老爷乐呵呵地跟在夫人后面笑着,还挤出了几滴幸福的老泪。

  竟然当着女儿面说女儿嫁不出去,这都什么爹娘啊。

  姜君无奈地在心里嘀咕着,对眼前开心得脸比菊花皱的爹娘嗤之以鼻。

  “韵意,你快去准备马车,我们现在就陪小姐去家里的布庄挑拣绸缎,我要亲自为小姐做嫁衣。”

  姜夫人眉开眼笑地吩咐道,双手拉着姜君,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番,仿佛久别重逢母女相认。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姜君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既然要嫁,那就风风光光开开心心地出嫁,毕竟一生只此一次。

  当然话也不能说太满,万一以后可以和离,那就皆大欢喜了。

  姜君随娘亲来到了自家布庄,里面的伙计以及掌柜见了,连忙客客气气地出来迎接。

  “哎哟,夫人,小姐,怎么敢劳你们亲自跑一趟,知会一声,我差人将上好布料送到府上供夫人小姐挑选就是。”

  “给小姐做嫁衣的布料,我自然要亲自来挑选。”姜夫人仪态端庄地走进店里,随意地转了转。

  看了摆在店里的几样布料,都不满意。

  “原来如此,提前恭喜夫人小姐啦。”掌柜跟在身后,恭维赔笑。

  他又很有眼力见地吩咐伙计,“来福,快将最好的绫罗绸缎都拿出来,要正红色。”

  来福忙不迭地跑进里间,来来回回跑了几趟,将正红色的上等料子都搬到了姜夫人面前。

  眼光极高的姜夫人细细地看着摸着,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最后选中了一块相对而言还算满意的。

  做娘亲的自然希望给女儿最好的,不过她姜府布庄都没更好的了,其他布庄就更没有了。

  “这块不错,女儿,你看看。”

  姜君将娘亲相中的料子随手拉起来看了一眼,没看出什么门道,又放回了桌子上。

  “娘亲,您知道女儿不懂女工,更不懂哪些布料才算好的,您帮女儿选就是。”

  “那就这块吧,好生包起来送到府里。”姜夫人对侍奉在一旁的掌柜说道,牵着姜君的手往门外走去。

  “是!夫人小姐慢走。”掌柜送到门口,拱手目送两位主子坐马车远去。

  “娘亲,不回家吗?”姜君正撩开帘子欣赏热闹的集市,发现马车的方向不是姜府。

  “我们还要去选凤冠呢,布料娘亲替你选了,凤冠你就自己看着订做。”

  姜夫人握着女儿的手,轻轻拍着,满脸笑容地说道。

  “嫁个人这么麻烦。”姜君将头靠在车壁上,一副疲倦的模样。

  况且嫁的又不是心上人,她更觉无趣。

  花这个时间,还不如去酒楼吃一顿,或者去戏园子看一场长靠武生,叫上几个好。

  “这还叫麻烦?因为日子将近,匆匆忙忙的,已经一切从简了,委屈了我的儿。”

  姜夫人将女儿搂在怀里,面露愧疚之情。

  姜君是她唯一的女儿,打小就被她宠溺,能给她天上的,绝不去碰地下的。

  姜君连忙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委屈不委屈,越简单越好,大张旗鼓,容易招人眼红。”

  她不过是一个侧妃,且泽阳藏龙卧虎,若过于张扬,定会被人议论。

  她自己倒无所谓,但连累姜家的名声就得不偿失了。

  “谁敢!我姜府富庶一方,嫁女儿自然想怎么风光就怎么风光。”

  眉目慈祥的姜夫人哼了一声,因被姜老爷年年岁岁宠惯着,她比姜君还要任性。

  到了首饰铺,掌柜的热情不已,将最好的款式都拿出来给姜家母女挑选。

  姜君挑选了一副轻巧简单而又不失精致的凤冠后,便赶紧拉着她娘亲回家。

  以免财大气粗宠溺女儿的姜夫人将整个瑶州都塞到她的嫁妆里。

  不过若真的能将整个瑶州都装进嫁妆,那该多好。

  第一个要装的就是来往楼,瑶州最大的酒楼,酒菜口味一流,自然也是姜家产业。

  再就是东街西巷那些点心铺面馆酒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