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偶遇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095 2019.09.16 09:54

  “小姐,你方才怎么一口酒都不喝?”

  吃罢饭,韵意询问道。

  姜君在瑶州时就爱喝酒,但沾杯必犯糊涂。

  有次喝多了,霸占了一天州府衙门,说什么自己是微服私访的大将军。

  幸好知府宽宏大量,又与姜老爷私交不错,姜君才会大闹府衙后,还能被知府用轿子送回家。

  “这里是泽阳,万一喝醉惹出什么事,可没人给我收拾烂摊子了。”

  姜君回道,其中的利害关系,她还是拎得清的。

  “小姐长大了。”

  韵意感动地说道,露出欣慰的目光。

  若是姜老夫妇看到,定会老泪纵横,消去许多担忧。

  两人一边闲聊,一边往酒楼外走去。

  这时,进来一个文质彬彬的青年,腰间却悬挂着一把精致的刀。

  姜君觉得那把刀甚是眼熟,便不停地回头朝青年望去。

  “小姐,你方才没看够啊,别看了。”

  韵意拽着她家小姐,压低声音说道。

  忒丢人了,她见姜君一看到稍有些样貌的男子就走不动路,不禁替她脸红,以前在瑶州也不这样啊。

  “走马刀。”

  姜君脱口而出道,但还未来得及再仔细看几眼,就被韵意拉走了。

  那名带刀青年闻言,神色一动,扭头朝身后看去,却只见两名女子拉拉扯扯远去的背影。

  “风兄今日似乎有心事?”

  楼外楼一处雅间内,刘瑾瑜见万里风的手一直摩挲着腰间的佩刀,眉头微蹙,便开口询问道。

  “没什么,只是没想到竟有人能报出我这把刀的名字。”

  万里风一笑,淡然回道。

  “你这把刀虽不够霸道,但胜在别致。”

  刘瑾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道,因常年习武的缘故,骨节分明的手指看上去十分有力。

  “我敬昭王和业王一杯。”

  万里风双手端起酒杯,恭敬有礼道。

  “风兄,都说了多少遍,你在我和五哥面前,不必讲究身份上的那一套。”

  刘瑾瑜有些不悦地埋怨道。

  万里风是京城世家弟子中难得不纨绔且还有出息的,故他们兄弟二人平日里也爱与他打交道。

  万里风看着眼前稚嫩天真的业王,展颜一笑。

  当初他也是看中了昭王与业王的平易近人不摆架子,才与二人交好。

  不过业王也就罢了,估计全都城也只有他万里风会觉得冷面昭王平易近人了……

  就连刘瑾瑜,都觉得他那不苟言笑的五哥是千年玄冰,对他实在过于严厉。

  “对了,五哥初六娶侧妃,你准备送什么贺礼?”

  刘瑾瑜笑眯眯地问道。

  他想从万里风那里得到点灵感,毕竟这已经是第三个侧妃,他实在不知道送什么好。

  “我还没想好。”万里风不好意思地回道。

  旁边的刘瑾戈听二人一问一答,不禁一脸黑线,哪有在当事人面前讨论贺礼的。

  “听说新来的侧妃是瑶州首富姜家之女,倾国倾城,品性温柔,体贴可人,精通诗书……”

  刘瑾瑜兴致勃勃地说道,仿佛娶妻之人是他而非昭王。

  毕竟坐他对面的昭王此刻面无表情,似乎这桩亲事与他无关。

  “啊切!”

  这时,走在泽阳街上的姜君打了个喷嚏。

  韵意以为她着凉了,赶紧帮她披上了斗篷。

  万里风听了刘瑾瑜的话,面色凝重起来,喃喃自语道:“是她?”

  他只知道淑贵妃给昭王找了个瑶州姑娘,没想到会是姜家小姐。

  “若果真如传言所说,应与许嫂子不相上下,倒也配得上五哥一二,其实别像赵怜就好,嚣张跋扈……”

  刘瑾瑜巴拉巴拉说个不停,一个人顶得上一群七大姑八大姨了。

  这边昭王只默默喝酒,神色始终如一。

  而万里风心事重重,不发一言。

  不过刘瑾瑜早已习惯沉默寡言的二人,自己兴致不减的继续说着。

  愣是从昭王新侧妃说到了都城那些章台楚馆的头牌翘楚……

  最后还是昭王和万里风强行将他从楼外楼拽了出来,否则他能搁那说上一天一夜。

  “打人了打人了!救命啊!”

  换上高头大马的三人,正从楼外楼往昭王府徐徐行去,突然看到前方街道被人群堵得水泄不通,其中还传来呼救声。

  爱凑热闹的刘瑾瑜第一个下马挤进人群,只见被人群包围的,是两个姑娘和一个鼻青眼肿贼眉鼠眼的小伙子。

  发出呼救声的,正是被其中一位姑娘踩在脚下的小伙子。

  而那位姑娘,正是他先前在皇宫正阳门遇到的那位。

  “天子脚下都敢偷东西,贼胆不小嘛。”

  姜君抬起脚放开偷她香囊的小贼,冷笑道。

  这香囊可是娘亲亲手所做,岂能让贼偷去,她越想越气。

  但已经暴揍过他一顿,也不好当着众人的面再请他吃顿拳脚。

  “出什么事了?”

  万里风向刘瑾瑜问道,昭王怕出什么乱子,也下马跟了过来。

  “没什么,一个毛贼偷东西结果被人家姑娘揍了。”

  刘瑾瑜回道,事情经过是他从旁边阿婆口中问到的。

  “没什么事就走吧。”

  远远站在人群外的刘瑾戈说道,正欲转身上马,却见万里风径直朝人群中挤了进去。

  “姑娘,你们没事吧?”

  万里风走到姜君和韵意身边,关切地询问道。

  方才他从衣着和身段,一眼就认出她们是在楼外楼报出走马刀的姑娘。

  “是你!”

  姜君看到万里风腰间的走马刀后,神色激动道。

  “是我。”

  万里风温润一笑,对眼前这位姑娘的身份更加好奇了。

  “你可姓万?”

  姜君仰起头,明亮的眸子盯着万里风,满怀期待地询问道。

  “你俩认识?”

  万里风还未回答,刘瑾瑜就凑上前,一脸八卦地问道。

  而那小贼早已趁二人寒暄,捂着脸随围观的人群散去。

  “我俩说话关你何事?”

  姜君不悦地瞪了刘瑾瑜一眼,不满他打断自己认亲抱大腿。

  未来某天,她想起今日之事,只恨自己未趁不知者无罪之时,狠狠揍刘瑾瑜一顿。

  “这位是业王殿下,而那位,正是昭王殿下。”

  万里风转身恭敬地指向刘瑾戈,对姜君意味深长地介绍道。

  姜君问他可姓万时,他已对姜君的身份猜测出了一二。

  为了避免她说出越矩之言,只好出卖了昭王和业王。

  平日里,这两位殿下最不喜欢在平民面前暴露真实身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