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风景独好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133 2019.10.16 12:00

  千寻山峰回路转,松竹葳蕤,桃梨相映,遥遥望去,只见翠绿,粉红,嫩白等颜色争相陈铺在山脉之上,热热闹闹地上演了一出万紫千红春意忙。

  身着粉裙的姜君与一袭白衣的刘瑾戈,此刻漫步在山间,远远望去,就如被风吹动的红桃白蕊。

  因为两人在一块总是话不投机半句多,故一路鲜少交流,大部分时间都是各走各的路,各赏各的景。

  万里风虽然背着肉嘟嘟的刘玉暖,但因身体结实,登山速度并没有比常人慢。

  之所以被刘瑾戈和姜君甩在后面,不过是那二位走的实在太轻快了。

  “风哥哥,我自己下来走吧。”

  被背了一程的刘玉暖舍不得万里风劳累,她见万里风脸上满是汗水,更是于心不忍。

  她此刻更是后悔平日里自己太贪吃,虽然不算胖,但绝对不面条。

  万里风穿着黑色窄袍,汗水滴落其中也看不出来痕迹,“我不累,快到山顶了。”

  幸福到想大叫的刘玉暖开心一笑,捏着袖子帮万里风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这一擦倒好,又将万里风恢复如常的脸擦成了猴屁股。

  此刻,刘瑾戈和姜君已经到达山顶,正找了一块阴凉处等他们。

  香汗微沁的姜君在树根上与刘瑾戈相对坐了一会,觉得十分无聊,便脚踏树干,几步到了树梢之上。

  在粗大的树枝上站稳之后,她用手搭棚,放在额头上,眺望山间四方美景。

  风吹起她的额发,阳光撒在她的脸上,衬得那双眼睛更加明亮动人。

  突然,四处张望的她像发现了仙境似的,神色顿时惊喜不已。

  “哇!那边的桃林好美啊!还有梨花!还有,还有好多好多花!”

  刚转向山的南方,她就看到了许悠悠口中的三里桃花和三里梨花。

  瞬间被远处朦胧的桃之夭夭和梨之浅浅惊艳的她,不禁指着南方惊呼出来。

  但树下的刘瑾戈不为所动,解下了挂在腰侧的水壶。

  千寻山的每一处风景,生在泽阳的他都看过很多遍,已经毫无新鲜感了。

  兴奋的姜君完全忘了自己此刻正踩在树枝上,忘乎所以的欢呼雀跃。

  导致树叶被她纷纷抖落,刷刷掉了树下端坐的刘瑾戈一身。

  好巧不巧,一根小树枝还掉进了刘瑾戈刚刚拔开塞子的水壶里。

  “姓姜的!你能不能有点姑娘的样子!”

  忍无可忍的刘瑾戈退出树荫,仰起愠色俊脸,朝姜君吼道。

  正在兴头上的姜君愉悦地欣赏着树梢上的风景独好,看都不看刘瑾戈一眼,“本姑娘什么样与你何干?莫名其妙!”

  为了更好的享受景致,她干脆找了根视野开阔的树枝坐下。

  一只手撑在树枝上,一只手去侍弄被风吹乱的发髻。

  双腿垂下,惬意地晃动着,嘴里还哼起了不成调的歌谣。

  无可奈何的刘瑾戈只知道没几个女子动不动就上树的,却不知道爬树上房乃姜君平生一大乐趣。

  所谓高处趣味多,在瑶州时,姜君往她们姜府最高的屋顶那么一站,就知道那条街上谁家汉子正被婆娘揍,谁家毛猴正偷摘邻里果子,谁家闺女正私会情郎……

  就靠这登高望远的本事,姜君掌握了不少东家西家男女老幼的把柄,这正是她横行瑶州城的一大护身符,好用极了!

  可惜克己复礼正儿八经的刘瑾戈不知道这其中的乐趣,高高在上的姜君颇为老道地低头看了一眼刘瑾戈,泛起同情之心。

  无趣,无趣啊……

  刘瑾戈瞄了一眼树上毫无仪态的姜君,又看了看被弄脏的水,一腔闷气无处安放。

  因为口渴,他只得拿着水壶去寻找干净的水源。

  姜君看着远去的刘瑾戈,不屑地哼了一声,往嘴里咬了一根小树枝。

  不过是掉了根树枝到水壶里,有什么不能喝的,她都能当面嚼树叶给刘瑾戈看。

  独自坐了片刻,拂面微风吹得她醺醺然,都有些犯困了。

  “风哥哥和阿暖也太慢了吧。”

  她嘀咕着往山下方向望去,刚好看到万里风正背着刘玉暖往山上走。

  因那边有树叶挡住,她又爬到树顶,朝山下挥手大喊:“阿暖!风哥哥!快点!”

  听到喊声的刘玉暖,瞧见站在树顶的姜君后,欣喜不已,忙从万里风的背上跳下来,提着裙子朝姜君奔来。

  “姜姐姐!你竟然会爬树!”

  她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地喊道。

  姜君跳到了低些的树枝上,伸手要去拉刘玉暖,“快来,我拉你上来,这上面风景可好了!”

  刘玉暖摇摇头,拒绝了,“我不去,母后知道了会生气的。”

  她虽然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嫡公主,却十分听皇后娘娘的话。

  就算在背地里,也从不做皇后娘娘禁止的事。

  “好吧,摔到了我也不好交代。”

  树叶簌地一声响,姜君轻盈地跳到了地上。

  刘玉暖四处张望也没看到刘瑾戈,开口问道:“诶?我二哥哥呢?你又将他气跑了?”

  “打水去了,呐,那不是。”

  姜君伸长脖子朝刘瑾戈去的方向望了望,恰巧看到从山石后出现的刘瑾戈。

  “殿下,已是晌午,我们先去庙里用点斋饭吧。”

  正松筋骨的万里风忙站直了,拱手对刘瑾戈说道。

  刘瑾戈缓步走来,点点头,“也好,本王有些饿了。”

  而一旁的姜君又在和刘玉暖说悄悄话,“感觉如何?”

  “特别开心!”藏不住笑意的刘玉暖低声道。

  “别忘我的将军之位。”

  “放心……”

  两人正小声交易时,无情的刘瑾戈打断了她们,“走了!”

  庙里的斋饭寡淡无味,除了刘瑾戈吃了平时的饭量,姜君和刘玉暖都只勉强吃了几口填下肚子。

  因为庙里禁止浪费,要全部吃光,她们提前匀了大半碗给万里风,将他的饭菜堆得老高。

  尽管万里风看着自己的饭碗很是为难,但还是默默埋头苦吃。

  “我们去玩吧,一来就吃饭,还没踏春赏景呢。”

  等最后吃完的万里风放下碗筷,姜君迫不及待地催促道。

  首先去的地方,是经姜君一描述,刘玉暖就心心念念的桃林。

  酒足饭饱懒洋洋的刘瑾戈,抱臂靠在一颗粗壮的桃树上,望着在桃林里蹦来跳去追逐打闹的姜君,开始怀疑她此行目的。

  她与刘玉暖玩的那么起劲,将万里风晾在一旁,真看不出她是来穿针引线的媒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