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厨艺了得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161 2019.10.24 18:00

  扶月轩里午膳才刚开始,就有下人前来通报,说毅王殿下来了。

  姜君忙放下筷子出去相迎,“拜见毅王殿下,殿下怎么突然驾临寒舍了?”

  穿着便装的刘瑾元拱手笑道:“恭祝姜侧妃生辰。”

  “殿下怎么知道的?”

  姜君略显诧异,按理说李锦瑟不会跟毅王说这些。

  “我去春芳馆找锦瑟,听那里的婢女说她来给你过生辰了。”刘瑾元解释道。

  这时李锦瑟也出来了,“拜见殿下,不知殿下找我何事?”

  “今日无事,便去看看你,结果你不在,就访到了扶月轩。”

  刘瑾元望着李锦瑟,一脸笑意,但是李锦瑟却面无表情,一声不吭。

  姜君连忙上前化解尴尬,“殿下,里面坐吧,青黛奉茶。”

  “你们正在用膳啊?”刘瑾元进屋看到一桌子精致的菜肴,随口问道。

  阿萝毕恭毕敬地行了行礼,“这是毅王妃亲身下厨做的,奴婢去给殿下添副碗筷。”

  韵意暗呼大事不妙,懊恼自己没有拉住阿萝。

  “别!”忐忑不安的姜君连忙大声喊住阿萝,“我的意思是,都过晌午了,殿下肯定吃过了。”

  被吓了一跳的阿罗一脸迷茫,但还是照做了,没有去拿碗筷。

  不过为时已晚,刘瑾元已经坐到了饭桌旁,并且一脸期待,“虽然吃过了,本王却有些饿了,而且本王还没吃过锦瑟做的饭菜,如果你们不介意,就给我拿副碗筷吧。”

  姜君一听,扯着嘴角笑了笑,“那我让厨娘再做新的来,这些我们都动过筷子了。”

  “本王就想吃锦瑟做的,这些菜看上去就好吃,御厨都未必能做的这么好看。”

  刘瑾元如此坚持,姜君也别无他法,只好让阿萝去拿了碗筷。

  拿到碗筷的刘瑾元一副饥肠辘辘的样子,迫不及待地就去夹菜。

  他吃了一大口青菜后,极其短暂的愣了愣,然后双眼冒光,大肆夸赞,“嗯!好吃!没想到锦瑟的厨艺这么好,太好吃了。”

  如果不是姜君已经尝过了,她肯定会以为刘瑾元吃的是什么绝世美味。

  李锦瑟原本还有些惴惴不安,听了刘瑾元的话,一脸难以置信,“真,真的吗?除了君儿,别人都说我做的饭菜难吃。”

  她的手捏着袖子,抬起原本低着的头,期待地看着刘瑾元。

  “哪个混账说的?看本王不把他揍的鼻青脸肿!”

  看到李锦瑟有些难过的样子,刘瑾元的脸立刻拉得老长,拍着桌子,生气地骂道。

  李锦瑟红着脸,小声嘟囔,“我爹爹娘亲也不喜欢吃……”

  “哦哈哈,哈哈,我想岳父岳母是不想你下厨故意那么说的,太劳累了。”

  刘瑾元听了,脸上怒气转为尴尬,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地打了个哈哈。

  姜君见到此情此景,不禁动容,“姐姐,你先陪毅王吃,我去拿坛酒。”

  “小姐,我去吧。”韵意说道。

  “你们就在这侍候着。”说完,姜君就快步离开了用膳的花厅。

  她没有去拿酒,而是径直走到了院中偏僻一隅,偷偷抹起了眼泪。

  终于有人能细心呵护李锦瑟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了,而且做的比她这个姐妹还要好。

  她以前对刘瑾元还有诸多不放心,如今看来,锦瑟姐姐是真的觅得如意郎君了。

  就在她用袖子掩面,偷偷掉眼泪时,一张俊脸探了过来,“哟,这是谁胆大包天,敢欺负堂堂姜侧妃,那个人死了吗?”

  一直心事重重呆愣呆愣的姜君这才发现刘瑾戈不知何时来了。

  她擦了擦眼泪,瞪了刘瑾戈一眼,“滚!我不过是眼里进沙子了。”

  “逗你呢,你怎么了?”刘瑾戈收起嬉皮笑脸,俯身问道。

  他还以为姜君这种女子,就算刀架在脖子上也不会哭呢。

  “都说了眼里进沙子,你来干嘛?”

  刚哭完的姜君,说话还带着软软的鼻音。

  “下人通报说二哥来这里了,我正好在府里,自然要来相陪。”

  刘瑾戈见姜君鬓发乱了,本想去帮她整理一下,但手刚抬起就收回了。

  “进去之后不准胡说,还有,如果你一会用膳,只准说好吃。”

  为了确保不会发生意外,姜君先给刘瑾戈一通警告。

  “你做的?”不明就里的刘瑾戈问道。

  姜君拨了拨头发,“不是,锦瑟姐姐做的,反正你只准说好吃。”

  说完,她就朝库房走去,那里存放了她的嫁妆。

  刘瑾戈见她不是往花厅走去,便问了一声,“你去哪?”

  “拿酒!”姜君不耐烦道。

  自讨没趣的刘瑾戈便独自悻悻然到了花厅,“二哥怎么来了?”

  他看到正大快朵颐的刘瑾元,觉得甚是别扭。

  仿佛刘瑾瑜附体的毅王从饭菜里抬起头,嘴里塞的满满当当,“今日是姜侧妃十七岁生辰,我是寻锦瑟寻来的。”

  “生辰?”刘瑾戈脱口而出,他压根不知道这茬。

  “怎么?你不知道吗?”继续埋头吃饭的刘瑾元随口问道。

  刘瑾戈爽朗地笑了笑,就是表情不太自然,“知道知道,本王这不是来看她嘛,正好二哥也在,我们喝一杯。”

  但是他还未坐到桌旁,就被刘瑾元拦住了,“你肯定用过午膳了,咱俩晚上再喝。”

  “晚上喝,现在也要喝。”

  刘瑾戈不顾阻拦,拉过凳子就坐下了。

  但是刘瑾元却坐不住了,他放下筷子,像护犊子那样用双手遮住桌上的碗碟,“不行不行,这是本王爱妃做的菜,本王可不愿与其他人共享。”

  双颊飞霞的李锦瑟觉得十分难为情,轻声嗔怪道:“殿下,别乱说了,韵意,去给昭王殿下拿副碗筷。”

  “你不让我吃,我偏要吃。”

  刘瑾戈挑挑眉,接过韵意手上的碗筷。

  这时姜君拿着酒坛进来了,刘瑾元赶紧将酒打开,“那咱们喝酒,这菜你就别吃了。”

  “让他吃吧,能吃锦瑟姐姐做的菜,是他的福气。”

  姜君看出了刘瑾元的心思,开口说道。

  “是啊,二嫂亲自下厨,一般人可没这个口福。”

  因为姜君的话,还有刘瑾元的反应,令刘瑾戈对这桌菜十分好奇,说着就夹了一筷子菜送到嘴里。

  “很好吃吧?”刘瑾元紧张地盯着刘瑾戈,脚还在桌子底下踢了踢他。

  后悔不已的刘瑾戈嘴角抽了抽,然后扯着嘴角笑道:“好,好吃,二嫂厨艺了得啊!”

  他万万没想到,卖相如此诱人的菜肴,背后竟是如此发人深省的味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