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防人之心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146 2019.10.05 12:00

  好不容易挨到扶月轩,又困又累的姜君洗漱完毕,还没沾到枕头,刘瑾戈就来了。

  “拜见殿下。”

  姜君行完礼,自顾自趴在桌子上,眯起了困乏的双眼。

  刘瑾戈此刻来多半是兴师问罪,就让他训斥好了。

  “皇后娘娘今日说我不该将你独自丢在王府,这是娘娘让我带给你的吃食。”

  刘瑾戈将一个食盒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但是姜君已经打起瞌睡,毫无反应。

  韵意忙替姜君拜谢,“多谢皇后娘娘恩赏,多谢殿下。”

  “你家主子没伤到吧?”

  刘瑾戈深邃的眼睛看向呼呼大睡的姜君,心里似乎并没有那么讨厌她了。

  虽然她与淑贵妃息息相关,虽然他理应防范她……

  “啊?”韵意听了问话,好容易才反应过来,“殿下不怪罪小姐吗?”

  刘瑾戈突然关心起姜君来,这时她万万没想到的。

  “这次算她将功折罪了,宣王妃气度狭隘,昭王侧妃奋不顾身救人,怎么看都是我昭王府更胜一筹。”

  灯火明亮处的刘瑾戈嘴角勾起一个微笑,整个人都比平时里柔和了许多。

  趴在桌上的姜君迷迷糊糊地半睁开眼,刘瑾戈就侧着身子站在她眼前。

  俊朗的脸庞,挺拔的身姿,还有鲜少见到的爽朗的笑容,这一切此刻都离她那么近。

  外面是喧天的鞭炮声,脚旁是炭火燃烧的声音,像极了岁月静好,琴瑟和鸣。

  “看什么?”

  刘瑾戈转身撞上姜君迷离的眼神,一时间被她看得不好意思起来。

  姜君撑着桌子站起来,迈着疲软的步伐往卧室走去,“看你什么时候走,我先就寝了。”

  “不知礼数。”

  被晾在那的刘瑾戈冷哼一声,拂袖离开了扶月轩。

  不过姜君没有因为独独不带她去夜宴而生气,倒出乎他的意料。

  许悠悠和赵怜刚进王府那年的除夕,就想方设法让刘瑾戈带她们去,甚至请动了太后。

  俗话说一年之计在于春,韵意为了让姜君一年有个好的开始,一大早就软磨硬泡,将姜君从被窝里拽出来了。

  “大年初一还不让人好好睡觉,惨绝人寰啊!”

  姜君抱着暖炉,坐在桌旁,一动也不想动。

  等韵意端来早膳后,她眼前一亮,挑了个看上去十分可口的吃了下去,“嗯!真好吃,这怎么跟平日里吃的不一样啊。”

  “这是昨晚昭王殿下送过来的,说是皇后娘娘赏的。”

  皇后娘娘赏的都是热一热就可以吃的生食,韵意早上便挑了几样合姜君口味的热了。

  姜君一听,连忙将嘴里的东西吐出来,“呸呸呸!万一有毒怎么办?”

  “什么有毒啊?皇后娘娘怎么会下毒?”韵意看着火急火燎的姜君,十分不解。

  “皇后娘娘不会,刘瑾戈会啊。”

  姜君压着舌板催吐完,又含了一大口茶水漱口,还好她就吃了一口。

  韵意给姜君递了个块帕子,依旧心存疑虑,“不至于吧……”

  “怎么不至于,他假宠我的阴谋失败,还不得想别的花招对付我,下毒是最名正言顺的了,对外说我病死的即可。”

  姜君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又在镜子前照了照,见脸上没有出现什么异常,才放下心来。

  “啊?我去给你找解毒的药丸。”

  韵意听了,觉得姜君说的也很有道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服下药丸后,姜君拔下韵意头上的银簪子,戳进点心里。

  但是把吃食都试了个编,簪子也没变黑。

  韵意顿时放下心来,高兴地说:“小姐,没毒。”

  “不对,刘瑾戈如果要下毒,肯定不会用能够察觉的毒,说不定这个毒试不出来。”

  姜君思索片刻,觉得刘瑾戈如果要毒害她,定会做的滴水不漏。

  再说了就算这次没下毒,也难保下次不会,总之防着他不会有错。

  “那该怎么办?”韵意紧张地问道。

  姜君想了想,说:“咱们不能打草惊蛇,免得把他逼急了,就当无事发生吧。”

  刘瑾戈既然认定了她是眼中钉肉中刺,就一定会有后招,鲁莽不得。

  “我去把这些吃食偷偷埋到花圃里,如果全部扔了,别人会说小姐对皇后不敬,而且被昭王殿下知道了也不好。”

  韵意将吃食收到食盒里,准备等夜深人静再去埋了。

  姜君点点头同意了,刘瑾戈亲自送吃食过来,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

  就算是皇后娘娘赏赐的,让阿克送来便是。

  “韵意,我们去给殿下拜年。”

  姜君狡黠一笑,如果刘瑾戈下了毒,看到她安然无恙的出现定会失望不已。

  不明就里的韵意点点头,“好,是该去呢。”

  二人到了刘瑾戈的住处,只见阿克独自站在门口。

  “阿克,新年好呀。”姜君莞尔一笑,对他挥挥手。

  阿克忙拱手回礼,“不敢当,小的给姜侧妃拜年了。”

  “我来给殿下拜年。”

  “殿下在里面呢,姜侧妃里面请。”

  阿克说着帮姜君推开了房门,姜君朝里一看,不仅刘瑾戈在里面,许悠悠和赵怜也在里面。

  “给殿下还有两位姐姐拜年了。”

  姜君坦然自若地走进去,对他们行了行礼。

  期间她观察了一下刘瑾戈的神情,并无什么变化。

  没下毒?那我就白跑这一趟了,她暗自嘀咕着。

  “妹妹昨晚没受伤吧?”

  刘瑾戈还没发话,许悠悠就开口询问道。

  姜君摇摇头,“没有,多谢姐姐关心。”

  “我应该劝殿下带你一道参加夜宴的,可是人太多……”

  许悠悠说着,露出万分愧疚的表情。

  姜君听了,连连摆手,“没事没事,我不懂规矩,去了也不好。”

  “呵,真是可笑,姐姐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劝殿下带姜妹妹,殿下就会带么?”

  赵怜忍不住捂嘴笑道,她最讨厌许悠悠将自己当回事的样子了。

  许悠悠被她说得脸上过不去,尴尬不已,不再说话。

  “那个,既然我已经拜完年,就先行告退了,院里还有点事。”

  姜君见情形不对,连茶都不喝了,忙带着韵意转身向门外走去。

  “你们也都一起退下吧,本王还有公务要处理。”

  刘瑾戈瞄了一眼姜君的背影,对许悠悠和赵怜说道。

  他已经对许悠悠和赵怜两人的针锋相对习以为常,也厌烦不已。

  还好平日里她们都不会一起来,否则他休想清静。

  想到这些,刘瑾戈头疼不已,在家供几个女人,还不如供个泥菩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