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春水初生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160 2019.10.08 12:00

  “各位公子姑娘,买个灯吧,可以题字的灯~”

  前方一个摊贩扯开嗓子吆喝着,姜君还有刘瑾瑜,刘玉暖三人对这个都不感兴趣,便没做停留。

  但是那个女子却兴致勃勃,“刘公子,我们不如共题一首诗留作纪念吧。”

  刘玉暖一听,转身就往回走,瞪着那个姑娘,大声说道“你这姑娘真是奇怪,大街上随便拉个男子就要留纪念。”

  她的话引得周围行人纷纷侧目,朝这边看来。

  那个女子被说得羞红了脸,都泛出了泪花,“妹妹你怎么可以这么误会我,我不过是钦佩刘公子的才华罢了。”

  周围不明就里的行人一听,又见刘玉暖凶巴巴的,那个女子可怜兮兮的,便都开始对刘玉暖指指点点。

  就在刘玉暖被议论得怒不可遏时,刘瑾戈突然出声,呵斥围观百姓,“看什么看!”

  他又看向那个陌生女子,“题字这种无聊的事,我也不感兴趣。”

  “听到没?不感兴趣!”

  刘玉暖见二哥哥护着她,便更起劲了。

  姜君准备再次捂住刘玉暖的嘴,但是那个女子却突然问她:“刘公子才华出众,想必姐姐定也是精通诗词歌赋的。”

  “不精通不精通,很不精通。”姜君迅速摇摇头,说了大实话。

  “姐姐,不如我们共同题诗一首吧。”

  那个女子听不懂人话的样子,彻底惹恼了姜君。

  “抱歉,这种酸不溜秋的事,本姑娘实在是不喜欢。”

  说完,她就拉着刘玉暖快速走开了,正啃着肉饼的刘瑾瑜忙跟了上去。

  “这位姑娘,我们要回家了,咱们就此别过。”

  刘瑾戈匆匆说完,就撇下那个女子去追姜君几人了。

  “姜姐姐,你早该那样了,得端着点。”

  刘玉暖语重心长地拉着姜君的手,谆谆叮嘱的样子就像个长辈。

  “端啥端,我是烦别人跟我卖弄文采。”

  姜君在卖艺人之间蹦来跳去,心情丝毫没有受影响。

  刘瑾瑜吃完最后一包点心,问道:“姜姐姐,你不会真的不通文墨吧?”

  “不通啊?”

  这时,刘瑾戈的声音在她耳旁响起,“不学无术!”

  “是啊,精通文墨就是好,在大街上都能拐到才貌出众的女子,啧啧啧。”

  姜君对着刘瑾戈竖起了大拇指,但眼睛里满是不屑。

  “这叫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刘瑾戈理直气壮地回她。

  “我看是瓜田李下吧。”姜君说完就觉得不对劲,忙解释,“说,说错了……”

  回去一定多看书,没文化就是吃亏,她懊恼不已地低下了头。

  刘瑾戈却盯着她笑了笑,深邃的眼神探寻不出任何情绪。

  就在姜君羞红了脸,不知该如何是好时,一声马嘶在身前传来。

  “风哥哥!”

  姜君与刘玉暖异口同声地呼唤马上的万里风,两人脸上都满是欣喜。

  姜君欣喜是万里风来的刚好,替她解围了。

  刘玉暖却是因为见到了万里风,打心底欣喜。

  万里风下马后,对刘瑾戈和刘瑾瑜拱了拱手。

  而后又看向姜君和刘玉暖,“拜见七公主和姜侧妃。”

  “风哥哥,陪我看花灯好不好?”

  刘玉暖朝万里风走近了一步,眼里满怀期待。

  “万将军有公务在身,不可胡闹。”

  刘瑾戈严厉起来,刘玉暖也不得不听他的话,只好乖乖让出路。

  万里风离开后,姜君一脸兴奋地凑到刘玉暖耳边,说:“你为何看风哥哥时眼里有光?”

  刘玉暖张红了脸,反问姜君:“你怎么也叫他风哥哥?”

  “万里风小时候在瑶州生活过,我与他算是旧相识,你还没回答我呢。”

  “原来如此,什么眼里有光,你看错了。”

  “说不定我可以帮你哟,万里风的娘亲是我姨妈,可疼我了。”

  “真的吗?那你帮我……”

  实在听不下去的刘瑾戈干咳了两声,“该送你回去了。”

  “可是我还想再玩一会。”刘玉暖不情不愿,她还想听姜君说万里风小时候的事。

  姜君看了眼天上月,约莫亥时了,“你先回去吧,确实有点晚了,改日来找我玩。”

  “先将你送上马车。”负手而立的刘瑾戈看向姜君。

  有些意外的姜君不自在地指了指楼外楼,“我与锦瑟姐姐共乘的,现在她与毅王殿下在一起,我走回去就好。”

  她没想到刘瑾戈还会管她的死活,又或者只是单纯的怕她给昭王府惹麻烦。

  “那怎么行,你一个人太危险了。”刘玉暖不放心道。

  “怎么会,流氓遇到姜姐姐才危险。”

  哈欠连连的刘瑾瑜漫不经心地说,若非刘瑾戈拦着,他又要吃姜君一拳头了。

  “你随我一同送阿暖回宫。”

  刘瑾戈近乎命令的语气让姜君很不爽,但她也逛累了,实在没力气去计较这些小事了。

  等把刘玉暖和刘瑾瑜安全送回,疲乏不已的姜君已经在马车里呼呼大睡了。

  “到了。”

  迷迷糊糊中,她听到了刘瑾戈的声音。

  但是她困极了,就算刀架在脖子上,也未必肯动一动。

  “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

  刘瑾戈无奈地钻进马车,推了推姜君的胳膊。

  睡得正香的姜君有些懊恼地甩了甩胳膊,“刘瑾戈,我困……”

  刘瑾戈听到姜君直呼她的全名,愣了愣。

  “我知道,可是到王府了,马车里冷。”

  刘瑾戈说出这句话时被自己吓了一跳,他还从未用如此温柔的语气跟人说过话。

  于是乎,他调整了一下状态,语气故作凶巴巴,“快滚下来,这是阿暖的马车,得还回去。”

  “凶什么凶啊!”

  被吵醒的姜君毫不客气地瞪了他一眼,跳下马车后瞬间被冬夜的寒气冻清醒了。

  提前回府的韵意这时已经候在门口,她整理好姜君的斗篷,又塞给她一个暖炉。

  “韵意,我饿了。”

  又困又饿的姜君靠在韵意身上,小声嘟囔着。

  “晚上没吃,就知道你会饿,已经煮了汤圆。”韵意说完,想了想,又看向刘瑾戈,“殿下,可否一同前往扶月轩用点?”

  刘瑾戈刚准备说话,韵意就被姜君一把拉走了,“他不饿,我们快回去吧,”

  她不是小气到汤圆都舍不得的人,只是怕刘瑾戈在扶月轩吃出个好歹。

  扶月轩的汤圆自然没问题,但居心叵测心思深沉的一些人,不得不防,比如某殿下。

  刘瑾戈越发觉得姜君没有规矩,他气得甩了甩袖子,双手背在身后,大步超书房走去。

  “阿克,本王饿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