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锦瑟淡然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056 2019.10.26 18:00

  万夫人拦住李锦瑟往嘴里送的酒杯,给她夹了一筷子菜,“锦瑟,来吃菜,尝尝伯母的手艺。”

  姜君趁势拿走她的酒杯,让韵意盛了一碗羹汤来。

  白妙抿了一口茶,若有所思地笑道:“锦瑟姐姐怕是尝不出个咸淡酸甜吧。”

  姜君闻言,眉毛一跳,怒火中烧,正欲拍桌骂人,不料却被刘瑾元抢在了前头。

  脸色极其难看的刘瑾元重重地放下酒杯,涨红了脸大吼:“闭嘴!”

  他这一声吼,猝不及防,声音又大,将大家都吓了一跳。

  白妙更是从未见过刘瑾元如此对她,当即眼泪就滚了下来,声音哽咽地说:“殿下,妾身,妾身说错什么了吗?锦瑟姐姐她……”

  “你没有资格讨论锦瑟,她是我刘瑾元明媒正娶的毅王妃!”

  脸红脖子粗的刘瑾元指着白妙,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对刘瑾元的反应很是诧异的姜君接过话茬,看着白妙没好气道:“侧妃就该对王妃恭恭敬敬的,管你是大表姐还是小表妹呢。”

  “殿下,妾身怀着你的骨肉呢,你怎么能对我凶巴巴的。”

  歪坐在椅子上的白妙,泪眼婆娑,难以置信地看着刘瑾元。

  她从未想过,刘瑾元会为了李锦瑟羞辱她,还是在她有身孕的情况下。

  刘瑾元闭上眼睛,深深地叹了口气,显得格外疲惫。

  末了,他拱手看向众人,表情已是风轻云淡,“二哥,姜侧妃,姜老爷姜夫人,实在抱歉,白妙怀有身孕,我先带她回去休息。”

  说完,他就伸手去拉白妙,但是白妙却十分不情不愿,她擦了擦眼泪,“殿下,我茶还没喝呢。”

  刘瑾元却不管三七二十一,用力拉着她就往外走去。

  到了花厅门口,他半转身,愧疚地盯着李锦瑟:“锦瑟,晚点我来接你。”

  “不必了。”李锦瑟头都没抬,冷冷说道。

  姜夫人见此情形,便将李锦瑟搂到怀里,笑眯眯地说:“我与锦瑟许久没见,就让她与君儿一道,到万府陪我几天吧。”

  刘瑾元盯着面无表情的李锦瑟看了一会后,点点头,声音低沉道:“如此,也好。”

  因为白妙的到来,这顿生辰宴原本欢快的气氛,变得沉闷起来。

  姜君不知如何安慰李锦瑟,也不好当着众人的面说什么,只能生着闷气,往李锦瑟碗里夹菜。

  不明就里,对女人之间的事也不甚了解的姜老爷,本想拉着刘瑾戈继续喝酒。

  可是见到其余众人脸色都不太好,便也独自喝起了闷酒。

  沉默半晌后,李锦瑟缓缓开口:“大家继续吃喝,白侧妃怀有身孕是我们毅王府的大喜事。”

  “不愧是锦瑟,大有王妃风范。”万夫人赞道。

  “要风范有什么用呢?”姜君叹了口气,左手撑在桌上托着头,清澈的眼睛里泛起一丝难过的波澜。

  突然她站起身,踢开凳子,将李锦瑟拉起来,“锦瑟姐姐,我要撑死了,陪我出去走走吧。”

  李锦瑟点点头,任由姜君拉着她往外走。

  姜君径直将她带到了自己的房中,关上门后,小心翼翼地拉住李锦瑟:“姐姐,难过就哭出来。”

  李锦瑟淡然地笑了笑,摇摇头,“我不难过,身为毅王正妃,应该替他感到高兴。”

  她站在烛台边,拿起剪刀,抬手去剪红烛里的灯花。

  红烛轻轻噗的一声,房间里顿时亮了许多。

  瘦削的李锦瑟被烛光笼罩,摇曳生姿。

  心事重重的姜君趴在桌上,手指在桌上漫无目的地画着,长长的睫毛落了一个剪影在眼底。

  “你现在是李锦瑟,不要去想什么狗屁毅王妃了。”

  她抬起头,看向烛台边的李锦瑟,手指蜷成拳头,突然重重地锤了一下桌子,正言厉色地说。

  “君儿,人生苦短,少有圆满,当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嫁入毅王府时,就对今日发生的一切做好了心理准备。”

  李锦瑟缓缓走到姜君身边坐下,语气十分平淡地说。

  向来随心所欲的姜君十分不解,“为什么要接受这些?”

  “王孙贵族,大多三妻四妾,毅王才多一个白妙,我有什么资格去争风吃醋。”

  看着李锦瑟表现出的大度,姜君满是心疼。

  “你爱刘瑾元吗?”她抓着李锦瑟的手,轻声问。

  李锦瑟没有直接回答,但是眼里却闪过了一丝落寞,“这并不重要,我先是毅王妃,而后才是他的妻子,最后才是李锦瑟。”

  “锦瑟姐姐,如果你难过,就不要当毅王妃了啊,我带你去闯荡天涯。”

  姜君将李锦瑟的落寞尽收眼底,她咧嘴一笑,努力用轻快地语调说道。

  李锦瑟捂嘴一笑,无奈地摇摇头,“你又在说孩子话,李家一门的荣辱皆系我身,我怎能光顾自己快活,弃他们于不顾?”

  说出这些话时,李锦瑟眼里没了落寞,已经是一副释然模样。

  姜君站起身,眉头紧皱,在圆桌旁走来走去,“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她用指甲挠着自己的手背,一脸忧虑。

  李锦瑟忙拉她坐下,“你别操心了,这是我的宿命,坦然接受就好。”

  她把姜君的手背检查了一下,手背上已经被挠出了白痕。

  “如果我也要像姐姐这样,顾及这个,顾及那个,该多累啊。”

  姜君抽出手,嘟囔道。

  她如果过于焦虑,就会情不自禁地去挠手背,每次被发现都会很不好意思。

  李锦瑟摸了摸她的头,声音十分温柔地说:“你不会的,姜家伯父伯母生性淡泊,且是商贾之家,所以你不会有我这样的烦恼。”

  姜君眨了眨眼睛,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从小到大,她确实没有被家族所累过。

  并且因为姜府的财大气粗,她过得十分快活。

  “姐姐,你可别什么都憋在心里,会把自己憋坏的。”

  她紧紧抱住李锦瑟的胳膊,关心地说。

  李锦瑟长长地舒了口气,云淡风轻道:“刚才的两杯酒,已经足够让我想通了,放心吧。”

  “我会永远陪着姐姐的!”

  姜君仰起头,看着李锦瑟甜甜地笑道。

  她不知道如何让李锦瑟过得好,但觉得陪伴总是没错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