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锦元明了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146 2019.10.27 16:00

  “姜伯父,若有需要的地方,尽管来找瑾戈。”

  酒足饭饱后,刘瑾戈陪姜老爷坐在一旁闲聊。

  身着烟青色便服的刘瑾戈,端坐在烛火通明的花厅,显得格外温润。

  喝过解酒茶,略带微醺的姜老爷半眯着眼睛点点头,“我每天只要有酒喝就万事顺意,唯一放不下的是君儿,她生下来就是个闯祸的主。”

  说完,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伯父放心,有本王在,她定不会有事。”

  刘瑾戈看了一眼正嬉笑的姜君,拱手承诺道。

  姜老爷明亮的眼睛里露出感激之情,弯身拱手回礼:“有劳殿下了,如果君儿平安无事,姜府任凭殿下差遣。”

  这番对话被耳尖的姜君听了去,正准备凑过去辩解一番,却被突然回来的刘瑾元打断了计划。

  “锦瑟!”

  刘瑾元人还没到花厅,洪亮的声音就到了。

  正谈笑的几人停下话茬,都一脸困惑地望向火急火燎的刘瑾元。

  李锦瑟眼皮一跳,急忙问:“殿下,出什么事了吗?”

  “我有话跟你说。”刘瑾元的声音比刚才小了许多,脸上露出惊扰到众人的不安感。

  见没有发生什么事,李锦瑟放下悬着的心。

  她迟疑片刻,说:“今日天色已晚,我正准备随伯父伯母前往万府。”

  “白妙呢?”

  姜君踮起脚探身望了望刘瑾戈的身后,只有灯光之外的无尽夜色,并没有看到任何人。

  “我让她先回去了。”刘瑾元浓眉下的大眼睛盯着李锦瑟,回道。

  这时,一直坐那喝茶,冷眼旁观的许悠悠,理了理衣裙站起身,缓缓开口:“毅王殿下有什么话非得现在就和毅王妃说呢,白侧妃还怀有身孕呢,毅王殿下怎么让她独自回去了?”

  “是啊,殿下应该将白侧妃安全送到府中才是。”

  李锦瑟露出关切之色,附和道。

  “我有些话想跟你说清楚。”

  刘瑾元双手握拳,指甲抠进掌心,看起来十分紧张。

  李锦瑟直直地盯着刘瑾元,淡然一笑:“殿下,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白侧妃有喜,你怕我难过,我想殿下小看锦瑟了,身为毅王妃,这点气度还是有的。”

  她慢慢走到花厅门槛前,抬起头望着没有月色,却星辰绚烂的夜空,继续说道:“莫说一个白侧妃,就算日后十个八个侧妃都怀有身孕,锦瑟也会尽王妃之责,好生照料她们的。”

  “锦瑟,你不必故作坚强,有怨气尽管朝本王撒便是。”

  刘瑾元扶着她的肩膀,语气急促。

  李锦瑟走了几步,躲开他的手。

  听了刘瑾元的话,姜君露出鄙夷不屑的神情,冷哼一声:“呵!真是好笑!我锦瑟姐姐为什么要有怨气,天地之大,难道她非得围着一个三妻四妾的男人打转?”

  她觉得刘瑾元与刘瑾戈不愧是一窝长大的崽,没一个好东西。

  “君儿!不得无理!”姜老爷吹胡子瞪眼,出声呵斥道。

  姜君却不以为意,噘起嘴巴,翻了个满是不屑的白眼。

  “君妹妹说得对,我身为毅王妃,要尽的责任实在太多,现在这么多熟悉的长辈都在场,我也没必要逞强。”

  李锦瑟一脸真诚,语气平和,清澈里的眼里没有丝毫悲伤之色。

  姜夫人点点头,走上前拉着锦瑟的手,露出一个和蔼欣慰的笑容,“是啊,如果锦瑟心里难过,要耍赖撒泼,自然有我们护着她。可是锦瑟从小就是明事理的孩子,世事万物,她看的比谁都清。”

  姜君也凑上前,拉住李锦瑟的另一只手,给了刘瑾元一个挑衅的眼神。

  刘瑾戈安坐一旁,兴致不错地细细品茶,略带同情的余光偶尔瞟向他二哥。

  “不愧是毅王妃,宽容大度,难怪就算白侧妃怀上身孕,也无法撼动你在毅王殿下心里的地位。”

  仪态娴雅的许悠悠坐回椅子上,看似无心地淡淡说道。

  这话听上去虽是夸李锦瑟的,姜君听着却是各种别扭,暗自祈祷许悠悠快闭上嘴巴。

  “殿下,你还是快些回去吧,白侧妃刚怀有身孕,你该多陪陪她。”

  李锦瑟走近刘瑾元,语气恳切地说。

  刘瑾元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

  但他沉默了半晌,最终什么话也没说,转身走进了灯火阑珊的黑夜里。

  意兴阑珊的许悠悠站起身,对刘瑾戈行了个礼,“殿下,悠悠先去书房帮你收拾收拾。”

  不等刘瑾戈回应,她就兀自离开了扶月轩。

  姜老爷望了望门外,放下茶盏,站起身,“天色已晚,我们也走吧。”

  姜夫人点点头,“韵意,你去帮君儿收拾几件换洗衣物,再收拾几件新的给锦瑟穿,省得星彩回去拿。”

  “是。”韵意应了一声,钻进了房间里,不消片刻,就和青黛收拾了两个包裹出来。

  姜君接过包裹,吩咐道:“韵意,你们不用跟着去了。”

  “带我去吧!”阿萝跳出来,笑嘻嘻地说。

  “你也老老实实待在扶月轩,哪都不准去!”

  姜君板起脸,戳了一下阿萝的鼻子。

  阿萝哼了一声,只能失落地瘪着嘴,退到一旁。

  出去吩咐阿克给姜君套车的刘瑾戈,回到花厅,恭敬地说:“我送各位出去。”

  姜君摆摆手,“不用不用,我认识路。”

  说完,就抱着包裹率先往府外方向走去。

  难得有机会去沉闷的王府外面住几天,而且还是与爹爹娘亲还有李锦瑟同住,她都高兴坏了。

  但她刚迈下台阶,就被姜夫人一把拽了回来。

  姜老爷朝刘瑾戈拱拱手,客套了一番,“殿下公务繁忙,今日已经叨扰一天了,还是早点回去歇息吧。”

  “无妨,二老远道而来,是本王招待不周。”

  刘瑾戈站到门口,做了个请的手势。

  姜老爷还欲推辞,却被等得不耐烦的姜君抢了话,“哎呀,你们有完没完了,再不走天都要亮了。”

  她指了指黑乎乎的夜空,一脸恳切。

  “咳咳,小丫头没有规矩,是老夫教女无方,让殿下见笑了。”

  姜老爷尴尬地干咳了两声,悻悻然跟上已经被姜君拉走的姜夫人。

  刘瑾戈明亮的眼睛望向昏黄灯笼下姜君青丝飞舞的瘦弱背影,微微一笑:“姜君有趣得很,本王很是喜欢。”

  “恶心!”

  将这句话尽数听去的姜君,迅速回过头,十分嫌弃地骂了一句。

  这时姜夫人一个凶巴巴的眼神过来,她只好吐了吐舌头,乖乖闭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