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抚慰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1083 2019.09.21 12:00

  “我懒得管你们之间有什么过节,但日后你们若要打架,最好关起门在自己院中打。”

  刘瑾戈不悦地看着跪在眼前的赵怜和姜君,斥责道。

  还好今日没有带其他人回府,不然他岂不是要成天大的笑话。

  “殿下,你要为妾身做主啊,这个女人无端欺辱妾身,妾身被她打得满身是伤。”

  赵怜哭哭啼啼地告状道,身子还往前倾去,试图抱住刘瑾戈的腿。

  谁料刘瑾戈往后退了一步,她没有如愿扑到昭王身上,只扑到地上吃了一嘴灰。

  “噗!”一旁的姜君见状,忍俊不禁。

  觉得这个刘瑾戈倒还有几分有趣,如果戏耍他,肯定比和赵怜打架好玩。

  “赵侧妃言行跋扈,禁足一个月,带她回去。”

  刘瑾戈看都未看赵怜一眼,只吩咐旁边战战兢兢跪着的婢女。

  话毕,他还低头看了看自己一尘不染的衣袍,然后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殿下!你怎么可以袒护这个女人,她可是淑贵妃的人……”

  被拉远的赵怜大声哭喊道,生怕刘瑾戈听不到。

  “别以为你在府中做这些事就能败坏本王名声,不过为了你的主子,你还真是豁得出去。”

  刘瑾戈微微弯下腰,凑近姜君小声说道。

  嘴角虽微扬,声音却让人不寒而栗。

  “有病吧!我不过是看赵怜不爽罢了。”

  姜君一听,气得站起来骂道。

  反正刘瑾戈认定她是奸细了,她也没必要顾忌那么多了。

  但因为站起来太突然,头“砰”的一下撞到了刘瑾戈的额头。

  不过正在气头上的姜君,连疼痛的后脑勺都懒得揉了,她最讨厌被人冤枉了。

  “殿下饶命,此事与我们家小姐无关,她只是为奴婢出头,奴婢愿承担全部罪责,还请殿下不要怪罪小姐。”

  韵意可是被自家小姐的举动吓坏了,这可是能决定她们生死的昭王殿下。

  她连连磕头,为一脸无所谓的姜君哀求道。

  “怪罪?谁说我要怪罪她了?”

  被撞的昭王蹙眉摸了摸额头,转身离开并说道。

  “本王不仅不怪罪她,还会抚慰受惊的姜侧妃。”

  听到刘瑾戈的冷笑声,姜君只觉背脊一凉。

  “算你狠!”

  气消了大半的姜君白了他的背影一眼,骂骂咧咧道。

  “小姐,殿下这是什么意思啊?”

  韵意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不解地问道。

  “让人觉得他偏袒于我呗,往后日子可不好过咯。”

  姜君摇了摇头,一把捡起地上的扫帚,拖着往扶月轩走去。

  韵意忙接过来,继续说道:“殿下想让小姐成为众矢之?”

  “恐怕不仅仅如此,淑贵妃知道后,会以为昭王宠幸我,定让我替她办事。”

  想到淑贵妃,姜君更加犯愁了,不知道她会如何对付自己。

  这皇城里的人,还真是一个比一个不好惹。

  姜君前脚刚回扶月轩,后脚昭王的抚慰就到了。

  绫罗绸缎赏玩物件应有尽有,摆满了扶月轩小小的前厅。

  “小姐,这些该怎么办?”

  韵意指着那些抚慰品,愁容满面地问道。

  这哪里是绫罗绸缎赏玩物件,分明是要人命的白绫毒药和利剑。

  “收着吧,日后还他。”

  姜君翘腿坐在椅子上,只拿了一个巴掌大的小木弩把玩。

  “你别说,这泽阳的小物件做工都比咱们瑶州精巧。”

  韵意看了看对小木弩爱不释手的姜君,无奈地摇了摇头,心大就是好。

  而坐在书房里的刘瑾戈,正让随从帮他抹药,好消去额头上方才被姜君撞起的大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