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无耻之人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272 2019.10.17 22:24

  “头好痛……”

  浑然不知现在何时,自己又身在何处的姜君只觉头痛眼沉,嘴里干涩无比。

  她记得自己最后是昏厥在了刘瑾戈怀里,太丢人了……

  丢人还是其次,简直是羊入虎口。

  对了!还有最后那一抹淡淡的清香,难道自己死后步入仙境,位列仙班了?!

  可是她还不想这么快就升天,不禁一时情急,也不知天上的玉帝老儿可好说话。

  如果自己的尸身已经被掩埋,又或者被刘瑾戈分尸了,那可就麻烦了!

  想到这些,她连忙使劲睁开黏在一起的眼皮,得赶紧给韵意托个梦,让她好歹护住自己的身体。

  可是睁开眼后,模模糊糊中她好像看到了好几张脸。

  “醒了!醒了!太医!”

  还有几声惊呼,有男有女还有点刺耳。

  怎么不像天庭?倒像是在扶月轩。

  没死?!

  不敢相信的姜君用力眨了几下眼睛。

  待她能看清楚后发现自己四周的帷帐确实是扶月轩卧室里的。

  “小姐,你可把我吓坏了……”

  这时,韵意的哭声传到了她耳中。

  姜君无力地转过头,朝哭声方向望去。

  只见韵意,阿暖,许悠悠,赵怜,呼啦啦围了一圈,都在可劲盯着她。

  韵意哭得稀里哗啦的,阿暖也眼含泪水,许悠悠一脸关切,至于赵怜,纯粹是来看热闹的。

  “姜姐姐,你没事就好。”阿暖吸着鼻子说道。

  “这不是天庭?”她声音沙哑地问道。

  “哼!本王看你是在做梦,玉帝老儿才不敢收你。”

  刘瑾戈从阿暖身边挤进来,看着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的姜君讪笑道。

  “咳咳咳……咳咳!”

  看到刘瑾戈的脸,姜君激动地咳嗽了起来,毫无血色的脸咳得通红。

  怎么会这样?到底怎么回事?他究竟是不是幕后黑手?

  刚还挂着笑脸的刘瑾戈见状,忙严肃起来,让围着的几人散开,“太医,快来看看!”

  一个方脸黑须的中年男人忙走到床边蹲下,隔着手帕开始给姜君诊脉。

  接着又扒开姜君的眼皮和嘴巴看了看,原本紧张的脸色舒缓了许多。

  “回殿下,看来姜侧妃身上的余毒所剩无几了,只是毒性太强,还有一些不适,殿下寻来的解药果然妙啊,否则身中这种奇毒,必死无疑。”

  解药?刘瑾戈有解药?

  既然是奇毒,他怎么刚好有解药?

  姜君默默躺在床上,心里对刘瑾戈的怀疑又深了几分。

  她半睁着的眼睛用力看向刘瑾戈,死死盯着他。

  杀人凶手!

  可是此刻的她过于虚弱,即使努力目露凶光,在他人看来,也只是可怜又委屈。

  刘瑾戈更是将其误会成了感动与感激,“你不必感谢本王,以后好好报答本王便是。”

  看到刘瑾戈若无其事的样子,姜君更加气恼。

  但是目前最重要的是把身子养好,身子好了才能想办法逃脱这个吃人的地方。

  身旁围了这么多人,实在让她有些头晕。

  “谢谢你们来看我,可是我有点累了。”

  姜君微微喘息,有气无力道。

  阿暖帮姜君掖了掖被子,乖巧地点点头,“那我们不打扰你休息了,我还得派人去告知万府,听说万夫人急得饭都吃不下。”

  “那我们也不打扰妹妹休息了。”

  等阿暖离开后,许悠悠与赵怜客套几句也离开了。

  房间里便只剩下韵意,还有刘瑾戈和开药的太医。

  “殿下,这是药方,照着服用半个月,姜侧妃身体便可大愈。”

  刘瑾戈接过药方扫了一眼后,将它交给韵意。

  “有劳了,阿克,送太医出府。”

  房外的阿克诺了一声走进来,太医作了作揖,提起药箱,“臣告辞。”

  “小姐,你休息会,我这就去给你抓药,马上就回来。”

  脸上泪痕未干的韵意拿着药方走了出去,房间里便只剩下姜君和刘瑾戈了。

  “我要休息了。”

  姜君将头转向床的里面,冷冷说道。

  刘瑾戈对逐客令熟若无睹,自顾自坐在桌旁,还到给自己倒了杯茶,“你可还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可以出去了吗?”姜君不耐烦道。

  刘瑾戈在这里待着,只会让她心烦意乱,怒火中烧。

  “你在昏厥前叫本王不要杀你,是什么意思?”

  刘瑾戈晃了晃茶盏,上等的瓷器,还不是皇家御用,应该是姜君的随行嫁妆。

  姜君冷哼一声,“明知故问!”

  “本王想杀你易如反掌,又何必费那个心思。”

  正欣赏那套茶具的刘瑾戈悠悠说道,他看上去十分平静。

  “除了你,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会对我痛下杀手了。”

  姜君扭头望着刘瑾戈手里的茶盏,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既然不肯离开,好歹给我倒杯水啊!

  口干舌燥的姜君又不愿主动找刘瑾戈要水喝,只能眼巴巴看着刘瑾戈在那里一口又一口地细细品茶。

  刘瑾戈瞄了她一眼,“如果本王真的想杀你,现在你还能如此胆大妄为地与本王说话吗?”

  姜君见刘瑾戈丝毫没有给她倒水的意思,心里更气了,“我自己会查清楚的,最好与你无关!”

  “我劝你最好别查,这事本王自有定夺。”

  早已看穿姜君的刘瑾戈倒了一杯水,慢悠悠走到离床两步远的地方。

  姜君以为他要递过来,谁知刘瑾戈站在那不动了。

  “我的事与你无关!”姜君盯着刘瑾戈手里的茶盏,咽了咽口水。

  “自然有关,你说如果本王不杀你,就给本王做小老婆。

  本王肯定要还自己清白,省得你以后祸害活千年了,还要赖上我。”

  端着茶盏却一口不喝的刘瑾戈坐到床沿上,微微俯身说道,

  看着在自己嘴边不远处的茶盏,姜君察觉刘瑾戈在戏弄她,怒道:“刘瑾戈!给我滚!”

  再加上刘瑾戈说的那几句话,姜君觉得自己要被气得毒发身亡了。

  “总之,这件事到此为止,否则就别怪本王将你关起来,以你的性子,被关起来肯定生不如死吧。”

  刘瑾戈笑了笑,心情愉快地将茶盏凑到姜君嘴边。

  姜君本想着士可杀不可辱,这口茶是绝不能喝的。

  可是她看着一张嘴就能喝到的茶水,只觉难以抵挡,脑袋一昏,几口茶瞬间进了嘴里。

  她费劲地咽下嘴里的茶,理直气壮道:“你有本事就杀了我!”

  喝了几口茶而已,算不得没有骨气,且大丈夫能屈能伸。

  “还想喝吗?”刘瑾戈问道。

  姜君很有气节地点点头,于是刘瑾戈服侍她喝了整整半糊。

  “本王不想背上克妻的名号,你就好好活着吧。”

  等姜君咕噜咕噜地喝完他手里的茶,刘瑾戈就起身离开了房间,还顺走了那套茶具。

  “这套茶具本王很喜欢,就当你谢本王喂水之恩了。还好你能喝,不然这昂贵的茶水倒了怪可惜。”

  ……无耻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