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送药风波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125 2019.10.02 12:00

  等刘瑾戈走远后,赵怜小心翼翼地凑近姜君,一脸得意,“怎么样?我刚演的还行吧?”

  “什么意思?”

  骂完刘瑾戈的姜君,气消了大半。

  不仅气消了,心里也爽快多了。

  自从来到泽阳,她每天不是受这个的气,就是受那个的气。

  今天正好借刘瑾戈出口气,反正刘瑾戈也没打算跟她友好相处。

  “你刚才对殿下无礼,多半要受重罚,我打你一耳光是在救你,你没看出来吗?”

  方才听姜君骂刘瑾戈是伪君子,赵怜吓坏了,便急中生智打了姜君一耳光,

  姜君白了她一眼,“我看出你是报仇来了。”

  不过也要感谢赵怜那一耳光,烧着了她心里的那把火。

  “报仇只是顺带,主要还是为了救你,谁知道你不仅大胆,还没脑子,对殿下大吼大叫,你多半要完蛋了。”

  赵怜用看傻子的眼光盯着姜君,觉得她甚是可怜。

  除了逞匹夫之勇,就一无是处了。

  “完蛋就完蛋吧,我姜君在书塾里从来都不学的,就是一个怕字。”

  不过话虽这么说,冷静下来的她还是有些担忧。

  若她果真出了什么事,远在瑶州的爹娘该如何是好。

  赵怜见姜君烂泥扶不上墙,劝了她几句便离开了扶月轩。

  况且今日已见了过刘瑾戈,再呆在扶月轩也没什么意义了。

  “侧妃,你真的不记恨姜侧妃了?”

  碧桃给赵怜披上斗篷,一脸困惑。

  依赵怜的性子,可不是善罢甘休之人。

  “哼,本来还有些记恨,但方才狠狠打了她一耳光,舒坦多了。”

  且赵怜方才得知刘瑾戈不过是假意宠爱姜君后,便更不把姜君放在眼里了。

  既然姜君已经四面树敌,她也没必要去费那个劲了。

  再说了,作为一个牌友,打发打发时间,姜君还算是有点用。

  午饭时间,许悠悠一边慢条斯理地用膳,一边听双燕讲述扶月轩发生的事。

  “不知为何,今日胃口格外的好。”

  许悠悠细细品着汤羹,满脸的愉悦。

  双燕捂嘴轻笑了一声,“那小姐可要去探望姜侧妃?”

  “不去,殿下的敌人,便是我的敌人,欲除之而后快还来不及呢。”

  许悠悠虽然嘴里说着狠话,但依旧一副娴静优雅的模样。

  “是,姜侧妃日后说不定还有用呢。”

  听了双燕的话,许悠悠冷哼了一声,露出算计的眼光。

  来日方长,她要一步一步,稳稳走向自己的目标。

  “走,给殿下送暖胃的羹汤去。”

  刘瑾戈在扶月轩受了气,正是她彰显自己温柔体贴的时候。

  不过刘瑾戈本人却没空去生那种闲气,“阿克,你觉得姜侧妃是淑贵妃的眼线吗?”

  阿克挠挠后脑勺,摇了摇头,“说不准,看姜侧妃的言行,如果真的是眼线,那也太会演戏了。”

  身为刘瑾戈的贴身侍卫,阿克见过的场面多了去了,但姜君这种胆大包天的女子,委实少见。

  “如果不是也无妨,她那般没规矩,理应受点教训。”

  刘瑾戈还是第一次被人说成是不堪的伪君子,虽然他偶尔也觉得自己颇有伪君子之风范,但被人当面说出来,面子上还是有些过不去。

  “反正她也接近不了殿下,就算是眼线,也难成气候。”

  就在刘瑾戈和阿克闲聊时,小厮进来通报:“殿下,许侧妃求见。”

  “就说我太忙了,让她改日再来。”

  刘瑾戈丢下手里的公文,不耐烦道,一抬头却看到阿克正在偷笑。

  “阿克,不如本王赐你几门亲事,如何?”

  刘瑾戈瞟了一眼阿克,认真地问道。

  阿克连忙拒绝:“殿下,小的还有事要做,先行告退。”

  他还没走几步,又被刘瑾戈喊了回去,“等等,送点消肿祛瘀的药膏给姜侧妃,快过年了,难免要出去走动,可不能丢了王府的脸面。”

  刘瑾戈送药,确实是不希望别人对昭王府评头论足,而非怜香惜玉。

  在他看来,姜君是皮厚之人,挨几下打也无关痛痒。

  阿克送药到扶月轩,在门口的冷风里站了许久,韵意才姗姗出来。

  “韵意姑娘,殿下让我送药膏给姜侧妃。”

  韵意行了个礼,接过药,客套了两句:“给我就行了,就说我们侧妃多谢殿下赐药。”

  “其实殿下身为皇子,地位特殊,许多事也有不得已之处。”

  阿克见韵意脸色难看,忍不住替他家殿下说起了好话。

  不料韵意只冷冷回了一句“这与我们何干”,便转身回了扶月轩。

  被堵得哑口无言的阿克摇了摇头,感恩殿下没真的给他娶亲,小娘子一个比一个凶,这谁受得住。

  他还没走出几步,后脑勺就被什么东西狠狠砸了一下,疼得他龇牙咧嘴。

  “谁呀?不想活了!”

  阿克揉着后脑勺,抬眼去找砸他的人,却连个鬼影都没看到。

  但是地上的凶器,看起来却格外眼熟。

  他捡起地上碎掉的瓷瓶子,嘀咕着:“这不是我刚给韵意的药膏吗?”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

  这时,一脸愧疚的韵意从屋里跑出来,对着阿克连连道歉,

  冤大头阿克一脸委屈,哀怨地说:“韵意姑娘,你不要就不要,砸人就不对了吧?我也只是奉命行事。”

  “你误会了,刚才我家小姐手滑,不小心将药膏甩出来了,不成想就砸到了你。”

  韵意忙不迭地解释着,姜君听说是刘瑾戈送的药膏,看都没看,直接扔出了窗外,结果……

  “手滑?那滑的可真够远。”阿克看了看自己与扶月轩的距离,讪笑道。

  理亏韵意只能赔笑:“还好头没有破,实在是抱歉。”

  这可是堂堂昭王殿下的贴身侍卫,相当于王府里一个不大不小的主子了。

  “若是手滑到别人头上,怕是早就脑袋开花了。”

  “可不是嘛,多亏了阿克公子头铁,你真厉害,武功一定很高吧?”

  韵意一脸崇拜的望着阿克,羞答答地夸赞他。

  一被夸武功高就飘飘然的阿克不好意思地傻笑起来,“嘿嘿,一般一般,下次可得注意点,砸伤人多不好。”

  “说的是,回头我给你做点心,算是补偿,我先回去了。”

  韵意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往扶月轩走了几步,她又扭头看了一眼阿克。

  阿克傻笑着挥挥手,心满意足地跑远了,临走前还帮忙捡走了地上的碎瓷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