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初见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074 2019.09.15 16:13

  第二天清早,姜君就被韵意叫醒,起身进宫拜见淑贵妃。

  眼前的女人不出意外的雍容华贵,年纪与她娘亲相仿,一双吊眼自带威严,体态微胖,但保养得很好,肤若凝脂,风韵犹存。

  姜君虽在暗自打量着淑贵妃,但表面依旧微微颔首笑着。

  “不愧是大家闺秀,样貌不俗,体态轻盈,我想昭王再怎么不近女色,也要多看你几眼。”淑贵妃微微点头,赞许道。

  淑贵妃对看起来乖巧贤淑的姜君很是满意,又拉着她的手说了好一番客套话以及一些绵里带针的厉害话。

  不过对于姜君而言都是耳旁风,水来土掩兵来将挡,才是她一贯作风。

  临近晌午,因皇上要与淑贵妃用膳,姜君才得以脱身。

  “终于可以自由自在地呼吸了,我快要窒息了。”

  离清阳宫稍远后,韵意开始大口大口呼吸,方才她连大气都不敢出。

  “谁不是呢,跟这些花花肠子太多的人打交道实在是累。”

  姜君痛不欲生地捂面哀呼,她要回瑶州!

  “可这还只是个开头呢。”韵意又在她家小姐的心上扎了一刀。

  姜君深吸了一口气,决定卧薪尝胆忍辱负重,为了自家老爹娘。

  “走一步看一步,别想这些了,中午本小姐请你吃好吃的。”

  “再到泽阳逛逛,熟悉熟悉地形,为日后留一手。”韵意俏皮地眨眨眼睛。

  “韵意深得我心。”姜君咧嘴笑道,一把搂住韵意,不过想到这还是在宫里,立马又摆起端庄淑雅的模样。

  到了停驻马车的正阳门,她们发现那里已经停了十几辆马车,应是王孙大臣们进宫上朝请安来了。

  姜君庆幸她老爹没入仕做官,否则日日到这憋死人的金丝笼里来,铁定折寿。

  也不会有那么好的脾气去包容骄纵的娘亲了,家里指不定如何鸡飞狗跳,她越想越后怕,虽然他老爹从不屑入朝为官。

  “小姐,上马车吧。”韵意扶住姜君。

  虽然姜君身手矫健,上马下车如履平地,但在外面还是要做做样子的。

  就在离她们不远处的马车旁,立了两个穿着不俗的男子。

  一个面容略显稚嫩的男子看着姜君的马车远去,开口说道:“五哥,那女子看着面生,难不成又是哪个妃嫔家的表妹表姐进宫找机会?”

  被称为五哥的男子,眼眸流光,不以为意地一笑。

  “有女子吗?我怎么没看到。瑾瑜,你年纪还小,别一天到晚净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说完,他就躬起修长的身躯,钻进了一旁静静等候的马车。

  留下他的八弟,八皇子业王刘瑾瑜独自在风中凌乱,“不是,我连姬妾都没有一个,如何胡思乱想?不像五哥,初六就要迎娶第三个侧妃。”

  车中男子听闻此言,目露寒光,颇为不悦,“赶紧滚上车,不然午饭我可不管了。”

  刘瑾瑜听出了五哥言语中的愠怒,连忙闭上大嘴巴,乖乖爬上了马车。

  “我以前觉得瑶州已经够繁华了,没想到这泽阳更热闹。”

  韵意紧随姜君,目不暇接地走在街道上,两旁是鳞次栉比的商铺,叫卖声此起彼伏。

  “瑶州是商业发达,哪里比得上泽阳,是政治经济以及文化的中心。”姜君笑道,心里不禁对泽阳的容纳性赞叹不已。

  “楼外楼,这个名字可真别致。”韵意在一个酒楼前停下,念着大牌匾上凤舞龙飞的名字。

  姜君却鄙夷道:“嘁!什么别致,它这是狂妄,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它是楼外有楼,说自己厉害呢。”

  “这么有底气,饭菜肯定好吃,就这家吧,小姐。”

  韵意提议道,姜君向来宠自己的丫头,点头同意了。

  她自己也想看看这家酒楼的菜能有多好吃,敢挂如此狂妄的招牌。

  “小二,可有招牌菜?”

  二人在雅间坐下后,姜君询问道。

  “有有有,清蒸八宝猪。”

  作为泽阳最大的酒楼的店小二,当然很有眼力见。

  姜君这通身气派,一看就是大门大户人家的闺秀。

  “那就来一盘,韵意,其他的你点。”

  “好,再来一个烧雏鸡,花揽桂鱼,酿茄子,一品豆腐汤,最后再来一瓶上好的花雕酒。”

  韵意一边掰着手指头,一边点道。

  “好咧,客官稍等。”

  “小姐,这里临街呢。”

  等店小二带上门出去后,韵意就将头伸出桌边的窗子,东张西望。

  “我还是喜欢瑶州,繁华但不吵闹。”

  姜君拿筷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碗,嘟囔道。

  “你是境由心生,我倒没觉得这里吵闹。”欣赏着大好的繁华韵意出言反驳她。

  “臭丫头,才来一天,就开始胳膊肘往外拐了。”

  姜君用筷子轻轻打了一下韵意的头,然后也托腮望向酒楼下的人来人往。

  “我哪有,既来之则安之。”

  韵意摸着头,好言劝慰她家小姐。

  “你说得对,既来之则安之。”

  姜君突然两眼冒光,咧开嘴笑道。

  酒楼下停了一辆马车,先后下来了两个男子。

  姜君眼睛紧紧盯着稍长的那位男子,不禁露出了痴汉笑。

  剑眉星目,长身玉立,不愧是泽阳,养出的男子也非瑶州可比。

  “欸?!小姐,你都是要做昭王侧妃的人了,怎么能对着其他男人犯花痴呢。”

  韵意发现她家小姐的异样后,连忙起身捂住姜君的眼睛。

  “这不还没成亲嘛,快看快看,气宇不凡,玉树临风,惊才绝艳啊。”

  姜君用力掰开韵意的手,指着一身白衣紫绦的男子嚷嚷道。

  “早知道就在大堂吃了,还能多看几眼。”

  她见男子进了酒楼,略显失望的说道。

  “呸呸呸,小姐你就适可而止吧,要端庄,端庄,懂吗?”

  韵意郑重其事地扳着姜君的双肩,认真说道,试图拯救她家小姐。

  “端庄?不懂。”姜君一本正经地蹙眉思索片刻,摇摇头。

  “真香,小姐快尝尝,都是你最爱吃的。”

  韵意放弃了说教,将姜君的注意力拉回了饭菜上面。

  “味道不错,勉强对得起这名。”

  姜君夹了一筷子菜,赞道。

  但仍身在曹营心在汉。

  不知他是谁家儿郎?日后我做了将军,倒可以给他安排个军职,她在心里暗自思忖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